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化行:师友之谊醇如黑茶

来源:红网 作者:于立生 编辑:王俞 2019-01-15 23:19:29
时刻新闻
—分享—

  30多岁的人,倒有五年以上在三湘四水之间游走。2007年到湘西凤凰参加红辣椒评论颁奖年会滞留不归,一住三年。2010年到长沙红网上班,编辑红辣椒评论,又近两年。离职后,切换成作者身份,参赛获奖,继续参加一年一度的红辣椒评论颁奖年会,也正好借便看看老领导、老同事、老朋友,及结识新朋友。

  去年获奖第二名,输在武汉《长江商报》时带过的实习生一筹;今年与忘年交王学进老师并列第一名。出南通,过上海,到长沙,会齐老友新朋,乘坐云台山茶旅集团的大巴车,转赴名闻遐迩的黑茶之乡安化县开会。

  人生有四喜,他乡遇故知系其一。一大乐事,就是在安化碰到红网益阳分站站长王乐丰接客。我编辑红辣椒评论时,他是作者,文字雅驯;我离职前,他刚到红网入职,在总编室工作。老东家开枝散叶,在地、市、州建设分站,触角下延;老朋友职级有晋升、事业有发展,独当一面,可谓双喜。

  会议间隙,老领导舒董说,要是当年我不走,也得给我个分站站长当当;回头我曾经的分管领导杨副总编说,分站站长哪够,恐怕都该编委了。知道都是戏语,听了也只笑笑,但还是挺开心的。做领导,那是管理岗,我不会;同时自己也不爱被人管,只爱业务;所以无论怎么讲,自己压根就不是那个材料。

  想起一件糗事。当年入职时,也正是红辣椒评论颁奖年会召开时。席中有鄢烈山,曾获过鲁迅杂文奖的业内前辈,有郭光东,评论名篇《国旗为谁而降》的作者,我举杯敬酒。我到红网入职的引荐人之一,时任《潇湘晨报》副总编杨耕身提醒我敬舒董酒。我没在意,忘了。按我榆木脑袋的想法,我写评论,鄢烈山、郭光东也写评论,敬业内前辈和才俊一杯是应该的;舒董不写评论,敬他干吗?我到红网上班,就是做事,编好评论也就是了,所谓“时评家”,又不是外交家。结果回头,就给人笑,不通人情世故。如今,几年之后,重逢老领导,还是挺亲切的。

  于日日劳碌之中抽身,赴会安化数日,推窗就是山,空气清新,感觉真好。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难得借参会之机,深入湘中腹地采风。拾级而上登云台山,作为撰文之余闲来养花的盆景爱好者,正好近距离观摩悬根露爪的高山悬崖树相,一如曾卓诗云:“……它孤独地站在那里/显得寂寞而又倔强//它的弯曲的身体/留下了风的形状/它似乎即将倾跌进深谷里/却又像是要展翅飞翔……”(《悬崖边的树》);参观茶旅集团的千亩黑茶生态茶园基地,看科学化管理、规模化种植,以及“以茶兴旅,以旅促茶”的全域旅游理念落地为现实图景,蓝天白云与一望无际的绿叶交相辉映……

  当然,最难忘怀的,还是深夜得闲,得老领导杨副总编邀约,文友两堆安化县城江边围炉烧烤夜话。店家揽客热情让人无所适从,我看豆芽菜一般水灵,顶多高中毕业,脸上不脱稚气的小姑娘也在招揽客人,就说,看人家那么小就那么勤快,就这家了。老领导就落定这家。觥筹交错到最后,难得老领导表扬,说我今年没喝醉。

  参加红辣椒评论颁奖年会十多届,尽兴开怀,鲜有不醉。有年是给田德政、廖保平放酒店推车上推回宾馆;有年遇赛事评委之一中国人民大学马少华老师难得过来参会,醉吐了他一房间……

  可是今年,又怎么会醉呢?在宾馆房间,喝的是黑茶;中饭、晚饭,包括早上吃自助餐,都佐以黑茶……而茶,能解酒。

  愿师友之谊,醇如安化黑茶。

  文/于立生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