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为娱乐”的奇葩说,不负责“为真理”的终极追求

来源:红网 作者:喻子豪 编辑:田德政 2019-11-29 16:53:33
时刻新闻
—分享—

——本文系红网第五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参赛作品

《奇葩说》第六季播到现在,豆瓣评分从去年第五季的7.5重新回到8.5,讨论量也经常登上热搜。好多人都说,《奇葩说》“活”了。《奇葩说》活了,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它精准的定位——“为娱乐”的《奇葩说》,不负责“为真理”的终极追求。

《奇葩说》走到现在,受到了各种各样的批评。有一项最主要的批评其实说得很中肯:《奇葩说》看重和鼓励的是选手风格各异的性格、辩论和表演,而不太重视辩论的逻辑性、严谨性,更不是以“真理越辩越明”为其追求。从第一季马薇薇那句“没有爱的陪伴,不如养条狗啊”到姜思达不走寻常路的穿着打扮,到肖骁的口出狂言,再到“在宇宙中心呼唤爱”的陈铭,《奇葩说》留给我们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那些职业多样、个性独特、说话方式各具特色的奇葩们,而对具体的辩题确实记不得多少、也谈不上收获了多少思考的启发。

但是,这不是《奇葩说》的过错和失误,反过来应该是我们对这档节目的期待过高。作为一档说话达人秀的网络节目,要点击率要流量是节目的生存之道。如何才能吸引更多的观众?显然,它得具有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且是轻松愉快的谈资的特色,而精英式的严肃辩论只能赶走大量抱着放松心情图个乐呵的观众。青年朋友们白天上班都快累死了,晚上回来如果还要进行费脑筋的脑力活动,想必他们大多数是没这个耐心的。而在轻松愉快的氛围讨论一下与生活贴近的话题、调侃一下沉重的生活压力、再适时地给予一点点启发,这样的节目显然更受观众的青睐。网络真人秀的节目,即使融入辩论的元素、冠以说话达人秀的名号,本质上还是要给大众以娱乐,给生活以休闲。《奇葩说》不是大专辩论会,不需要负责“真理越变越明”;正如肯德基早餐只负责给上班族提供一个快捷轻松的选择,不能以广东10点慢悠悠吃的早茶的标准来要求它。

当然,不做过高要求,并不是说放任节目向low的方向滑坡。正眼相看,《奇葩说》讨论的辩题虽然常常被泛娱乐化地发挥,但是它们贴近生活,反映了这个时代年轻人的心中所想,其实相当有价值。比如第四期的辩题“大学要不要设立恋爱必修课”,关系大学生的人际交往、心理健康和社会关系的多个方面,与许多大学正在进行的恋爱课程进校园的讨论不谋而合。正方提出“恋爱课不是教学生恋爱技巧,而是教学生如何在恋爱中保护自己,认识自己的内在世界”,反方则回应“如何恋爱的确非常重要,但是我们之所以缺乏对恋爱的了解,正是因为我们上了太多的课,而错过了真正的人生”。双方的观点都具有很强的感染力,同时切中了问题的很多侧面,对开阔观众的思路大有助益。对于一档说话达人秀的网络节目而言,能开阔思路、启发思考,不也是好事一桩吗?如果非要责备节目还不够专业、不够严肃,不能提供真正逻辑严密观点深刻的辩论,只能说责备者将“营养快线”饮料真当成了牛奶、苹果本身,其实是对《奇葩说》期待过高啊。

客观地讲,《奇葩说》六年来将本有些式微的辩论带入大众的视野,在弘扬辩论文化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即使不能说《奇葩说》是一档卓越的节目,也至少还算网络上较好的节目吧。

辩论作为一种语言的游戏,古往今来,要么像苏格拉底一样,启发别人认识自己、为真理而辩,要么像智者学派一样、教人如何打赢官司、为实际事务而辩。然而,《奇葩说》显然不是为追求真理,也不是为了法律、政治、经济等实际事务而辩。当这些表面的理由都不存在时,一定有深层次的动力推动者《奇葩说》的成长——在今天,那就是资本市场和大众文化的力量。

实际上,这正是奇葩说之所以只能“为娱乐”而非“为真理”的深层原因。资本对利益的追求要求节目尽可能地满足大众文化的欲望,这样才能在优胜劣汰的市场竞争中居于不败之地。在这种逻辑之下,节目的重点当然放在了明星导师、奇葩选手、自由的表达这些能成为噱头的东西上面,而对那些受众面窄的复杂思维敬而远之。于是乎在马东高晓松等创作者的观念引导之下,资本提供动力,泛娱乐化的大众文化提供目的地,《奇葩说》便在既定的铁轨上开始行驶了。这辆列车驶向的是泛娱乐化的大众文化市场,因此对它合理的期待就不是“为真理”的终极追求。如果能在列车上多看一些风景,它的公益性目的就得以达成。

文/喻子豪(中国人民大学)

来源:红网

作者:喻子豪

编辑:田德政

本文为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19/11/28/6266431.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