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屁股与脑袋

来源:红网 作者:匡生元 编辑:张瑜 2020-05-26 21:06:22
时刻新闻
—分享—

把屁股和脑袋放在一块,显得有点“不伦不类”。但其实不然,屁股和脑袋,都是人不可或缺的部位。

别说人,就是猴这样的灵长类动物,屁股和脑袋一个都不能少。即便青蛙这样低级的动物,屁股和脑袋照样不能少。少了,它们就活不了。

对于屁股,鲁迅先生在他的杂文《忽然想到》中有个非常精彩的论述:“臀部多肉,又不致命,就发明了打屁股。”而且鲁迅先生将“打屁股”视为“国粹”。我每每读到这句话,就忍不住哈哈大笑。鲁迅先生真是幽默和深刻得可以。

确实如此,从古至今,在我们这儿,屁股的基本功能之一便是供人打的。父母对调皮的小孩子往往会说,你再调皮就打你屁股。《红楼梦》第三十三回里,贾政痛打贾宝玉,打的就是屁股。影视剧中的古装剧,就不乏打屁股的情节。《霸王别姬》中的小楼因为到处“逍遥”,还误了戏,便遭到师傅的严厉教训。这教训的法子便是用板子痛殴小楼那光溜溜的屁股。而脑壳是万万不能打的。因为脑袋经不起打——要么被打傻,要么被打死。

屁股,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就是给人坐。坐对人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屁股,那么人就不能坐了。想想看,人一天到黑都不坐,且天天如此,那结果会怎样。据我所知,腿部的静脉曲张就是因为久站的缘故。如果人不坐,那后果是不是非常严重?

人要坐,就得有坐的部位。屁股就是为人的坐而天生的。它面积大,能承受得了人上半身的重量;它肉多,能让人坐着舒服。再就是,屁股基本居于整个人体的正中间。人在坐之后,上下四肢,头、颈等都能舒舒服服地活动。换上脑袋试试?

坐,有许多的讲究。其他的不说,就说坐的位子就是一门大学问,而且与时俱进。比如,吃酒席,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坐的。在我的老家,结婚的酒席,就专门有一位管安排座位的先生,名曰“知明”先生。哪些客人坐上席,哪些客人坐下席,都得按礼数来。舅舅为最大。如果将舅舅的座位安排错了,那么是对舅舅的大不敬。舅舅会拂袖而去。没有了舅舅,那酒席都开不了。比我老家婚宴酒席座位重要的可谓多了去了。比如,会议的座位,就讲究得不得了,尤其是主席台上的。扯远了,打住打住。言归正传。

或许有人会说,脑袋远比屁股重要。人有别于其它动物,就在于人用脑袋思考。言之有理。然而,有这么一句话,叫做“屁股决定脑袋”。意思是什么呢?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吧:怎么思考,说什么话,是由屁股来决定的。这个说法成不成立呢?如果不避讳,那么应当说算是成立的。在股市上就可以常常看到“屁股决定脑袋”的事。有些财经专家,担任了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或手中持有某公司的股票,就忽悠股民说公司业绩如何如何好。其实这公司的业绩比“豆腐渣”还“豆腐渣”。这样说吧,大凡为了一己私利,就会让屁股决定脑袋。愚昧也可以让屁股决定脑袋。在封建专制的历史社会,没有法制,没有民主,因此,从秦到清,屁股决定脑袋是不足为奇的常态。

屁股和脑袋是人不可或缺的部位。造物主给人造出个屁股和脑袋来,是因为做一个健全人、健康人的需要。屁股有屁股的功能,脑袋有脑袋的功能。因此,大凡为人,就应该让自己的屁股和脑袋各司其职,切莫不能乱了套。尤其不能做屁股决定脑袋的蠢事和荒唐事。否则,人是会患病的。

来源:红网

作者:匡生元

编辑:张瑜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0/05/26/7291944.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