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的理想家庭:要有能做我自己的自由

来源:红网 作者:缪知行 编辑:陈乘 2021-12-16 15:20:38
时刻新闻
—分享—

文/缪知行

老舍先生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名为《我的理想家庭》,主要讲述的是他对于理想家庭的假想,其中描述了一个几乎乌托邦式的家庭。林语堂先生也曾写过类似的文章,名为《我的愿望》。看后仍觉不过瘾,逐信笔写下此文,简单谈谈我对理想家庭的期望。

理想家庭首先需在北京。我从小出生在北京,亲戚朋友也大都在北京,故对这片土地的感情较深。再不济也应当在成都、南京这样相对安逸的地方。

家中须有一个小院子,不须过大,大了反而不方便收拾,但须有地方可以使我踱步。院中应有一把舒服的椅子,闲时可以休息。院墙四周摆些好养活的花草,大朵的菊花、牡丹、芍药开着,不怕有人说“俗不可耐”,院子里热热闹闹的,才是过日子的样子。

书房里应当做两面书架,所放之书不须多么深刻,但求看着舒心,如汪曾祺的散文,袁子才的小品。也不管如何是善本,如何是一版一印,全部一视同仁。在这里,古龙的武侠可以和鲁迅的著作一同陈列,《李太白集》可同阿加莎的悬疑小说挤在一起。这些书,杂然而陈即可,所谓的“严肃文学”与所谓的“通俗文学”摆在一起,并不泾渭分明。只要用的时候找得到便万事大吉。

书桌上,各器物不必多么昂贵,但须适合,每件物品,都使我赏心悦目。物品的摆放大可不那么循规蹈矩,有些凌乱的摆放才有烟火气。墙角可以摆一盆其貌不扬但又极具姿态的兰花,让它静静散发幽香。墙上顶好挂点书画,不求保值升值,但求自得其乐。在这样的屋子里读书写作,不羡仙。

客厅置一小榻。苏轼有云“无事此静坐,一日似两日”闲来无事,打打坐。

偶尔来几位“既无朋党色彩,也无酒食征逐(汪曾祺语)”的朋友,与他们谈笑风生。高兴了,留他们在此住下。

养一只猫,随它去。愿我与它只是朋友关系,而不是养与被养。知人知面不知心,跟人交往总少不了猜疑,跟动物相处或许省心点。

如果有孩子,期望他们快乐。不必给他们“年级排名”的压力,不必给他们“别人家孩子”的焦虑,不必想方设法报答我的“养育之恩”,不必定下“治国平天下”的要求。只求他们是个坦坦荡荡的人。立于人世间,无愧地来,也可以无愧地走,无愧于自己的同时,无愧于社会,足矣。

如此生活,快哉乐哉!可惜人们总是顾虑太多,勇气太少。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何必呢?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林语堂先生在《我的愿望》一文的末尾说道“我要有能做我自己的自由和敢做我自己的胆量”。此言不虚。

来源:红网

作者:缪知行

编辑:陈乘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1/12/16/10624494.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