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即使你在天堂,爱依然伴我同行

2017-05-15 00:03:39 来源:红网 作者:李兴会 编辑:王俞

  母亲节的街头商场,到处是鲜花、温馨与亲情。孤零零的我,漠然地穿过这些地方,尔后掏出手机,想给母亲打个电话听听她的声音……然而,母亲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我不过在自欺欺人。

  记忆里,母亲的那双大手承载的母爱最为深沉。那是典型的劳动人民的手,坚实、粗糙、布满了老茧和深刻的纹理,看到它就能联想到母亲勤劳坎坷的一生。那双手曾多少次为照顾我不辞辛劳、曾多少回在骄阳下农田里挥汗如雨、又曾多少回不顾扎凉的水为我浆洗衣服,已经难以记清。可是,那双手一直是暖和的。我从小体质偏弱,一到冬天就手脚冰凉。可每当我跟母亲在一起,不管她在忙什么、跟谁说话,只要发觉我手凉,就立马停住手里的活计给我来回地搓着暖着。这个习惯,直到她临终。在医院陪床的日子,每当一早我风尘仆仆赶到时,她依然条件反射般拉着我的手来回地搓。尽管此时那双手已经有些干枯、尽管我早已参加工作。

  小时候的我作为女孩,在封建观念浓厚的农村少有人看管。要强的母亲不去央求别人,愣是一个人担下了一边干活一边照看我的重任。听邻居大婶讲,母亲经常白天带着我挣工分,晚上洗衣缝补料理家务忙到深夜。别人家小孩都脏兮兮的,就我被她抱在怀里干干净净。隐约记得我4岁那年的初春,春寒料峭,母亲带着我去田里干活,把我放在地头上后转身开始忙碌。小孩子都好乱动乱跑不老实,我蹦跳中一头扎进了水泥沟里,淤泥、脏水弄了一脸一身。母亲慌忙跑过来,把我抱到一旁清洗干净,脱下我的脏衣服,再把自己的给我穿上。然后,只穿个夏天的单马夹,骑上自行车带着我拼命往家赶,引得路上行人纷纷注目惊诧。当看到大人衣服裹在我身上时,他们顿时明白了一切。

  童年时家境开始富裕,母亲怄气般要把我养成公主。但出身于书香门第的她,不仅自己以身示范,更懂得宽严相济的朴实教育理念。在物质上只要家里条件许可就从不加以限制。比如,我拥有班里女生最洋气的衣服、头花还有学习文具。但若学习下滑、调皮使坏,母亲也会毫不吝惜棍棒教育。这培养了我从小对自己学习负责的潜意识。到了高中,我开始落下失眠的毛病。但仿佛有股神奇的魔力般,只要跟母亲在一个床上睡,失眠就立马莫名其妙地不治而愈。现在我才明白,只有在最爱你的人面前,才能让你拥有发自内心的轻松自在,才能让你卸下所有的提防和伪装,获得婴儿般最为踏实深沉的睡眠。如今斯人已去,只留下漫漫长夜的悠悠思念。

  临终前三个月,母亲几乎都在医院度过,那病容至今想想就刀割般的疼:憋得难受彻夜难眠、脚肿得像馒头连棉拖都穿不上、鞋弄到了床上也浑然不觉、利利落落了一生此时却连路都走不了……直到她那双粗糙的大手在我手中滑落,我还只当是她睡着了,就像平时一样睡着了,一会儿到晚上,还会醒来,还会让我去打饭。我不断地轻声呼唤母亲,喊了好久她再也不答应,女医生叹着气摇摇头把我拉开,我终于忍不住悲声痛哭……

  丧事料理完毕,父亲拿出一个粉红色的小薄被褥:“你妈住院前给你缝的,知道你经常肚子疼。”我难以想象,被糖尿病并发症害得眼睛几近失明的她,得费多大力给我缝这条小被褥。看着横七竖八的针眼,每一针都仿佛扎在我心里,扎得滴血……我接过薄被,仿佛接过了母亲守护我一生永远不变的爱。

  滚滚热泪湿冷衾,行行凄语念亲恩;纵使阴阳两相隔,寸草春晖伴我心。谨以此献给我敬爱的母亲。

  文/李兴会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