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专业主义

2018-04-17 00:08:59 来源:红网 作者:刘恩欣 编辑:田德政

  有一天,我跟发小讨论选题:在从中国制造到中国设计的过程当中,需要克服哪些障碍?需要跨越哪些门槛?中国企业跟日本企业的差距到底在哪里?同一个品类的产品,为什么日本人设计出来的和中国人设计出来的是那么不一样?在分析这些原因时,他推荐我看一下电影《入殓师》。

  第二天,我又跟一个同事讨论这个选题,他居然也推荐我看《入殓师》。两个人都提到了这部电影,而且觉得这部电影跟我提的商业的、管理的话题如此相通,那我一定要去看。看后我觉得,这部电影确实包含了日本文化当中某些我们没有注意到的密码类的东西。《入殓师》这部电影包含着对于禅、道和手工艺之间的关联性所引发的美学话题的探讨。

  入殓就是为死去的人擦干净身体,换上新衣服,再给他化妆,让他看起来就像一个活人睡着了,这种感觉非常好。当然这种职业在任何社会里,都不能说是特别受人尊敬的职业。但是这部电影,把一个入殓师的整个职业生涯描绘得非常美。看完电影,人们不再有任何最初的恐惧。

  通常对日本的指责,是说他们没有原创性,都是学别人的。问题就在于,日本不管是酱油还是汽车,总是把别人先发明出来的东西做到极致,作为一个学生能够超过老师。这里面到底蕴含着一种什么机制?日本的产品都是跟着别人学的,然后通过一套手法和机制,反而做得比原创性的产品质量更高、更精致、更有客户价值。这就是日本工业的特点,不管是酱油还是汽车。

  入殓师这份工作,无论是别人还是小林本人,都会本能地拒绝。这部电影描绘了一个人如何从抵制这份工作到投入,最后做到出神入化、行云流水,甚至做出美感的一个过程。电影的结尾,小林在给一位逝者擦身体、换衣服、化妆。整个过程甚至不能用井井有条来形容,它有一种美感,就像一种表演。

  在日本民族的价值观中,不管是什么工作,只要全身心地投入,聚精会神、用志不分,把工作做到精彩绝伦,做这份工作本身就能获得一份无上的尊严,产品或者作品有一种异乎寻常的美感,包括入殓这件事情,做到美感也是很值得尊敬的。但在现今中国的价值观里,如果不是做大官,或者不是挣很多钱的话,什么工作似乎都不那么值得崇拜。

  现在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总觉得自己从事的工作没有面子,不能引起别人的尊敬。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是一个受人尊敬的事情,而且首先是个美学的事情,做任何事情,凡专精一艺,必有动人之处,做到极致,大家就会尊敬你。那种尊敬不仅是因为事情做得漂亮,更是因为做这件事情的过程中那种通神的力量。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比喻,无论是一块石头、一个电饭锅、一部汽车,还是其他产品,每一样东西都是一种物质、信息和信念的综合体。这块石头比喻的是什么呢?这个世界上总有一样东西最能代表人的心情。人的心性会凝聚到某物上,心有多细,物就是什么样子。我们设计一件产品的时候,是在众多的选择里选一样最能代表心意的,让对方最能感受到它的质感、大小和重量。

  此前谈到《入殓师》这部电影,讨论了中国企业应该从中学习什么。之所以中国很多公司做出来的产品不够细、不够美,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一个心结的问题,不能够在做事时聚精会神、行云流水、如诠释般、全情地投入,达到一种美学的境界。这并不是日本文化特有的,中国的古典文化里就有,而且比比皆是。

  《庄子》里就讲了很多,比如庖丁解牛,也是讲述不被大众看好的一个职业。庖丁就是给牛剥皮的,但从庄子的描述中,能看到一种艺术的境界:合于桑林之舞,收刀而立,踌躇满志,以无厚入有间,游刃有余。刀还没有触到,牛皮和肉就分开了,达到了这样一种状态。普通的刀一年就用坏了,他的刀用19年还像新的。给牛剥皮是一种很低级的劳动,但却达到了一种犹如艺术的境界。

