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把手”岂能变成地方一霸?

来源:红网 作者:张卫斌 编辑:刘艳秋 2016-01-14 00:03:46
时刻新闻
—分享—
  近日,江西省萍乡市原政协主席贺维林涉嫌受贿与滥用职权案开庭审理。十八大以来,萍乡市落马的省管干部有5名,这还不包括曾担任过萍乡市委书记的江西省人大原副主任陈安众。萍乡市因此被称为江西的腐败“重灾区”。记者调查发现,在萍乡官场出现的大面积腐败现象背后,“一把手”带头腐化是关键性因素。(1月13日新华网)
  
  记者调查发现,萍乡市部分官员抱团腐败形成“共腐圈”,造成选人用人“逆淘汰”现象。权力私相授受,官场成为自家领地。萍乡市的一些干部反映,陈安众任萍乡市委书记期间,只要想用人,就必用“自己人”,只要想提拔“自己人”,就根本不考虑职数的问题,“大量拉长板凳”,超职数配备干部。
  
  无论是陈安众,还是陈安众的继任陈卫民,在担任萍乡“一把手”期间,都是名副其实的“一霸手”,而且都非常的贪婪和“贪玩”。陈安众主政萍乡期间是出了名的“贪玩”,把宾馆作为办公场所,成天花天酒地,莺歌燕舞。陈卫民从2008年3月到2014年9月被立案调查,在萍乡先后担任市长、市委书记近7年,当地干部反映,由于陈卫民这个“一把手”的“风向标”作用,带出来“玩风很盛”的干部作风。有些干部甚至主动模仿,还有一些干部就算心里不认同,也会表面上迎合。
  
  “一把手”一手遮天,带坏一群干部,萍乡的官场绝对不是个案。据甘肃省华亭县原县委书记任增禄自己讲:“只要我张口,下面没有常委敢说话”。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任增禄肆意弄权,下属也权力“出轨”。围绕对任增禄贪腐问题的深入调查,华亭县共牵扯出129名各级官员的违纪问题,几乎覆盖了所有要害部门,
  
  绝对权力滋生绝对腐败。“一把手”一手遮天,源于权力失去监督。理论上,权力的监督体系是有的。然而实际上,作为主政一方的地方“一把手”,往往享有某种“天然”的特权,表现权力监督上,就是“上级监督下级太远,同级监督同级太软,下级监督上级太难”。由于权力缺乏监督,“一把手”容易滋长独断专行的习惯。这也是原南京市长季建业见报的照片上,鼻子底下总是有“黑乎乎”的鼻毛,也没有人敢提醒的主要原因。
  
  改变“一把手”独霸一方的官场生态,让“一把手”有权不任性,不能指望“一把手”内心的自省,必须加强对权力运行的监督和制约,从制度层面寻求治本之策。
  
  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说易做难。以作风建设为例,中央有八项规定,各级地方党委政府都有相应制度,依然有不少官员不肯收手,顶风违纪。制度真正落地,才是关键所在。去年8月,修订出台的《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将中共十八大以来许多行之有效的巡视工作方针和经验做法,以党内法规的形式固定下来,使这把党内监督的利剑更准、更快、更灵活。随着巡视工作的制度化、规范化,“上级监督太远”的局面有望从根本上得到改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各级纪委书记、副书记的提名和考察以上级纪委会同组织部门为主”,意味着纪检干部垂直管理迈出实质步伐,将有效解决同级监管太软的问题。
  
  至于下级监管太难的问题,一方面要健全党内民主,另一方面,还要畅通举报、申诉渠道。总之,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才能避免权力任性。权力有人盯着,“一把手”就不敢肆意妄为。本月初,《中国共产党地方委员会工作条例》正式颁布实施,明确要求“书记专题会议不得代替常委会会议作出决策”,条例的出台,也有望解决“一把手”权力任性的问题。
  
  文/张卫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