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年轻人为什么对“编制”分外着迷

来源:红网 作者:安星予 编辑:张瑜 2019-07-09 19:22:03
时刻新闻
—分享—

2016年2月余江考入上饶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下属事业单位文化产业办公室,被录用为研究员,但文化产业办以“无经济创收,发不起工资”为由,让他“回家等通知”。这一等就是3年多,自2016年5月至今,余江没回原单位上过班,也没领过工资。在余江看来,县城里的男性想要养家糊口,考事业单位和公务员是最好的出路。在父辈眼中,只有体制内的工作才称得上体面的工作。(7月9日 《中国青年报》)

经历了近乎“严苛”的层层筛选、从挤过独木桥的“千军万马”中突出重围、终于如愿以偿的“成公”上岸后,却发现,这本以为是象征福利待遇优越、从业环境稳妥的金字招牌的“公家人”,竟成了颗粒无收、无人问津甚至“被遗忘”的“笨小孩”,如此“流水落花春去也”的境遇,莫说让当事人感慨“天上人间”之差别,就连民众都深感不解:一名通过公开招录走上工作岗位的事业编制人员,缘何会落得3年不发工资甚至连工作机会都没有的“惨淡光景”?而在明知“体制内”工作不再等于“金饭碗”的今天,缘何还有那么多的年轻人,对“编制”如此心之神往、分外着迷?

诚然,报道中当事人的境遇属于“个体案例”,本身自收自支性质的事业编制和原单位较为混乱的编制核定与管理办法等多重原因,造成了他最终“无家可归无处可去”的尴尬境地。但见微知著,以小亦可见大,尤其是据当事人坦言“县城里的男性想要养家糊口,考事业单位和公务员是最好的出路,在父辈眼中,只有体制内的工作才称得上体面的工作”的表述,亦可“洞见其肺腑”,而这种对于体制内工作的趋之若鹜,亦成为了当下年轻人在择业时会被“集体传染”的“通病”。

有道是“公考难,难于上青天”,亦有“体制内工资千年不变,加班万年无休”等传闻流传于坊间,但无论是每年各地举行的大规模事业编招考,还是一年一次的“省考国考”,其火热程度从未随着考试难度不断加码而减少,就连个别地方政府、行政单位偶尔举行的定向职位招考,报名人数亦多到“超乎想象”。而与“圈外”众多年轻人对于追逐“体制内”步履不停的节奏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圈内人”的欲出无门、困顿迷茫。此外,无论“圈里圈外”,许多“向编制出发”的新人甚至已经是这个行业资深的“老人”都曾表示:“从自身来说,参加招考并不是遵从本心”“自己的专业和兴趣与体制内职业相去甚远”“哪怕工作了很多年,依旧无法真心热爱”。那么,当“理想国”与“现实城”二者置于天秤两端时,为什么绝大多数人慎思笃行后却依然将选择的砝码放在“遵循现实”一方?哪怕“前辈”们的劝说之言纷繁于身侧,“不到两年肯定后悔”“进圈难、出圈更难”“年轻人有的是选择,何必把自己束缚住”之类的话语不绝于耳,但大部分年轻人却依旧对“正规编制”无法自拔?是理想不够美好还是现实过太诱人?是内心不够坚定还是择业环境太苛刻?年轻人在面对“体制编制”这个“圈”时,到底该何去何从?

事实上,造成“编制热”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统一招考”“招录公平”“承担社会管理职责”等,都是其主要原因,但若是纵向深究,“整体从业环境稳定、依法履行公职、纳入国家正规行政或事业编制、由国家财政负担工资福利”才是其“热潮不退”的最根本原因。国人最讲“中庸之道”,凡事不必苛求完美,稳定和谐才是重中之重,这种近乎保守的传统思维融汇糅杂在“择业观”中,在面对“体制的诱惑”时,完全暴露无遗。这也是为什么民众明知体制内福利待遇偏低、工资涨幅微小、工作内容枯燥、晋升途径和渠道单一等如此多的弊病,却依旧“执迷不悔”的重要因素。此外,大众舍不得这口“金饭碗”现象的背后,也侧面反映出社会各职业类型之间的失衡和断裂,以公务员职业稳定举例,相较于其他职业,这种“稳定”一是折射出公务员行业的“低淘汰率”,另一方面也反射出各类社会保障制度在其他行业仍需进一步完善的现状。

故而,依笔者浅见,对于报道中的事例,如今的当务之急则是地方政府积极作为,编办、人事部门与原单位联合处理,给当事人一个合理的解释与满意答复,莫要让一个明明未来可期年轻人“禁锢”于看不见摸不着的“体制”之中。其次,对于绝大多数年轻人而言,虽然“谋一个编制求一个稳定”本无可厚非,但绝不应成为民众,尤其是年轻人的“唯一选择”。对于年轻人而言,摒弃传统守旧的择业观念,遵循内心真实想法,将真正喜爱的专业、兴趣,发展成为之奋斗的事业,将“热爱”转化为社会生产力,才是真正对自己的人生选择高度负责、打破“圈里圈外”的明显划分的重要途径。

文/安星予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