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势利的钓饵

2017-11-21 23:41:37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王俞

  别说水中的钓饵五花八门,社会上的钓饵,更是五花八门满天飞,令我垂涎欲滴。

  我喜欢高薪钓饵。上百万上千万上亿的年薪,我羡慕得不得了,如果欲拥有上亿年薪,须接受一个跟斗从地球翻到月球上的危险考验,我都不会胆怯的。色能壮胆,票子更能壮胆。

  我喜欢别墅钓饵。住够了拥挤的小房子,住一住别墅,那感觉,跟做帝皇好有一比。古代帝皇住的别墅群,如故宫。我住的虽然只是别墅而不是别墅群,够不上帝皇,但也疑似帝皇,够爽的了。

  我喜欢头衔钓饵。什么这个那个金光闪闪的称号,让人每一根头发尖都爬满了骄傲。

  我喜欢官帽钓饵。做官尤其是做比较风光的官的其他种种好处不说,光是可以促进激素分泌,延年益寿一项,就令人梦寐以求了。

  我喜欢红包钓饵。那数起来唰唰响的票子,声音胜过施特劳斯的《蓝色的多瑙河》。当然我也知道,红包虽然好吃,但如食河豚,弄不好会毒死自己的。不过,我还是蠢蠢欲动想冒死吃河豚的。

  我喜欢美女钓饵。西施是我一辈子的梦中情人,拜倒在西施的石榴裙下,那美妙难与君说。就是现代的黛安娜王妃、林志玲小姐,也够人神魂颠倒了。

  我喜欢马屁钓饵。马屁名声虽然被一些吃不到葡萄喊葡萄酸的人污蔑得一塌糊涂了,但仍然吃者如云,因为他表面上臭是有点臭,但骨子里却香得不得了,比著名的长沙臭豆腐还过去十里路。

  虽然钓饵满天飞,但没有一坨钓饵停留在我的面前,他们像都有激光制导一样,远远地避开了我。我很颓废,抱怨在这个钓饵满天飞的幸福的社会里,为什么我的运气如此之差,莫非老天爷有意作弄我?老天爷看我可怜,于是提醒我说:“钓饵虽多,但都非常非常势利,有既定的目标人群,根本就不是冲你而来的。不是你的东西,想也白想。”

  我习惯于用屁股思考,打击如此之大,终于用脑子思考了一回:想想也是,我对钓饵来说,不具有诱惑力。

  高薪钓饵、别墅钓饵、头衔钓饵,多是投向学富五车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学者及杰出的管理者等的。他们所处的层次越高,钓饵的层次也越高。如果是顶着南天门级别的,开百万年薪,都显得很阿尔巴贡,开千万年薪,才不至失礼。如果被比尔·盖茨聘为微软的总裁,那上亿的年薪甩都甩不掉。如果是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一类,那在清华园内弄一栋别墅消费消费,不在话下。头衔嘛,在普通人是高不可攀,在他们,则是多得想往垃圾桶里扔。

  官帽钓饵,多是向官商高或者疑似官商高者而准备的,似我等平庸如蚂蚁者,哪有享用的资格?有人可能会说,为官之道也可以学习的嘛。不错,是可以学的。但如若没有这方面或正或邪的天赋,学也只能学点皮毛,上不得台面的。

  红包钓饵、美女钓饵、马屁钓饵,大多是投向贪官的。贪官喜欢红包,便投之以红包;贪官喜欢美女,便投之以美女;贪官喜欢马屁,便投之以马屁(指精神贿赂)。贪官手握的权力越大,钓饵的档次也相应越豪华。如果某些重要的贪官嫌一种钓饵不过瘾,那就红包加美女一齐上,如果还嫌不过瘾,那就红包加美女再加马屁一起冲锋陷阵。

  可惜我不是贪官,不能享用令人陶醉的红包、美女、马屁钓饵。不过,我就是可以做贪官的话,也很难享用这些的,因为我胆子比虱子还小,怕手铐,一见手铐,便如喝了一湘江的茅台,会瘫软如泥的,把贪官的脸都丢尽。

  我见社会上钓饵如此之多,原先也想分享分享的,既然钓饵如此势利,我也就不存幻想,视钓饵如浮云了。也好,不被钓饵勾引,意外收获了一个清静。

  文/曾德凤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