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啄木鸟”越多,浮夸型“喜鹊”才越少

2018-07-05 16:42:12 来源:红网 作者:文峰 编辑:田德政

  最近,人民网刊发了一组文章,批判了网络舆论场里的乱象。文章认为:当前,在网络上,诸如“美国害怕了”“日本吓傻了”“欧洲后悔了”之类的“爆款”奇文污染舆论生态,扭曲国民心态,不利于凝聚人心,不利于构建清朗网络空间。这些“跪求体”“哭晕体”“吓尿体”,标题浮夸自大,内文却了无意义。

  这组文章引得舆波泛泛,大家拍手称快。不过,它们说的不是什么新问题,而是老问题。或者说,它们只是把沉在舆论场里的污秽之物搅了出来,使其见光曝晒,以免厝火积薪、荼毒甚远。其指向就是文风问题。这个问题,我们讨论过很多次。从革命年代的延安整风运动到今天的“短、实、新”要求,诸多精辟论述振聋发聩,个中道理自不待言。

  然而,道理不是万能的,正如即使有了交通法规,照样会有人闯红灯一样。要知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甚至出现鸟人也不足为奇。在我看来,如果将时下的“跪求体”“哭晕体”“吓尿体”等浮夸文风视为写作病,那其病人可一分为二。

  一种是不懂装懂却又喜欢表现者。明明只有小学水平,他却要写万字论文;明明只能谈家长里短,他却偏爱在大庭广众下阔谈国家大事,哗众取宠。他们一思考,上帝都发笑。这是个虚荣心和耻感的问题。鲁迅先生的写作八原则可资为鉴。另一种是故意犯错者。这些始作俑者既有装糊涂的写手,也有标题党的小编。“标题就要一惊一乍,事实就要似是而非”,这是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手艺”。这些人甚至打着爱国的旗号,利用人们朴素的爱国心理,做着肮脏的生意。他们只会刷新下限,而从来没有什么底线。这些浮夸型“喜鹊”,往往会把文章推送给文化层次较低的群体,以获取点击量和打赏。其后果是产生盲目乐观、夜郎自大的群体心态,以致国家陷入捧杀之阱。这次,人民网就点了《别怕,中国科技实力超越美国,居世界第一》等文章的名。这类文章任意拔高、贻人口实,读来宛如吞蝇嚼蜡,让人恶心无比。

  文风问题折射社会心态问题。相较而言,后一病者更值得重视。因为,1+1等于2,这是常识。可如果装糊涂、说假话能得到好处,那有人就会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1+1等于3。其牵涉的也是一个导向大问题。如果监管不力,或者评价标准不能激浊扬清、不够旗帜鲜明,那逐利者就会趋之若鹜,浮夸型“喜鹊”就会成群结队,漫天飞舞。

  古人写文章,讲究辞之待骨、情之含风。我以为,浮夸文章的病症就在无视逻辑。在围观时代,没有逻辑意识就是没有传播意识,好话也会产生负面效果。但凡观点类文章,其首要特征不在文笔辞藻,而在必有逻辑。无论褒扬还是批评,有逻辑意识应是写作原则。无限拔高,逻辑紊乱,就会缺乏说服力。古代有“三寸之舌,强于百万雄兵;一人之辩,重于九鼎之宝”的典故。这说明,说话是具有效力的艺术 ,而其效力是由逻辑产生的。在名缰利锁下,如果说假话、戴高帽不会被批判反而会被欢迎,那说假话的人就会越来越多。若越来越多的人忽视逻辑和客观,那其它很多原则和传统就会被突破。

  写文章这种事,就怕糊涂人装明白,而明白人装糊涂。要知道,言语是心灵的窗户,也是人品的影子。花言巧语者,往往厚颜无耻;信口雌黄者,往往善于狡辩;挨风缉缝者,往往心理阴暗。而心灵和人品是可变的。这取决于国家对文风和话风的态度,取决于能否将“实事求是”扩变成一种稳定的社会思潮。

  在时下中国,“啄木鸟”比“喜鹊”更得民心。因为“啄木鸟”往往是改革促进派和真正的爱国者。他们带有真实特性,具有人格魅力,因而能够赢得人们的尊重和拥戴。历史也早已雄辩地证明:真话、真情、真理能使我们脱离乌托邦式的险境,让我们找到一往直前的改革药方。成绩在那,不说,跑不了;问题在那,不改,则是大隐患。如果无视问题,那改革就没有意义。可以说,因爱国而敢言真话的作风,是改革的动力,不仅值得我们推崇,而且值得我们呵护。我们要更加重视那些居安思危、视野半径随着中国改革而动的智者;要更加尊重那些在万众欢腾时总能冷静思考,在一片寂静中又总能说出忧虑的贤者。若讲真话的氛围越浓厚,监管导向的旗帜越鲜明,那浮夸的文风必然越式微。如此,中国巨轮必能劈波斩浪,势不可挡。

  文/文峰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