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挂职结束后职务自行免除”无法缓解大众“公平焦虑”

来源:红网 作者:宋鹏伟 编辑:田德政 2019-05-23 22:36:41
时刻新闻
—分享—

记者注意到,江西湖口县政府信息公开平台网站对近日颇受关注的九江银行29岁支行行长、湖口县挂职副县长杨沁的简历作出局部修改。相较于此前版本,最新版本在副县长后特别注明“挂职两年,挂职结束后所挂任职务自行免除”。(5月23日 澎湃新闻)

信息公开的最大好处,就是便于公众监督。如果没有在江西湖口县政府信息公开平台网站的公式,29岁女行长挂职副县长这样的不寻常事,不会为公众所知晓,暗箱操作也就成为可能。而信息公开的另一大好处,就是在官民互动过程中,真相会浮出水面,或者通过释疑解除公众疑虑。

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意义就在于此。遗憾的是,在引起舆论广泛关注之后,各方调查结论虽尚未得出,但公示内容却悄悄做了修改。这个“两年后职务自行免除”的注明,指向其实非常明显——你们不是怕她担不起副县长这个职务吗?没关系,忍两年就结束了。

有一点需要厘清:挂职副县长也是副县长,如果难以胜任,一天都不应容忍,如果背后有利益勾兑情况,更是当下就要问责处理。如今从这个更改的信息来看,当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意味再明显不过,实在是令人对他们能否做到公正客观地自查自纠无法放心。

纵观整个过程,年龄虽然是起因——29岁当副县长,根源还在于履历无法服众,而当地却又迟迟拿不出令人信服的缘由——她优秀在哪里?为什么是她?事实上,不到30岁挂职重要领导岗位的有很多,但多有较高的学历,至少也能拿得出有说服力的成绩。譬如,1990年出生的袁琳也曾挂职福建一县级市的副市长,但其同时还是北大在读博士。诚然,学历并不直接等同于能力,但至少“北大博士”不是花钱找关系就可以轻易买来的,人们会因此而有了“相信她有能力”的理由。

反观新闻中的这位,通过“3+2”模式(3年中专加2年大专)获得大专文凭,工作后又获得了函授专升本的文凭,至少在学历上没有显现优势,甚至相比同龄人还劣势明显。然而,从其迅速晋升甚至不到一年就从行长助理升为行长的速度来看,速度实在不寻常,其单位至今也没有提供任何可以佐证其“能力极强”的信息,公众怎能不生疑?种种不寻常之下,加上其父亲又“恰好”是其所在单位第一大股东的领导,就更让人们确信找到了某种近似实锤的证据了。

在以往的很多新闻中,如此操作的情况不在少数,当地必须以令人信服的信息披露回应公众这种合情合理的质疑。其中,不仅包括程序和资格上是否存在瑕疵,更包括其为何能不断晋升的解释。毕竟,无论挂职锻炼人员是否属于公职人员,她的拟任职务都是副县长,会拥有副县长的身份和权力,代表政府的形象,而任何掌握公权力的人都是有门槛和资格的,否则是否只要加上“挂职”二字,这个副县长谁当都行?

当地政府理应对全县百姓有一个交代,而他们的表现,同时也关系着所有人对于公平的期待——别让努力总是在潜规则面前败下阵来。

文/宋鹏伟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