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本“难念的经”

来源:红网 作者:刘吉同 编辑:张瑜 2019-06-10 23:50:12
时刻新闻
—分享—

常言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王老太家也不例外。老伴几年前走了,儿子儿媳上班忙,这照看孙子的任务就全交给她了。孙子正上小学,每天接送和为他做饭这都好办,最难办的就是辅导孩子做作业。孙子见了爸妈很乖,而在奶奶面前却变成了捣蛋鬼。每晚叫他做作业,他非要看电视;叫他预习课文,他偏要玩手机。奶奶一气之下去夺他的手机,追到沙发上,他跳到茶几上。追到茶几上,他窜到床上。追到床这头,他蹦到床那头。把个奶奶气的只有哀叫。每天都这样折腾,令老太身心交瘁。而孩子呢?作业丢三拉四,成绩一路下滑。这不,前几天学校点名让家长到校,儿媳去了,校务处五六位领导和老师一起“批判”和“开导”她,临末下了“最后通牒”:若成绩继续是这样请想法转学。

儿媳一肚怒火回到家,把孙子训得直抹眼泪。王老太听后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孩子这不是那不是,不正是她这个“辅导员”的责任吗?其实,王老太的文化底子很薄,又常腰酸腿疼,能力、精力和体力都不允许她成为一个合格的“辅导员”了。比如念课文时孙子说你发音要准确,而她一口地道的“怀庆府”口音,哪会讲什么普通话。她急了也逼着自己按普通话念,但听起来很别扭,常弄得孙子反过来再纠正她。在这个家里,老太就像一条拉犁的犬,明明拉不动,但也只能强撑着,因为家中就她一个是“闲人”。自艾自怨,无奈无助,老太内心很痛苦,常常一人自叹:什么时候才能跳出这苦海啊!

那么,儿子、儿媳都干什么去了?说起来,他们也是一肚子苦水。儿子在县大院当个小吏。在外人看来很风光。然而,他内心很苦。领导眼中只有下级没有人,今晚叫你加班,你就必须加班。说星期天开会,你就必须参加。一句话,法定的休息日领导可随时占用。像儿子的成绩、老娘的身体、妻子的健康这些“家庭琐事”,在领导眼中多都是盲区。知道老娘辛苦,知道儿子成绩不好,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儿媳在市里一家大型国企当办公室主任,每天陷于“文山会海”而不能自拔。比如前段搞学教活动,所有的文字都压在了她身上。后期对照检查,班子和七八个班子成员的自我剖析报告,都让她一个人写,还要求写出个性和特点,不能雷同,每人不低于5000字。为此她绞尽脑汁,几次写到深夜,写得都想吐,想放声大哭。那还顾得了孩子,顾得了家庭。有一年公司经理换了位外地的,本市无家眷。这位经理最爱晚上开会,甚至开到夜间十一二点,开得大家长吁短叹,叫苦不迭。她作为办公室主任,内心也是一百个不满意,但还赔着笑脸鞍前马后服务。长期超负荷工作和莫名的烦躁、焦虑和压力,前段时间她忽然患了脑血栓,虽然治疗及时没有大碍,但人生从此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现在她常常自问,我这样拼命为了啥,意义在哪里。我牺牲了健康和家庭,又为社会贡献了些啥?她很茫然。

看来,王老太家这本“经”还真的不好念。

文/刘吉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