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和平鸽”虽是借的,但我爱你是真的

来源:红网 作者:王茹雪 编辑:田德政 2019-10-04 15:22:40
时刻新闻
—分享—

——本文系红网第五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参赛作品

七十年国庆庆典结束后,除了大阅兵气势恢宏回味无穷,那被放飞的7万多羽白鸽也被人津津乐道,原因无他,只因这7万多羽鸽子竟全部是向北京市民借来的。

据悉,典礼所用和平鸽全部是由北京市民义务租借的信鸽,并在典礼前义务参训,只有安检和检疫合格,才能顺利进入放飞车,最终在总集结点被放飞。虽然所需信鸽数量巨大,且要对信鸽紧急加训,但信鸽主人们超高的参与热情,让组委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即集齐典礼所需和平鸽。大赛结束后,信鸽主人纷纷骄傲地晒出自家赛鸽参与庆典的纪念脚环。

如果说,大阅兵给予的仪式感鼓舞人心,那么和平鸽的征集方式则给了信鸽主人一份“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的切实参与感,让市民的爱国热情在出力中落到实处。这份参与感与金钱、名利无关,但却让信鸽主人收获了在“与我有关”的事件中的满足感。

欢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各地市大街小巷的居民许多在自家门店前、窗户上悬挂了五星红旗,很多网友也自发在自己的微信头像右下角加上了一面鲜艳的国旗,这种“自发”恰恰是国民主动寻求参与感的表现,参与感是仪式感产生的前提,由参与感所引发的参与效应则是国民热爱祖国、建设祖国最直接的动力源泉。唱红歌、看直播,形式不一而足,究其内核,却都是“我”与全国人民共同为祖国庆生的参与体验,是团结的爱国情。

小米科技联合创始人、副总裁黎万强认为,小米品牌快速崛起的背后是因为社会化媒体下的口碑传播,而小米口碑的核心关键词是“参与感”。公司发展的参与感让小米的员工充分调动工作积极性,为小米的发展建言献策;对用户,小米则主打满足年轻人“在场参与”的心理需求,抒发年轻人“影响世界”的青年热情。从参与感的程式来看,参与感发源于相关性,体现为高热情,是发掘群智群力的重要手段,对组织的发展有重要作用。

而参与感的魅力与吸引力则来源于满足感。根据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自我实现需求是人类最高层次的需求。如果人们能够在与其相关的事务中发挥自身作用并取得成果,个体就会因为自身价值的实现而获得满足感与幸福感。参与感在另一方面看,意味着“被需要”,这本身就是一种价值的肯定。

中国人民为什么能赢得十四年抗战,当今中国为什么能富强,就是因为我们的血脉相承和历史文化给予了人民归属感,主人翁意识又赋予所有个体以参与感,参与感将亿万中国人民团结起来,从而使深沉的爱国热情得以薪火相传。从昔日先烈抛头颅、洒热血,用小米加步枪赶跑日本侵略者,到林俊德将军癌症晚期不肯休息,临终前的短暂清醒仍坚守在电脑前,最后颤抖地告诉医护人员和女儿:“C盘我做完了”。不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中国的站起来和富起来,每一个人民都不曾置身事外,中国的富强,是千千万万中华儿女你加一块砖、我添一块瓦共同建设的结果。中华民族从大风大浪中踉跄着走来,最终乘风破浪、扬帆起航,依靠的就是人民的归属和参与。

不论是国庆阅兵时的十万群众游行,还是飞入寻常百姓家的七万羽白鸽,都说明国家认识到并重视着人民群众的力量,积极组织人民群众参与到国家的共同事务中去,在新时代继续坚定不移地践行人民当家作主。而作为人民群众中普通一员的我们,更应该重视这样的参与感,牢牢树立“国家发展与我息息相关”的观念,积极参与国家的建设,树立高度的责任感和爱国情。

有人说,当今时代人情冷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常态,利益得失是人们组织自身行为的第一准则。实则不然,在物质富足的年代,比起物质考量,精神需求更像是支配人们行为的主要因素。处处由组委会安排好或许足够妥帖,但却少了人人参与的热闹。

文/王茹雪(山东大学)

来源:红网

作者:王茹雪

编辑:田德政

本文为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19/10/04/6087032.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