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顾建明:怎么适应这个时代话语变化?

2018-12-28 23:04:24 来源:红网 作者:顾建明 编辑:田德政

  编者按:12月15日~16日,2017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评选、红网第三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颁奖暨第十三届红辣椒时评研讨会在湖南安化举行。本次会议的主题为:融媒体时代的评论话语表达创新。杨耕身、郑根岭、魏剑美、顾建明、肖余恨、魏猛、杨新敏、薛龙等来自全国各地的近百名专家学者、高校教授、媒体评论员、评论作者齐聚一堂,建言献策。以下为华中科技大学副教授、新闻评论研究中心负责人顾建明的发言:

(华中科技大学副教授、新闻评论研究中心负责人顾建明在时评研讨会上发言)

  首先要感谢红辣椒评论把这个团队聚在一起,以专业为向导,将大家聚在一起,就有人气,这个评论就有价值,大家都会产生一种专业自信。有这样一种平台让大家聚在一起,这个真的了不得。我希望这个能继续,大家应该想一些办法来坚守、来支持。

  接着我说一说我对语言变化的理解。其实任何时候,当社会变革的时候,话语就开始变化。想一想当年从文言文到白话,到今天从体制话语走向了一种大众话语。这种变化不要小觑了,我们有很多误解,很多的埋怨,然而你去看这个变化背后的东西,其实它非常有价值,为什么呢?想一想文字,从图画文字到表述文字到拼音文,都是走向草根,走向大众,从精英往下走的。到拼音文字的时候,应该说它对整个西方形成理性和自由主义,在方式上起到一个根本性作用。

  我也感觉到评论话语在变化,这种变化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刚才几位老师所讲的、担心的这种,像咪蒙话语,包括抖音之类的呈现形式。这种呈现我认为对我们的体制文化是一种解构。什么是体制文化?应该说是我们长期的精英统治的时代所造就的,以国家体制以集体,就是我们个人头上有一个集体的,而后形成了的这一套文化话语形式,事实上已经被解构,这就是我们认为自己比较理性地建构了的一套话语,受到了这样一个能够直接诉诸人的感觉这样的话语以冲击的时候,大家感觉到是一种草根,是一种碎片,是一种无聊的东西。事实上这种东西,可能给我们带来的变化就是更大的一种根本性改变。这不单单是话语走向大众以后,大众开始把自己置身于公共的这种自觉,我感觉到它更重要的是对人的发掘。其实任何一个时代都有这种架构的东西被解构,我们今天感觉到集体不是在我们头上,而是在你我中间的时候,我感觉到这个话语的变化最终会达到。

  怎么适应这个时代我们的话语变化?我觉得一个是要从体制话语走出来,走向自己的内心,可能有更多实在的作用。第二个就是要说人话真性情。之所以这种话语被别人批评,其实就是这个原因,解构在开始的时候,就像一个没穿衣服的小孩在走路,但是最终它会在这个基础上架构更高的一种文化话语。第三个就是诉诸感觉,从经验上找抓手,这样的语言才有用。所以我是深有一种感觉。这种变化是一个方面。第二种感觉到一种变化,就是评论员从一般公众转身企业和社团,比如我们杨耕身老师,我感觉到这种变化,其实对评论肯定带来一个极大的变化。最终一点,那就是最终实现的评论,这种我们意识里的各种意见能够得到很好的表达。而对于表达方式如何,会发生一场变化,是借助这种媒体变化所带来的,并且不可逆地要向前走。

  (本文据录音整理,有删减,未经本人审阅)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