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虐童风波中折射出的幼师行业危机

2017-12-03 00:03:59 来源:红网 作者:阮紫嫣 编辑:夏熊飞

  ——本文系红网第三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参赛作品

  幼师,这个最该充满爱心与耐心的职业最近却蒙上一层“黑纱”,被舆论推向风口浪尖。

  无论红黄蓝中间是黑还是白,无论真相反转多少次,虐童事件是真实存在的。有人说“我宁愿相信这是一件单纯的扎针事件”。什么时候向幼童扎针竟可以用“单纯”形容了?难道是造谣者所造声势太严重,让我们可以大事化小了吗?造谣者对社会舆论和秩序所造成的负面影响负责是必须的,但不应该让他们成为虐童者的挡箭牌。

  从之前的携程亲子园,到如今的红黄蓝,无论程度轻重,涉事幼师都对孩子们造成了人身伤害,更无什么责任心可言了。因为孩子们的打闹或不听话而失去耐心,甚至因为自己心情低落就拿幼儿出气,狠下“毒手”。我们不禁发问:什么时候幼师这么容易动怒?这样品质的幼师是如何“混”进幼儿园的?

  目前看来,我国幼师的学历普遍偏低。根据教育部年度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幼儿园教职工381万人,其中园长、专任教师250万,在这些幼师中,学历主要集中在专科水平,占总数的56.37%,有22.4%的教师只有高中及以下文凭。此外,73%教师未定职级。虽然不能完全用学历来看一个人的品质素养,但学历确实是考核个人综合素质的一个重要部分。一定程度上来说,自己都未受到良好的知识品德教育,又如何能教育好幼儿呢?在美国,公立幼儿园教师必须取得幼儿教育学士学位,而私立幼儿园或托儿机构的教师须取得副学士学位。有的公立学校还要求教师入职后继续深造,甚至取得硕士学位。那为何我国我不可以像美国一样,通过设定幼师学历的最低标准来提高幼师整体水准呢?

  其实,基于人口众多的国情和压力大、工资低的行业自身因素,幼师目前已经严重供不应求。据统计,2016年全国幼师缺口达300万,加之“二孩政策”,更使幼师行业超负荷运作。然而无可否认的是,无论这个缺口有多大,幼师的考核与培训机制是不能有丝毫放松的。幼师标准一降再降,但不能没有底线地降。人口众多的国情可能无法让我们完全去效仿美国幼师的学历标准,但是我们也应该对幼师的个人素质进行特殊的考核与培训。面对如此大的幼师缺口,政府可以出台相应激励政策去鼓励更多人加入幼师行业,但不管怎样都不能因为人手不够就“自动屏蔽”了幼师的最基本标准。

  在众多幼儿园虐童事件中,幼师虐童的起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幼儿打闹或不听话让幼师失去耐心,二是幼师自身情绪不好或心理问题。对于前者,幼儿园必须要对每一位幼师进行严格全面的集中教学培训,做好辅助工作,让幼师们做到教学有方,而非意气用事。同时,政府也应对幼儿园切实起到监督作用,确保幼师们得到专业培训与指导。对于后者,幼儿园应该定期对幼师进行心理辅导,舒缓他们的压力,政府也应对幼儿园提供资金及其他支持,适当提高幼师福利,将重点放在幼师的技能完善与心理疏导上,而不仅仅是硬件设备。

  当然,我们还是要对幼师抱有信心,毕竟有大爱的幼师还是存在且不在少数的,不要因为铺天盖地的关于幼师的负面新闻而对这个群体失去信心,更不要“谈师色变”,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他们。更加严格的考核标准与专业素养培训是必须的,但多给幼师群体一些空间与耐心,他们也会对自己多一份自省,对孩子们多一份爱心。

  文/阮紫嫣(湖南师范大学)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