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儿科停诊”的一幕不能总是上演

2018-01-11 00:06:17 来源:红网 作者:徐甫祥 编辑:王俞

  1月8日,天津市海河医院“儿科停诊通知”在微博、微信朋友圈热传。通知上说,尊敬的患者/家属:因我院儿科医生超负荷工作,目前均已病倒,自今日起儿科不得不停诊,何日开诊尚不能确定……(1月9日澎湃新闻网)

  诚然,病魔袭来,医生同样不能幸免。但作为三甲医院,儿科医生如此稀缺,又何以长期应对超高的门诊量。由此可见,压垮医生的,除了疾病,更有超负荷带来的身心俱疲。而其背后,则是“儿科医生荒”的不争现实。

  儿科停诊,早已不是新闻。尤其是2016年,儿科停诊更是“高发”:仅从2月至4月,便有广医二院、广州中西医结合医院及北京市海淀医院等数家医院,先后停止晚间儿科急诊或下夜急诊。而停诊的原因,无一例外都是儿科医生不足。

  《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显示,目前我国城市每千名儿童拥有儿科医师数为0.57人,农村为0.47人。而按照《健康中国2020战略研究报告》“到2020年每千人口拥有0.69名儿科医生”的目标,目前儿科医生缺口已直逼十万大关。尤其随着“二孩”生育高峰期的到来,儿科医生将更显紧缺。

  缺口不小,“补缺”更不易。据统计,全国医学院校每年仅能培养1800余名儿科医生。但就在这本就不足的“后备军”中,还不乏有人“临阵退缩”,更别说近年来屡有辞职的儿科医生。究其原因,正是缘于儿科的“不受待见”。说穿了,无非认为儿科医生工作强度、风险系数与收入不相称。

  众所周知,儿科作为业内公认的“哑科”,殊为不易。医生与患儿无法交流,也不能动辄采用器械检查,往往需要丰富的从业经验方能应对。再加之患儿大多发病急、来势凶猛且哭闹不已,医生既要诊病,又要“哄孩子”,导致儿科工作量超大不说,更成为涉医暴力高发区。其结果,势必让儿科医生常感如履薄冰。

  相比之下,儿科医生的收入却实在太过微薄。相关调查数据显示,儿科医生的收入不及其他科室的一半。就如有业内人士言:“儿科太累,付出和所得严重失衡。”或许,这便是儿科医生“招不进、留不住”的症结所在。

  故而,破解“儿科医生荒”需要“对症下药”。首先要让儿科医生“收入与付出成正比”。譬如,既然儿科的付出超过其他科室,自然收入也要同步体现。显然,这是一味“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引子药”:收入到位了,则吸引力增加;儿科医生不缺了,则工作量相应减轻。如此一来,困扰儿科的诸如人手不足、负荷太重等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至于儿科潜在的医患矛盾,则需要用双方的包容来化解。譬如,面对静脉血管极细且手脚乱动的患儿,再有经验的护士,也不敢保证扎针时孩子不哭不闹。故而,此时的患儿亲属,切莫因疼惜孩子迁怒于医护人员,而要怀感恩之心尊重和相信医生。反之,对于患儿亲属的焦灼感,医生则同样应以医者仁心来回应。须知,医患彼此之间的信赖而非戒备,更能提升医生的职业认同感。

  无论如何,“儿科停诊”的一幕不能总是上演。值得期待的是,国家将采取系列措施,加快对儿科后备人才的培养,以应对“全面二孩”的需求。相信如此一来,再加上儿科医生生存环境的逐步向好,类似儿科停业之类的尴尬有望不会再现。

  文/徐甫祥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