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史上最严禁烟令”到底还缺什么

2015-06-02 00:02:53 来源:红网 作者:王小杨 编辑:夏熊飞

  今天,有着史上最严控烟令之称的《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正式实施,北京市卫生监督所将连续3天对党政机关、医院、学校、宾馆、饭店、娱乐场所等全市重点单位进行集中督察。全市市区两级共计1000余名卫生监督员将全部出动。看完这则《北京青年报》6月1日的报道,我的第一感觉是疑惑,这“史上最严禁烟令”真会奏效吗?
  
  之所以令我如此存疑,也不是因为舆论低估北京市此次“最严控烟令”的力度与决心,而是缘于近年来各地层出不穷的“最严禁烟令”,基本上沦为废纸一张,总是让人一再产生“狼来了”的想象。
  
  究其原因,一个比较明显的因素是,控烟禁烟比较复杂,复杂得远非政府部门一纸禁令就能解决,非得综合运用法律与经济等多种手段不可。而且还要保证,不同环节、场合或阶段,能灵活用上不同的管控手段。否则,再多再严的禁烟监督只会徒增执法成本罢了,所谓“关键重在执行”,或“要有严格的执法手段”等诸如此类的观点远未触及根本。很简单,若执法不常态如何规约烟民,而常态化行政执法又该付出多大的成本。暂不论执法成本如何高企,要是再过一段时间执法监督无法延续,岂不是又一个“史上最严”从此湮没尘埃?
  
  当然,此次《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实施确有其不一样的现实背景,并非孤立的。据5月12日中国新闻网报道,5月份中国时隔六年再度上调烟草税,卷烟批发环节从价税税率由5%提高至11%,并按0.005元/支加征从量税,且同时对国产卷烟和进口卷烟的批发价格、建议零售价格进行调整。这也就是禁烟控烟各界寄予厚望的“税价联动”策略。北京市的“史上最严禁烟令”,应是充分结合“税价联动”策略,在国家整体上调烟草税这一经济杠杆的背景下出台的。仅从控烟角度而言,一部分阻力或因此被无形化解。
  
  就算号称“史上最严禁烟令”的行政之手与经济策略联姻,我想这还不够。至少还有一点要认清并唤醒,即受害者抵制吸烟的“主体意识”。禁烟控烟最主要的意义是确保非吸烟者的权益,那么,对这些没有涉及社会公共安全的权益维护,就需要形成一种受吸烟影响者或“吸二手烟者”为主体的维权意识,而非绝对地依赖政府行政力量,或一味被动等待来自政府部门的权利救济。事实上很遗憾的是,当前对受吸烟危害群体的权利救济几乎也是一片真空。
  
  换言之,政府部门不仅仅要制定控烟条例,更要从从制度与法律上,充分给予民众自主自觉抵制时免受伤害。可以肯定地说,以前各地一个个“最严禁烟令”无效,除了因为这些禁烟令独孤一身,没有形成行政、经济、法律等各手段相结合的系统性支撑外,最重要的原因还有,公开抵制吸烟的行为成本太高,最严禁令的“严”与广大受吸烟影响者自主的权利无关。
  
  文/王小杨

辣味时评,一扫就行!欢迎各位亲爱的作者关注红辣椒评论官方微信!同时官方微信平台将不断推荐展示优秀作者!

(辣味时评,一扫就行!欢迎各位亲爱的作者关注红辣椒评论官方微信!同时官方微信平台将不断推荐展示优秀作者!)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