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的重量

来源:红网 作者:陈林 编辑:刘艳秋 2019-10-08 18:22:21
时刻新闻
—分享—

本想像往常一样,将儿子轻轻举过肩头,却没想到,这个和儿子常玩的游戏,却拉伤了我的手腕。贴着膏药的手臂,隐隐作痛,我突然意识上,儿子正趁着我不注意的时候,快速地长大,时间转化成了他增加的体重。

生命在长大时,时间跑得很轻快。

五岁的儿子,已经51斤了。这段时间他常常对我说,“爸爸,我已经不是小朋友了,我是勇士。”曾经内向的他,已经敢在陌生人面前唱歌、提问,还有了自己的理想:当科学家、律师、农夫……外出散步时,他能一口气跑出好几百米,每次跑过我,都是一脸的骄傲。

儿子是幸运的,他的成长,有很多人的陪伴。他的奶奶、我的母亲,陪他最多。儿子刚出生时,6斤8两,家里人都不敢抱,不知道怎么开始跟这个娇弱的小家伙打交道。奶奶小心地抱起他,一抱就是好多年,哄他睡觉、喂他吃奶瓶、拉着他学走路、一个字一个字教他说话、风雨无阻送他上幼儿园、教他自己洗澡,一老一小形影不离。

这本应该是父母的事情,奶奶事无巨细代劳了。现在,只要奶奶不在身边,儿子就会哭着说,想奶奶了。他会对奶奶说,“奶奶,你老了,我会永远陪着你。”“奶奶,你记忆力真差,我帮你记。”

人在老去时,时间走得很沉重。

儿子在长大,奶奶在衰老。骨质增生等各种慢性病,每天折磨着母亲。调皮的儿子有时候冲过来,会撞得她喘不过气。现在她又多了一个孙女,但经常喘不过气的她,已经抱不动这个心爱的小孙女了。她多想像带大孙子一样再带大这个小孙女,但她已经“不敢抱了”。也正因此,她时常会自责,没能帮到她的大儿子、儿媳。

以前常说,时间会从指缝中流走。看到小孩子不经意地长大,看到老人又有了白发,才明白了这话为什么会让人感触。儿子的爷爷、我的父亲,常年在外地,一年难得回家。没有家人陪伴,儿孙日日绕膝更是没有的,他的日子过得很将就。最近几年,每次一见,他的白发都比往年白得更多,终于到最近几次相见时,不到六十的他,已是满头白发。

父亲是不愿意染头发的,他固执地认为,染发对身体不好,但,每次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我和大哥带他去染头发。有我们在一起,他是愿意染的。黑发的父亲笑容也更多了,看起来年轻了十多岁。在我们面前,他暂时把年龄藏了起来。

就像我对儿子话不多一样,我和父亲也很难得长时间说话。也许父子之间就是如此,用不着那么多言语,彼此懂得就行了,但我却不想儿子和爷爷之间也这么寡言少语,但事实是,视频两头的爷孙俩,常常是爷爷对着孙儿笑,孙儿也盯着屏幕不说话。在看到一岁多的小孙女时,父亲也只是笑着不停喊她的名字:“乐心、乐心”。

年轻时候的父亲脾气是很大的,说一不二,对我和大哥也很严格,那时候感觉他就是一座翻不过去的大山,威严、坚硬。小学到初中,我们的家庭作业,都是他检查,不管每天再累,他都要认真看。即便有时跟老师讲得不一样,他也会坚持己见,在作业本上圈圈画画。后来,他发现自己已经辅导不了了,才放手。

第一次感觉父亲变得也需要被照顾了,大概在我25岁那年。那次是我和他在银行办理业务,我因为不满意柜台的服务态度,跟工作人员理论了几句,父亲小声地提醒我,“算了”。就这一句话,让我感觉自己要开始负起对这个家庭的责任了。这些年,父亲总是很听我和大哥的话,他越来越需要被照顾了。

时间的魔力就在于,让人懂得珍惜。就像我不经意地发现儿子在快速地长大,像母亲陪着两个孙子慢慢在变老,像父亲顶着一头白发在外地奔波,只要我们能彼此牵挂、照顾、陪伴,匆匆而过的时间就有了意义和分量。

来源:红网

作者:陈林

编辑:刘艳秋

本文为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