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海上钢琴师》:每个人都有心灵圣地

来源:红网 作者:​沈林 编辑:田德政 2019-11-28 15:59:18
时刻新闻
—分享—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专属圣地。在百回千转处,在蓦然回首间,在一个不经意的遇见——题记

时隔20余年,由意大利著名导演朱塞佩·托纳托雷在1998年推出的电影《海上钢琴师》近期正式在内地院线与观众见面。这部文艺巨作,通过看似虚构的情节,折射出人的生存隐喻,带给我们关于生命和存在的无尽思考。

电影讲述了一名叫1900的男子的非凡故事。他出生于“弗吉尼亚号”蒸汽船,婴儿时就被抛弃于此,而后几十年以船为家,脚步从未涉足尘世,未被世俗同化,他纯粹、无害、执着;他有着过人的天赋,指尖的弹起和降落,把人世间美好、忧伤、激动、无奈等各式情绪,化作钢琴的旋律直抵人内心深处;他目光之所及和思想之所触,他的希望、快乐与悲伤、幸福和落寞,甚至死亡,都在船和海域,他的一生都留给了大海……

一条船,一架钢琴,一片大海,看似就是1900的全部世界。其实,他的世界远不止此。

他有过亲情,虽然并不完整。他养父是一个锅炉工,一个黑人,一个当时移民社会中被歧视的最底层人士。养父给了1900基本的品性,告诉他什么是爱、什么是罪恶、什么是喜悦。也正是养父的正直、仁爱、乐观、豁达、智慧,成就了1900阳光开朗、极富天分的自由灵魂……这样无私的亲情,又有几个人懂得去回报呢?亲情,源自于单向的付出,更持久于双向的互动。

他有过友情,虽然仅仅一人。对音乐、对人生充满热忱的马克斯是1900的朋友。他劝1900好好比赛,希望1900的才华不被埋没;陪他录制可以扬名立万的黑胶唱片,劝他离船上岸,过一种安定幸福的生活;他选择在年华老去光芒消弭之后,把1900传奇的故事,讲给那些不相信的人们听……这样纯粹的友情,我们扳手指头能数过来几个?友情,掺杂不了太多利益,来不得太多纠葛。

他有过爱情,虽然那么短暂。1900爱那个女孩是无疑的,即使与那个女孩只有短短数面。这份“爱情”是遗憾的,他不敢再上前一步,因为他一辈子就只能在船上;她并不知道他喜欢她,不知道他曾为她而活……这样青涩的爱恋,不正和我们每个人的青春一样吗?爱情,就像一种着色剂。没有爱情,生活便只剩下黑和白。而若相爱时错了姿势,那就像打翻了调色板,错误就此开始。

他,留给我们的思考,远远超过了亲情、友情和爱情的范畴……比如,1900是可以离开船踏上陆地的。只是面对如此光怪陆离的世界,他恐惧了,不知道何去何从。因为他的精神家园不在这里。

那么,我们的精神家园、心灵归宿在哪呢?我们或许都需要一艘弗吉尼亚号。当迷失和无助的时候,能回到精神家园,感到丝丝安慰;当想念和喜悦的时候,能够尽情欢歌,情绪得以宣扬……

事实上,我们时常会找不到自己。正如小说《面纱》中写的那样:“河水十分平静,但还是能察觉到水在流动,远远望去,给人一种逝者如斯的悲凉感受,一切都在流走,过去之后可曾找寻到它们留存的痕迹。人类也和这河中的水滴一样,永不停歇地流走,彼此摩肩接踵却又相隔。”其实,人在路上走得太快,灵魂就跟不上了;欲望少了,世界自然也就小了。

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城,就像1900的那艘船。船是真的,城却是抽象的。当我们静心侧耳聆听影片里的钢琴音,会看见沙漠中开出的花,会溯游回岁月的圣地。这是选择,也是相逢。

我始终相信那句话,人生的出彩,正是因为繁华之中无尽的相逢与欢喜,接纳与失去。人生最大的悲剧,莫过于坚持了不该坚持的,放弃了不该放弃的。而最大的欢喜,在于找到了心灵的归宿,并遁入了理想的家园。

来源:红网

作者:​沈林

编辑:田德政

本文为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19/11/28/6265794.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