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胡说霸道比胡说八道更须提防

来源:红网 作者:陈庆贵 编辑:张瑜 2021-12-25 22:03:50
时刻新闻
—分享—

文/陈庆贵

胡说八道,意思大抵是无根据无道理地信口开河;胡说霸道,则是充当“教师爷”硬向受众灌输强加某种观点。胡说八道庶几世人皆知且无需设防,胡说霸道则蛊惑多多且难于辨防。

就其本质而言,胡说八道无论出于何种动机,皆属基于自由表达范畴的基本人权,换言之,任何人都有胡说八道的权利,只要其不逾越法律和道德底线,无论言说者如何胡说八道,别人都无权干涉,你可以看不惯,但却管不着。

相形之下,不少胡说霸道虽然披着“胡说”外衣,但骨子里却包藏控制别人独立思考的祸心。胡说霸道者立于道德制高点,挥舞私德大棒绑架要挟别人也好,以绝对权威充当“教师爷”对别人颐指气使说一不二亦罢,都找不到道德合范和法律合规的正当理据。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卫道土”用私德绑架别人才是最不道德,话语霸权者将自己观点强加给他人才是剥夺话语权。问题在于,胡说霸道者这只“披着羊皮的狼”之狼子野心,常常因为“披着羊皮”而不为外察。

胡说八道既不可怕,也不必然引发混淆视听的“胡说效应”。概括起来,胡说八道无非三类:对于明显不合事实违背常识有悖逻辑的“无知者无畏”类,比如吹嘘“耳朵认字”“隔墙识人”等特异功能之类无稽之谈,只要智识正常者,差不多都会当作天方夜谭“止增笑耳”。此其一;其二,对于仅仅基于不同学识不同认知不同视角,对同一话题发表个人异议的“百家争鸣”类,大可用“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之包容以求同存异,抑或秉持“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理性,藉以充分辩论澄清是非抵达真理。其三,对于践踏法律和道德底线的“惹是生非”类,自然有法律来让他们为胡说八道买单,并长崇法尚德的记性。

胡说霸道大抵亦不出两类。一类主要潜伏于学校课堂。比如,在七年级语文公开课上,老师在引导学生读诗后说:“同学们,普希金《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启迪我们面对生活要乐观坚强,而你又是如何对待生活的呢?你有没有欺骗过生活?请围绕此话题讨论一下。”问毕随即投影一个仿答句式:假如你欺骗了生活……5分钟后学生起立发言,有的说假如你欺骗了生活,生活必会惩罚你;有的说假如你欺骗了生活,生活会以眼泪教育你;想不到一位男生起身如是作答:“我不想欺骗生活,但我觉得……”没等男生答毕,老师急不可耐插言示意:“嗯,想好了,请按老师给的句式说说看。”男生支吾了片刻,什么也没再说。显然,老师的话语霸权抑制了学生的言说欲望,阻遏了学生的独立思考,剥夺了学生的自由表达权。

再一类大多蛰伏于公共空间。比如,某些领域少数掌握专业话语权的“专家学者”“权威人士”“公知”堕落为资本代言人,热衷于“你方唱罢我登场”,不是站在公共立场用专业知识为公共利益代言,而是利用身上学术光环和专业话语权为“东家”站台张目。这些无脊椎爬行动物当然“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为自己和资本谋取利益。再比如,一些掌握一定专业知识的“网络大V”“意见领袖”“网红大咖”,仗着自己虚拟空间吸纳豢养的巨量“脑残”拥趸粉丝,动辄唆使怂恿这些乌合之众,对不同意见者发动网络暴力和秽语群殴。任由话语霸权代替不同声音观点理性对话讨论,污染恶化网络表达生态事小,扼杀网民对公共事务参与欲望,剥夺公众对热点话题表达权利事大。

对胡说八道,尤其是“无知者无畏”式的胡说八道,人们早已司空见惯见怪不怪,大不了不予理会抑或一笑置之;对胡说霸道,尤其是“有知者无畏”式的胡说霸道,受众却往往缘于“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容易被身份迷惑而“不识庐山真面目”。多半时候,相对胡说八道的有口无心说者无意,胡说霸道则居心叵测别有用意,让人于不知不觉中被请君入瓮,进而被裹挟异化为“脑残粉”“脑梗塞”,甚而于“温水煮青蛙”中,丧失自由表达的欲望和独立思考的能力。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胡说八道和胡说霸道受众土壤,就会有“胡说”怪胎寄生温床。祛除之,固然有赖“胡说”之流口下留德,但更仰仗学校教化启蒙催生发育个体智识。既如剑桥大学校训所写,将学校办成“启蒙之所和智慧之源”;又像哈佛大学校长开示:“教育的目的是确保学生能辨别有人在胡说八道”。

来源:红网

作者:陈庆贵

编辑:张瑜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1/12/25/10679095.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