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看见“外星人”,你信不信

来源:红网 作者:吕高安 编辑:田德政 2019-02-06 21:31:42
时刻新闻
—分享—

  年前,33天的冷雨,突然转晴,我一时难以适应。探亲是必须的,在邵阳汽车南站,呼啦啦上了去县城塘渡口的士。

  后排已坐两人,确切说,只坐了十八九岁小姑娘,她带的三四岁男孩是站着的,紧贴着她,大眼睛格外突出,怯生生看我落座。

  “两个小朋友好!”我素来喜欢小孩,也缓和一下气氛。

  “叫叔叔!”女孩指示男孩。

  “至少得叫伯伯啦。这是你小弟弟?”我估计女孩父母享受了二胎政策。

  “不,是我儿子。”

  哗噻!

  我这才瞪大眼睛打量女孩,苗条修长,满脸乳毛,细皮黝黑,小眼睛会说话,跳出湘西南少女的野性灵秀,怎么都不会跟母亲或长辈联系起来。

  “没开玩笑吧?”

  “怎么会?我都做三年半母亲了。”

  “自己没长大,就做妈妈了?”我尽量不用“母亲”二字,毕竟“母亲”与“妈妈”有区别的,前者更为慈祥,庄重,有内涵。

  “这男孩脸相跟你不搭界,没搞错吧?”我不相信,进一步求证。

  “儿子像他爸,他爸跟我不搭界。”

  “你们离婚了?”

  “本来就没结婚。我生小孩半年,就跟他分开了。”黑女面无表情,若无其事。

  “为什么?”看来黑女身上藏着不少秘密,引起我的好奇,“没结婚怎么能生小孩?”

  车行至三四公里外的邵阳高校区。我不禁想起十八九年前,潭邵高速兴修时,一家外省路桥公司驻扎于此,时而有包工头在学校找妹子的传言。标书一开,施工方即远离家庭、妻子,分居一两年,如狼似虎的日子如何熬?当时,这种现象都被戳背,现在竟然发展到,公开未婚先育,大言不惭。时代太快,我有点眼花缭乱了。

  “奇怪吗?我家就有。”不等黑女作答,副驾驶座埋着的中年男子,伸出半个头。“我表弟今年23岁,三年前网上认识一个贵州姑娘,姑娘同龄,毫不犹豫离开家乡,来邵阳与我兄弟同居,婚也不结,生下一男娃。满月,两人吵了一架,女的一气之下,回贵州了。”

  “为什么不结婚?”

  “结什么婚,根本没想过。年轻人合得来在一起,合不来分开,自由自在。表弟说女朋友是灾星,克他,他现在开了一家装修材料店,生意做得好。女友离开邵阳快两年了,音信全无。”

  “自己小孩也不管不顾,可能还要玩清纯。”的士司机像看透,冷不防冒出一句:“我有个同学就是这样的,未婚先育。人漂漂亮亮,与男友分手后,去长沙做事,还找个未婚伢子嫁了。”

  “你还别说,这女人不喂奶,身材没变,打扮时髦,谁知道她生过小孩?”司机意犹未尽。

  “瞒只能瞒一时,终究要露馅的,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嘛。”黑女一幅过来人姿态。“我没有隐瞒,亲戚朋友都知道。我读书不行,高一就在舞厅认识了孩子他爹。当时我15岁,什么都不懂,胸部都是生了小孩长大的。他比我大8岁,什么都懂,把我肝脏肺腑看得清清楚楚。请我吃香喝辣,陪我逛街旅游,带我跳舞蹦迪,我开心极了,挣脱家庭和学校监管,像一只自由飞翔的小鸟。”

  黑女快人快语,不愧为邵阳郊区的辣妹子。“认识十来天,我们就同居了。不久我怀孕,爸妈想打死我,我不服。爸妈当时三十五六岁,也是年轻人,但是思想古板,一定要我打胎,我脾气硬,坚决要生下来。于是与家里断绝关系一般,完全住到孩子他爹家了。”

  “看来你找到新家啰。”

吕高安摄(图文无关)

  “好景不长,我与男友,与他父母的矛盾马上暴露出来。孩子生下来,多出好多事,多出好多开支,天天吵架。孩子没到半岁,我头也不回,离开他家,闯到深圳。没文凭没技术,人又小,能干什么?还是一个朋友点拨我,我在房地产公司找到工作,卖房子。搭帮我脑瓜活,嘴巴甜,是本钱,两年赚了三十多万。”

  “你还在深圳吗?”我素来好奇,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主,好不容易碰上经历特殊,而且心直口快的主。

  “我在南方已经习惯了,但是还有一坨肉留在邵阳乡下。儿子由他爷爷奶奶带着,电话里,儿子吭一声,我的心就碎了,不得不回乡。”

  “放着财不发,回来干什么?”

  “天天跳舞,我在舞厅认识大帮朋友。于是我们三五人,合伙开了一家夜宵摊,请人打理,我们跳舞蹦迪,不愁客源,反正大家三更半夜要吃夜宵,生意好得很。每月分红我有万多块,最高两万。我的工作就是玩,既开心快乐,又拉了皮条,一举两得。”黑女越说越来劲。“我定期去乡下看儿子,每月一次,要带一箱高级奶粉,还留下2000元。男友父母高兴死了,一天到晚催我和他儿子结婚,我爸妈也是这个意思。”

  “想结婚吗?”

  “没这个意思了,看到孩子他爹,我根本没感觉,偶尔碰面,除了儿子,没有其他话题。彼此形同路人,何必强扭,再说,即使结了婚,合不来,也会离婚。”我明显感觉到,黑女一直只称“孩子他爹”,连“男朋友”都懒得称。

  “儿子上户口了吗?”

  “老叔您真厉害,现在孩子三岁半了,既上不了户口,又进不了幼儿园,这是我最大的心病。”

  “打算怎么办?”

  “我还有两个月就满20了。不少男孩追求我,我安民告示,我是有儿子的妹子,你们不要追我。走一步看一步吧,今后想法如何,前途、婚姻如何,我不知道。但是有一条,跟孩子他爹结婚,绝对不可能。”

电影《大桥下面》中,龚雪扮演的未婚妈妈。 资料图片

  黑女说得多么干脆,多么自信,多么率性。这与我印象中的湘西南少女,似乎太多的差别。记得1984年,在电影《大桥下面》中,影星龚雪主演的那位苏州女知青,是一位剪水双瞳、娇柔妩媚,而又忧郁哀婉的未婚妈妈,因为上山下乡时被逼未婚生子,后来回城遭受千磨万难。三十四多年后,黑女与之相比,简直天壤之别,恍如隔世。

  我揉揉眼睛,晃了几下头,仿佛看见了“外星人”。

  2019年2月6日大年初二于海南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