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回乡偶记|归家路途越来越短,幸福之路越来越长

来源:红网 作者:杨晓兵 编辑:田德政 2019-02-06 12:29:25
时刻新闻
—分享—

  贵州位于我国西南的云贵高原,地势主要以高原、山地、丘陵和盆地为主,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说,而我的故乡安顺正好坐落在这片绵延山地的夹缝之中。在我的家乡流行这么一句俗语:“地无三里平,天无三日晴,人无三两银”。这句话恰如其分地阐明了崎岖不平的地势与潮湿阴冷的气候钳制着这里农业、工业的发展,也是人们脱贫致富的最大敌人。

  二十一世纪初随着中国城市化浪潮的一路高歌,家乡许多人把目光放在了大山以外的都市,为了谋生跋山涉水走出山沟涌进了上海、浙江和广东等新兴的工业园区,成为当地的农民工。到了年底只好节衣缩食拼命挤上春运的火车,离开铁路以后等待着城镇里的山轮车或者摩托车载着他们到村头,再走完山间的羊肠小道才能吃到思念已久的年夜饭。有的人因为火车票难买飞机票太贵而不得已放弃回家的机会,留在了已空无一人的大都市里加班。

(通村的大巴 图/杨晓兵)

  不过,近年来因为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不断覆盖这片高原之地,外出务工者的过年返乡状况有了极大的改变:村庄家家户户齐聚一堂的画面越来越多,在外务工的村民和在城镇上班的年轻人在老家过年团圆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整个村庄变得灯火通明,洋溢着欢声笑语。

  飞架南北的高铁,每时每刻转动的车轮都在改变每一个中国人,也在改变每一个身处大山的贵州人。在高铁“走出去”的同时,国内高铁建设也将继续推进,让山里的人可以更迅速地走出去也让他们舒服地回家,将隔空的思念化作相聚的幸福。截至2018年我的故乡安顺依托省会贵阳高铁交通网络的发展也建设了许多通往其他省会城市如成都、西安和昆明等城市高铁路线。

(表哥和舅舅一起准备年夜饭 图/杨晓兵)

  在昆明做生意的表哥得知昆明到安顺的高铁开通的消息抓住了机会抢到了返乡的高铁票,仅仅花了两个多小时回到了老家,一切为生计而奔波的艰辛在舒适的旅途中得到了消解。这次回家的旅途缩短了近八九个小时,一家人把酒言欢的时光也就更多了。他感慨道:“第一次让我感觉到家就在身边,就好像回头就能看见双亲在开门迎接我”。那一刻让我感受到遥远的距离不再是大山脚下追梦之子的绊脚石,我们也有机会带着父母的希冀开启梦的征程向这个世界飞奔。

  没有平原支撑的贵州,修筑公路只能通过架桥,这些年利用不断更新的材料和厚实的技术突破了重峦叠嶂造桥的困难建设了闻名内外的高速桥梁,打造了具有贵州特色的“高速平原”。2019年贵州省春节期间客运量预计1048.16万人次,其中返乡的客运量占了很大的比例。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享受年夜饭 图/杨晓兵)

  近几年春节将至之时通往家乡的高速公路上络绎不绝,许多游子载着满车孝敬父母的礼物连夜赶回家乡,那些飞驰在路上各式各样的交通工具也在焦急地在风中呼啸着,是那般渴望、那般热切和那般急不可耐。即便是过年也要市里值班的叔叔通过高速公路驾车回来与我们欢度除夕,一起吃年夜饭,在百忙之中的他得到了一个与我们全家人辞旧迎新的机会,这是交通带来的便利,也是它带来的幸福和快乐。

  回到故乡穿梭于村落街巷,才发现这些年家乡的道路不再是泥泞的小路,而是一条又一条焕然一新的康庄大道。有些靠近城市的农村已经通了公交车和客运大巴,即便是傍晚下飞机、火车或者高铁,也不用担心“最后几公里”带来的不便。村与村之间也翻修了道路,加强了彼此的联系,使得较为匮乏的资源和人力得到了共享。现在乡里的每户人家旁边就会修筑有一颗更加明亮的路灯,照亮了家与家之间的路,点亮了衣锦还乡之人的路。归家的路变得十分宽敞和明亮,迎接着在外奋斗的我们,也在迎接一个新的时代。

(村里翻修的道路 图/杨晓兵)

  改革开放伊始,在华夏中原上大规模的群体为了幸福远走他乡,又为了团圆回归故土,春运成为在中国这片土地上规模最大的周期性迁徙。所幸的是每一次归家的路途都在慢慢变短,家人团聚时间一次次地变多,幸福之路在一点点变长。我们为了追寻心中所坚信的理想义无反顾背井离乡,却不曾想我们的故土也在悄然变化,仿佛在一夜之间它也走出了大山开始了自己的蜕变。不计其数的路通往村庄,它逐步走进现代化、科技化和城镇化,融入这个快速发展时代,逐渐地成为整个城市和国家发展的重要的角色,与农村有关的宏伟蓝图正徐徐展开。

  文/杨晓兵(陕西师范大学)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