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给调皮学生选“特座”,教育怎堪如此粗暴

2018-01-16 00:04:31 来源:红网 作者:胡辉 编辑:田德政

  “我孩子的班主任让大家匿名投票选出最调皮的学生,票数最多的那个学生就要坐在讲台旁边的‘特座’上,我们做家长的觉得老师这样做很不好。”前不久,陕西省西安市一位家长气愤地向华商报记者投诉。(1月15日《华商报》)

  说起来,有些学生确实过于调皮,教师不能打,也不能骂,在教育上难免有没辙的时候。在我们的学生时代,几乎都见过这种受到“特座”优待的同学。“特座”常常是老师恨铁不成钢的一种惩罚手段,旨在鞭策调皮学生反省,期望其“洗心革面”“痛改前非”。

  可见,这位班主任老师为调皮学生预留两个“特座”,不是首创。然而,其让大家匿名投票选出最调皮学生的做法却“推陈出新”,引发了大家热议。

  让同学匿名选举,表面上的民主,存在诸多不良影响。如家长所顾虑,若有学生平时和某位同学相处不愉快,借机打机报复,怎么办?又如,若有学生贿选或拉帮结派,选举的公平性又如何确保?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但其负面影响不可忽视。

  “特座”是一种对调皮学生的歧视,也是一种精神惩罚。让被选举出来的学生坐在这样的座位上,其内心的煎熬和自尊心的摧残可想而知。被同学选举成最调皮学生,身上贴上这样的标签,一方面,容易让调皮学生产生“破罐子破摔”的思想,也就更我行我素,不求上进。另一方面,也会让“特座”学生产生逆反情绪,猜测是谁给他投了票,因此也伤害了他的集体荣誉感和对同学的友好之情。

  匿名选举最调皮学生,与素质教育、民主教育、平等教育也是大相径庭的。应看到,调皮孩子也不乏成才的榜样。比如爱迪生,他一生只上过3个月的小学,被老师宣判为“傻瓜”,让他妈妈领回了家。他之所以被钉上“低能儿”的标签,却是因为他爱问问题,问烦了老师。因此,对调皮学生应该耐心引导,悉心教育,因材施教,而不是以这种粗暴的方式特别对待。

  其实,这种匿名选举不仅仅会伤害被选举的同学,参与其中的学生也都难免人心惶惶。投同学的票又或被同学投票,都是一次同学间感情的考验,势必增加学生焦虑感,无形中也会离间同学之间的信任感。况且,这种粗暴的教育方式,让学生“检举揭发”自己的同学,也不利于他们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

  说到底,让学生匿名选举最调皮的学生,是一种教育上的懒政庸为,是一种弊大于利的做法。虽然老师的目的或许是好的,是为了刺激学生“改邪归正”,但是用力过猛,还是有违师德了。

  文/胡辉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