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潘石屹捐款哈佛,同样值得尊敬

来源:红网 作者:严辉文 编辑:夏熊飞 2014-07-25 00:17:23
时刻新闻
—分享—
  近日,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与哈佛大学签订金额为1500万美元(约9300万人民币)的“SOHO中国助学金”协议一事,引发网络热议。针对为何助学国外而不选择中国高校等质疑,该企业CEO张欣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助学是希望更多中国优秀贫困生能接受世界一流大学教育。近日,潘石屹在其认证微博再次回应,这次助学金只帮助在这些学校的中国贫困家庭学生。(7月24日《新京报》)
  
  在众声喧哗的时代,富豪似乎也是殊难做人的。不捐款,难脱为人悭吝之讥;捐款,仍被人责怪过于得瑟;捐到国内,或被认为忽略了更应该资助的对象;捐到国外,更有招致众口嚣嚣批评的危险。
  
  显然,在所有的个人慈善行为中,最容易招致批判的是涉外捐款。而这样的话题之所以最能引起舆论的注意,甚至于最能让鲜有参与过慈善救助的人都认为有资格展开大批判,恰恰又是因为他们祭起了爱国主义大旗。在这面大旗面前,涉外慈善行为似乎带上了不可饶恕的原罪:中国穷人那么多,中国需要资助的人那么多,中国需要资助的行业那么多,为什么要拿钱送到国外去?殊不知,在慈善领域,祭起爱国主义大旗可能是用错了地方。
  
  首先,慈善原本应该是自愿的。富豪也罢,普通人也罢,捐款捐物行为,都应该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意愿。捐多少、捐什么、捐给谁,都应该是一种自主的行为。爱心人士总是需要选择自己喜爱的对象、方向、渠道、自己信托的组织和个人来完成慈善行为的。而从受助的对象来看,雪中送炭固然可赞,就是锦上添花式的施与,也不应该受到指责。过去常见的强捐、直接从工资里扣除式的被捐款,以及捐款只能奉献指定机构的做法,之所以令人反感,恰恰是因为其背离了慈善的本质。
  
  其次,慈善原本有特定的对象。这个世界上,任何富豪都不可能成为拯救一切穷人的救世主。换言之,从民族国家的角度看,拯救一个国家的一切穷困对象,那是政府的责任。慈善家们只能选择自己喜爱的对象、自己熟悉的领域、自己信托的机构来实施特定的慈善行为。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讲,人们固然对慈善家的捐款去向有建议权,但是要慎行对慈善行为的批评权。潘石屹张欣认为,在哈佛就读的中国贫困学生是他们值得援助的对象,他们就有理由实施这种救助。有一种声音认为,能够出国念哈佛都不是穷人,这本身就不值得一驳。至于潘石屹张欣认为哈佛比之中国任何大学更值得信托,从知识价值、慈善渠道、救助含金量等方面来看,“希望更多中国优秀贫困生能接受世界一流大学教育”同样功莫大焉。
  
  再次,慈善原本是无国界的。正如科学无国界一样,慈善行为也是无国界的。这一点,也许最让狭隘的捐款爱国主义者们纠结,也最让一些人想不开。事实上,慈善是慈善家在自愿基础上对自己看准了需要资助的对象所实施的资助行为,无需受到国境线、人种、民族之类的约束。正因如此,即便中日之间存在着一些分歧,但是无论哪一方发生地震时,总能同样牵动慈善家们的心。从慈善家慈悲为怀、救急救难的使命来看,超越国界的慈善行为与在本国行善一样,都是令人尊敬的。尽管潘石屹张欣一再解释,这次助学金只帮助在这些学校的中国贫困家庭学生,绝不会捐给外国人,但仍有众多网友不依不饶,这恐怕还是狭隘的慈善爱国主义在作怪。从慈善的本质上看,别说SOHO捐款只资助中国学生,就是资助对象涵盖所有需要资助的哈佛学生,也不值得莫名惊诧。
  
  文/严辉文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