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六学”之后,群嘲狂欢的战火又将烧向何方?

来源:红网 作者:郭晖 编辑:田德政 2018-12-27 23:29:53
时刻新闻
—分享—

  ——本文系红网第四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参赛作品

  近日,发源于B站、知乎,蔓延至微博的“六学”妖风逐渐进入公众视野。“六学”顾名思义就是黑六小龄童的“学问”。B站的up主将六小龄童在多个场合宣传电影的话剪辑在一起,这是黑点一,即无论如何都能扯到电影宣传上且具有复读机喜感;黑点二,六小龄童多次示范《大话西游》中的错误造型,批评其非正统,但其代言的网游画风神似大话西游;黑点三,他在沙僧扮演者的忌日和杨洁导演的灵堂宣传电影……(12月25日《新京报·书评周刊》)

  六小龄童的黑料可以看出他的自私和情商低,但这并非不可饶恕。明星作为公众人物确实更应该自律修身,但总归是有缺点的,人无完人。而作为看客的我们,也请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别以为打着戏谑的幌子就可以否定一切,躲在人群中对他人实施网络暴力而不受谴责。

  首先,每个人都有缺点,明星也是人。刚开始,人们想象明星是完美的,并把他推上神坛;后来,明星露出凡人的破绽,同样的一群人落井下石。不排除明星人设被拆穿,但一部分的完美人设是观众臆造出来的,因为我们的认知里明星就应该光芒万丈。大多数明星也小心翼翼的钻进套子里,维持人设。人设必须完美,但那不是真实的人。这样严苛的要求对明星不公平。如果被拿着放大镜锱铢必较,谁又能完美无缺?每个人都有缺陷,都有犯错的机会,戏谑提醒,也应点到为止。

  第二,戏谑和否定一切的背后,是娱乐至死和内心荒芜。亲朋好友之间调侃戏谑以活跃气氛无可厚非,但网络上无孔不入的抖机灵着实令人生厌:对一位牺牲的科学家发动阴谋论的揣测,还有复读六小龄童复读的话。在社交平台上活动的大多都是年轻人,每天嘲讽这个挖苦那个,大好青春如此蹉跎,当局者却乐此不疲,不是很可怜吗? “六学”的支持者戏谑地宣称“认真你就输了”,以打太极的方式回避批评和责难。但我要说,玩世不恭也赢不了,在社交平台上过过嘴瘾,回归生活只剩一地鸡毛。

  更可怜的是一些网民全盘否定,什么也不信,什么都可以被揣测。六小龄童屡次批评《大话西游》,那种固执难道没有一点他对猴戏的珍视和虔诚?怀疑论者说,没有,他就是眼里只有钱和唯我独尊。因为最近的“六学”,一笔抹掉他所有的艺术成就。一个什么也不信的人,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必将回以凝视。

  有人说“六学”这种否定是精神上的“弑父”,是对权威的挑战。我觉得算不上,挑战权威是拿出真才实学,以新生力量的姿态批判传统。比如伽利略对亚里士多德自由落体观点的挑战,布鲁诺对地心说的挑战,爱因斯坦对经典力学的挑战。但网民做的只有翻来覆去却空无一物的嘲讽,六小龄童在猴戏界的地位岿然不动。这不过是一场乌合之众的口水狂欢。

  第三,戏谑也掩盖不了群体性的人身攻击和网络暴力。人在群体中更容易失去自我判断,做出不理智的行为。一开始只是一些黑粉搜集六小龄童黑料并发布,后来愈演愈烈,变成了相当数量的一群人跟风“讨伐”六小龄童。后来加入的这群人也许并不讨厌六小龄童,甚至曾经特别喜欢他演的孙悟空。但把他当作笑料可以赢得一些人的关注,获得融入社交群体的一份谈资。所以就“大义灭亲”,放大他的黑点,并且复读刷屏。“这没什么啊,大家都这么做。”这让我想起了中学时,班集体合照时不喊“茄子”而是喊“××肥不肥?肥!”被嘲笑者是班里一位胖胖的女生。

  雪崩给人的伤害是巨大的,被一群人甚至成千上万的人嘲讽是什么滋味?每一片雪花都不是无辜的。六小龄童是有缺点,但肆意嘲笑一个曾经给自己童年带来快乐的老人,是不是有点过分?我认为,对待饱含恶意的戏谑,当事人有较真的权利。那个“只是跟花总开玩笑”的大二学生,为那句“你死定了”付出代价;吴亦凡也打赢了名誉权案。而愿千千万万网民中的我们,能坚守本心,不随波逐流。

  文/郭晖(郑州大学)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