  任何一件事情,都能通过精纯的技艺上升到道的境界,这样做出来的东西才能精彩绝伦,不只是一件用品,更是一件艺术品,最重要的是整个过程是被喜乐的心情所引导的,心血注入正在做的这件工作上,做出的东西就不一样了。这给年轻的朋友一个很好的启示:中国过去30多年发展得太快了,插根筷子都能长成大树。因为劳动力价格的低廉,我们用不着去做精细的产品,就已经在国际市场有竞争力,所以30年来,这样一种粗放的生产方式,使得我们不用太追求精益求精的境界。

  庄子还讲了一个做车轮的故事。古代的车轮是用木头做的,需要用火烤,让木头变得弯曲,接榫的地方松了紧了都会出问题。但是匠人能够做到得心应手——得于心而应于手,便能够达到严丝合缝、巧夺天工、鬼斧神工的状态。提到这个故事,现在做VC(风险投资)的人听到这些会说:“这种事情不可规模化,不能复制。”麦当劳的成功传染到VC界,然后传染到企业界,使人们认为,如果一件事情不能让一个没有受过太多教育的人也能重复,就不是一个好的生意。这变成了一种魔障——所有人都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再去提倡那些借由个人的优雅、个人的精钻来达成的某种境界,都是不值得提倡的。这是一种很有趣却很可悲的思考。

  反观之,日本产品的竞争力恰恰来自“道”。按照庖丁的说法,“志于道而近乎技”,就是通过精纯的技艺来达到道的境界。日本文化当中有一种特性,不管事物多么平常,甚至是比较低贱的,只要全情地投入,以一种仪式般的氛围、心态去做,就能达到一种境界。做木匠也好,做铁匠也好,喝茶也好,做屠夫也好,击剑也好,只要达到一种精纯的境界,心情必然是很快乐的,做出来的活儿也必然是精彩绝伦的。

  人们通常认为,工业品就是一个标准化的、冷冰冰的产品,恰恰是美国人特别相信的福特的生产方式——标准化、无个性,按照尺寸、设计图做出来就行。但日本人不这么看,一件产品是有灵性的,按照稻盛和夫的说法:一件产品是能说话的,是有脾气的,是有感受的。

  如果每一个劳动者都能够怀着一颗精进的心,把手上的任何工作都完美地做下来,那就会比较快乐,周边的人也会因为他在这件事情上做到极致而对他尊敬。那种喜悦的心态、投入,不知不觉就会注入产品当中,别人是能够感觉到的。

  从市场上买的一件衣服,和孟郊的诗句“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所描述的是不一样的。只有把心注入,心到了事情才到,心不到事情就不会到。一颗冷漠的心做出来的东西一定是粗糙的。在现代,工作变成一件在巨大的压力下不得不做的事情。这种状况下,人们不会像庖丁、入殓师那样,从工作本身体会到一种尊严,一种自我实现的感受,而是把工作作为一种手段,挣来很多很多的钱,然后去消费。在《当下的力量》一书中,这种状态叫作泛吸毒的状态。我们很痛苦,然后拼命挣很多钱,就像犯了毒瘾的人要吸毒满足一下,但是过一段时间又陷入到痛苦、无聊、烦闷之中;反过来,如果处于一种烦闷的状态,一种对工作抵触的状态,做出来的东西不可能特别好。

  很多年轻人问我:有两份工作,一份工资高一些,另一份做得愉快一些,应该选哪一个?我坚持推荐他们去做表面上看短时间内收入不太高的工作,因为收获的不仅仅是钱,每一天每一秒的快乐才是生命当中真正重要的收获。而且当这份工作真正做好了,无论做什么事情,到达合乎道的境界的时候,钱自然就会来了。君子忧道不忧贫,谋道不谋食。

  文/刘恩欣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