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不重要的证据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田德政 2018-12-17 16:52:44
时刻新闻
—分享—

  为自己的不重要寻找证据,奇葩是非常奇葩,但一点难度系数也没有,比吃蛋饺还容易。下面,我便显摆显摆几个证据,看是不是那么回事?

  我搞不定北上广深的房价。对于北上广深高耸入云的房价,国人感慨系之。我跳梁小丑一样英勇地跳出来,欲让那里的房价安静下来。我的招数是给国人树立一个榜样。我坚决不到北上广深去谋生去买房,就是北上广深有堆积如山的钞票在等着拥抱我,有倾国倾城的美女向我抛媚眼,我也乐山大佛一样,一点也不为所动。我以为我这样做,会有人群起效仿的,而事实是,不但人不把我当榜样,连阿狗阿猫都不把我当榜样,仍然往北上广深汹涌澎湃。北上广深的房价,依然亚洲雄风震天吼。

  我搞不定都市的阴霾。我所在的城市,阴霾比阳光还殷勤,恨不得一年三百六十天天天与市民相依为命。这可苦了市民的肺,它们卖劲地过滤阴霾,把自己过滤成了一块块黑不溜秋的腊肉。我于是又充狠,想谋杀阴霾的头号杀手小车。我把小车囚在车库里,甚至连公交车都不坐,名副其实地安步当车。人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但我这个榜样,却窝囊得连一个追随者也没有。许多人咫尺天涯,把三几公里的路程,看成漫漫长征路,非得小车伺候不可。那种后不见来者的失望,令我肝肠寸断。阴霾不但没有因我而散,反而越来越浓得化不开。

  我搞不定市骂。我所在的城市,以市骂“妈妈地什么 ”享誉全球。这种享誉全球,令我这个超级有教养的家伙无地自容。我极想帮助城市改变这样风气。我的做法也只能以身作则了。我把自己的嘴巴用一吨洗涤剂反复冲洗,就是有虱子跳蚤在我的头上拉屎拉尿,我都能用一百年后的文明语言与之交涉,而没有半个字眼的粗话。不过,广大的市民们,好像向我学习是一种耻辱一样,没有人鸟我,该“妈妈地什么”仍然“妈妈地什么”,好像一刻不“妈妈地什么”,嘴巴便会李逵一样淡出鸟来。照这样发展下去,这座光荣的城市,有成为骂都的可能。我想阻止,等于螳臂挡车。

  我搞不定保健品。当下,许多中老年人迷信保健品已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一些无良的保健品商,把中老年人玩弄于股掌之上。我为之痛心疾首,誓死要改变这一局面,救千千万万老年人于水火。我于是带头对所谓的保健品恨之入骨,其仇恨比林则徐当年虎门销烟还浓烈,欲把所谓的保健品打入十八层地狱。只可怜我的影响力比太阳比月亮还零蛋,我是路边的一只蚂蚁,还是一只袖珍蚂蚁。

  我不重要如此,改变世界改变他人,那分明是蚊子打哈欠。看来我只能改变自己了。自己欺侮自己,是我的拿手好戏!

  文/曾德凤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