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无物之阵的哲学谋杀

来源:红网 作者:​都大伟 编辑:田德政 2019-10-05 15:58:57
时刻新闻
—分享—

公元9012年。

这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在这个世界的天空中,一面透明的锅盖式大幕以某种奇特的方式在旋转,映着地上的一片荒漠。一个白发苍苍但精神矍铄的老者,独自一人走在荒漠上。

“欢迎进入无物之阵,哈贝马斯博士。”背后一个声音传来,

老者站住了,回过头来,面前空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这吓不到我,”他狡黠地扶了扶眼镜,“您的法语口音我似乎听到过。”

“是的,您记性真好,我是德里达。”

“雅克,原来是你,”被称为哈贝马斯博士的老者耸了耸肩,“你在这里我就不奇怪了,怎么,你想把这个虚构的无物之阵世界也解构掉?”

“是的,博士,”这个虚无缥缈的声音似乎从天空的四面八方射向大地,哈贝马斯一时还找不到声源。“拜一个中国作家所赐,我得以进入并研究这个有着隐形屏障的世界。它显然比现实世界更加无序。我相信我的解构主义哲学堡垒会在这里得以重建。”

“中国作家,”哈贝马斯嘟哝了一句,“神秘的东方主义,为什么他们会有这样的创意?”

“不,他们创造的东西远不止这些。实际上,还有另一个和一样的虚拟世界,叫互联网,神秘的中国人在那个世界里走出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路。当然,其实东方人和西方人一样,他们的互联网哲学都源自解构主义。但不一样的是,人类似乎还深刻掌握了你的东西,这就是我今天邀请你进入无物之阵和我见面的原因。”

“我的东西?”哈贝马斯挑了挑眉毛。

“不要紧张,博士,是你的交往行为理论。你主张,主体是通过语言媒介和其他主体的互动中形成的,因此要创造一种让主体可以自由互动的公共领域。现代大众传媒显然没有做到这一点,但互联网可能要做到了。”

“是的,这正是让我兴奋的地方。我毕生希望实现主体之间的自由连接,但连接的形式,恐怕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尤其在你我都无能为力的互联网时代。很高兴可以看到新技术在实践着我的理论。”

“你很清醒,博士。互联网互通互联的模式,和哲学理论可能是同步的。不过,我隐隐感觉,东西方的人类之所以在在互联网领域发挥了他们的天赋,是因为他们或许受到了某些理论的指导,而您的思想就位列其中。”

哈贝马斯没有说话,他皱着眉头看着脚底下——这是他的习惯性动作——沉默了一会儿,随即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抬起头来:“好吧,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呢?我的理论为人类提供了帮助,这听上去不是个坏消息。”

德里达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科技会创造新的理论。博士,你的理论会落后的,或者说,会被反噬的。对一位哲学家而言,您认为这是好消息吗?”

听完这段挑衅式的诘问,哈贝马斯的眉头反而一下子舒展了。“雅克,果然在我意料之中。跟海德格尔一样,你失去了知识分子的理想,走上了一条歧路。我和你没什么可谈的了。”他轻蔑地挥了挥手,随即转身往回走。这时,无物之阵骤然变得寒冷,哈贝马斯不禁打了个寒战,下意识地抓住大衣领子,把自己裹紧。

“你错了,博士,”背后那个冷冷的声音传过来,还是显得如此虚无缥缈,“我并非你想的那样,是个毫无信仰的人——至少有一点,任何人都不能撼动我的解构主义哲学,因为那是我的信仰,而你知道,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正在让这个世界建构一种新的秩序。新秩序诞生之日,就是解构主义毁灭之时,当然恐怕也是你的理论被反噬之时。”德里达长叹一声,对这一点,他似乎目光如炬地看得很清楚,并毫不怀疑。

“在中世纪,那些挑战了教会信仰的异端者都被烧死了,”德里达顿了顿,又接着说,“哲学家不会采取如此暴虐的手段来捍卫自己的信仰,我们自有与众不同的方式来对付那些异端。比方说,当你那一套有助于互通互联的理论推动了互联网式新秩序的建立,然后推翻解构主义的时候。我必须在这之前采取行动。”

哈贝马斯停住了,但没有回头。“什么行动?你要如何捍卫你的信仰呢?”

德里达似乎能感受到哈贝马斯此时好奇的神情。“你的生命不会被剥夺,但我会杀死你的哲学。对,就是现在。”

时间似乎停滞了,无物之阵的温度再次骤降。哈贝马斯转过身来,面前空空荡荡的,雅克·德里达消失了。

“我还是不明白,你杀死我的哲学理论的方式是什么。”哈贝马斯感觉自己好像在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事实也的确如此。在他头顶上,锅盖式天幕的云翳一动不动,这个世界出奇地安静。

“你在哪儿?”哈贝马斯转了一圈,找寻着这个隐藏起来的理论敌人。他无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那个锅盖式天幕突然露出一个白色的圆,这个白色的圆越扩越大,并开始吐露出一些奇怪的东西,如黑色丝带一般缠绵而出。原来,这个圆是一个白洞。

黑色丝带越来越接近了,哈贝马斯注意到,所谓的“丝带”其实是黑色文字和黑色符号,长长地串联在一起。他下意识地辨识着那些文字和符号是什么。

最先落下的三行东西,是一个黑暗的洞穴——接下来三行文字,是三段论——随后是笛卡尔手稿上的数学公式——牛顿力学三定律——接下来的一段文字出自库恩《科学革命的结构》——然后是两段文字的激烈碰撞,分别是哈耶克和拉斯基的——然后落下一座监狱的模糊影像,福柯那张布满皱纹的脸在其中若隐若现……

哈贝马斯的脑子有点发胀。“我知道了,”他痛苦地抱住头,“雅克,你是试图将人类现有的全部知识打散,让这些毫无体系、毫无系统可言的知识压下来,冲垮我自己建构的个人知识体系。高明的谋杀。”

“你知道就好,”德里达的声音冷冰冰地传下来,“知识的零乱化,还要拜互联网所赐。互联网时代的信息会爆炸性增长,因此,利用互联网,我轻而易举地就能调度出海量的知识——还可以把它们打散,让它们之间毫无逻辑可言。这是对付愚蠢人类的最好方式。

博士,你的知识体系如此坚实,我杀不死你的哲学的,但对人类中的大多数来说可就不是这样了,他们可以说正在自杀。我只是想告诉你,互联网如果错用,将自噬人类世界的智慧基石,这甚至不需要我亲自动手。”

“我明白了,体系化的知识依然需要智者自己去构建,”哈贝马斯长叹一声,“你赢了,雅克。不过我要回到现实世界了,我要去提醒一下互联网时代的人类。”他再次摆了摆手,向无物之阵的出口走去。

望着哈贝马斯远去的身影,德里达自言自语起来。“博士,但愿这种方式能让你回去提醒人类警觉起来。毕竟,人类世界的智慧积累,这也是我最大的愿望。”

来源:红网

作者:​都大伟

编辑:田德政

本文为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