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笼中豹的快乐

2017-12-15 00:03:39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王俞

  奥地利诗人里尔克参观巴黎植物园,看到铁笼中的豹子,忽然诗兴大发,写出了《笼中豹》。全诗如下:

  它的目光被那走不完的铁栏

  缠得这般疲倦,什么也不能收留。

  它好像只有千条的铁栏杆,

  千条的铁栏后便没有宇宙。

  强韧的脚步迈着柔软的步容,

  步容在这极小的圈中旋转,

  仿佛力之舞围绕着一个中心,

  在中心一个伟大的意志昏眩。

  只有时眼帘无声地撩起。

  于是有一幅图像浸入,

  通过四肢紧张的静寂

  在心中化为乌有。

  这首诗,被一帮没品位的文人吹捧为具有世界影响的杰作。我认为,此诗被严重过誉了。里尔克的立意很平庸,说的是猛兽豹子失去自由,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悲哀。这是常规思维,在人们的预料之中,如此而已。我今天灵感飞流直下三千尺,也来做一篇有关笼中豹的东东,用的是逆向思维,立意新鲜多了,我要说的是笼中豹的快乐。

  野外生存,那艰难困苦一言难尽,饥一顿饱一顿还算好运气,饥几顿饱一顿也是常有的事,那日子过得恐怕连杨白劳都不如。而做笼中豹,有吃有喝有房子住,吃的还餐餐见荤,住的还是牢不可破的铁房子,简直幸福死了。

  而今成了地道的公家豹,铁饭碗,一辈子都不用担忧了,甚至连养老都不用愁了,就是老态龙钟了优厚待遇也不会短斤少两的,几声哼哼,便会迅速招来医生嘘寒问暖。就是驾家鹤西去,处理后事,也由国家全包了,不用个人掏腰包的。

  在野外,为觅食,时时心中的弦绷得紧紧的,追赶猎物,常搞得汗流浃背。而做笼中豹,什么也不用做,实在要麻烦自己,那也是用捕食猎物的利爪给自己挠挠痒。想给辛苦的饲养员挠挠痒都没有机会。饲养员可能不敢吧。其实他们对饲养员心怀感激,绝不会伤害对方的。不过饲养员不懂豹语,他们对饲养员真情告白也是白真情告白了。

  豹子在全力追赶猎物时的最快速度,虽然风驰电掣,夺奥运会百米赛跑冠军都绰绰有余,但这种极限速度,一般只能维持20秒左右。如果不注意,时间长了,便有可能脑部过热而导致猝死。而做笼中豹,这种危险铁定等于零。他们就是想跑都跑不起来,只能缓慢地很绅士地做特别有限的圆圈运动,徒有跑的姿势而已,一滴汗都逼不出来的,别说忘乎所以狂奔得脑部过热猝死了。

  有人可能会嘲笑说,晒什么笼中豹一重又一重快乐,那么大一威风凛凛的爷们,困在狭小的铁笼中,就没有一点里尔克式的悲哀吗?照理说,应该是有的,没有一点不合常情呀。是的,原本是有那么一点悲哀的,但他们用东方特有的佛禅智慧化解了。其精髓是:不去触那铁栏杆,视铁栏杆为无,并认定铁栏杆有利而根本就无冲出铁栏杆摆弄什么狗屁武功的狼子野心,久而久之,铁栏杆也就非铁栏杆了。因此说,铁栏杆不是问题的。别说铁栏杆,就是铜墙铁壁都扰乱不了他们的快乐的。

  我的关于笼中豹的灿烂文字,是不是完胜里尔克?

  文/曾德凤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