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八旬教授坚持授课诠释“匠人精神”

2017-12-15 00:03:50 来源:红网 作者:杨娜 编辑:王俞

  近日,一段四分多种的视频在浙大老师、学生的朋友圈里悄悄流传,这是蒋克铸教授的最后一课。视频中的蒋老先生一丝不苟地写着板书,整整三个小时坚持站着讲课,并称“站着上课是作为老师最基本的素养”。(12月13日《钱江晚报》)

  据悉,蒋老先生今年84岁,已经退休20多年,原本是浙大机械工程学院资深教授。今年十月,蒋老向学校提出申请希望重回讲堂,向学生传授他积累了一生的宝贵知识。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者也,传授知识是基本,却也不止于此。我们时常称老师为“教书匠”,在我看来,这里的“匠”有两层含义:其一必须具备丰富的知识和精湛的技艺;其二则要有热爱并坚守的“匠心”,进而成为“匠人”。而蒋老对于教学的热爱,无疑是对“匠人精神”最好的体现。

  但我们不难发现,随着我国高等教育的不断发展,高校中的“匠人精神”却在不断缺失,老师上课缺乏激情,一版ppt延续使用多年的情况屡见不鲜。早在2014年,川大历史文化学院的教师周鼎,就在其一篇名为《自白书》的文章中,痛陈高校教学、科研、职称评审中的各种弊端,而其中所强调的“重科研、轻教学”现象,俨然已成为国内众多高校的通病。

  仔细看来,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不外乎以下两点:

  首先,我国高校教育评价体系存在“一刀切”的现象。教学、科研本都是高校的主要功能,其中教学更是基础。而现在,很多大学都过分注重科研,以核心期刊论文发表的数量及主持课题的项数,作为教学评价和职称评定的指标。甚至还有学校实行“科研承包制度”,从学校经学院到教师,形成了自上而下的科研分配体系,到头来,科研的重任落到了老师身上,花在教学上的时间自然受到了挤压,从而形成了“科研自留田,教学公共田”的不良风气。

  而过分强调科研指标,一味地增大科研压力,也在一定层面上导致了高校的“学术不正”。不乏有教师为了完成指标进行论文的抄袭,甚至找人代写论文,丧失了基本的师德,更称不上所谓的“匠人精神”。

  其次,教师在教学过程中付出的机会成本和获得的收益,呈现出极不平衡的发展趋势。有数据显示,在我国中部省份的211、985平台大学中,副教授一节课的课时费为25元,并且课时费所得工资均计为基本工资,而占比较大的绩效工资来源多为论文及课题奖励。即使老师为讲好一节课准备三星期,获得了学生的满堂喝彩,也不会对他的工资及职称产生丝毫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教师注重科研而疏于教学也就不足为奇了。

  综上,我国高校近年来疏于本科教学而重视科研成果,已成为不争的事实。而大学与中学恰恰相反,教师带给学生的不仅仅是刻板的知识,更应该担负起开启学生无限可能性的责任。如果继续营造“科研为重,教学次之”的氛围,连基本的高质量授课都无法保证,那么高校教育的意义何在?

  重拾高校“匠人精神”,需要我们转变高校评价体系“一刀切”的观念。教学、科研本就不该处于两个对立面,经典的传承和知识的创新相结合才能促进教育的发展,二者缺一不可。即使以科研为主的现行晋升体系和评价指标暂时无法改变,但对科研的鼓励不能压制对教学的热情,高校教育仍需要像蒋老般“匠人”的出现。

  文/杨娜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