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酒桌上的三种油腻

来源:红网 作者:都大伟 编辑:张瑜 2020-10-08 21:55:33
时刻新闻
—分享—

饮酒敬酒,聚众欢乐,本该是件很美的事。书圣说“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诗仙讲“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自号醉翁的欧阳文忠公在清醒时兴奋地写下“觥筹交错,起座而喧哗者,众宾欢也”,《悲惨世界》以“胜利属于美酒”开头的一万字名场面言犹在耳,就连我们的革命样板戏也在用“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来抒发英雄豪情。

这些美好的酒局都有一个共同点:参与者地位都是平等的,名流雅士、同袍战友,既已相熟,更无顾忌。礼仪规范当然也有,但那是参与者提前知晓、普遍认同的规范。所以大家开心,那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现实中的酒局完全不是这样。同样是中年人,等级居多,平等居少;俗人居多,风雅居少;油腻居多,清新居少;灌酒劝酒居多,曲水流觞居少;庸常的八卦居多,好玩的八卦居少。这样的酒局,你只要参加过十个以上,基本上就可以亲自总结出酒桌上的油腻男类型。以下是笔者的总结:

酒桌上的第一类中年油腻,属于丰功伟绩型。

丰功伟绩型油腻,往往二两黄汤下肚,立马就像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瓦尔科夫斯基公爵,开始喋喋不休地陈述自己的光荣历史与丰功伟绩;说到兴之所至处,还会不自觉地伸手撩起衬衫,搔一搔自己的肚皮。当然,一个等级化的酒桌,油腻男是不缺乏附和的。此起彼伏的附和加重了丰功伟绩型油腻男的自豪感,也让他的陈述得以延续。记得参加某次基层治理实地调研,在其中一天的酒局上,一位处级领导(还是校友)特意跟我们强调了三次,他在校期间曾获得过母校的学生最高荣誉,却对当地的社情民情、风土人俗这些对调研真正有用的东西避而不谈。对一位已经工作二十多年的领导来讲,学生时代的荣誉还有什么好谈的?敢情不是只有这一项“丰功伟绩”可以拿得出手了罢。

酒桌上的第二类中年油腻,属于没话找话型。

如果酒桌上的等级之间没有密切的社会关系,那么领导和下属谈完工作,往往会陷入一种“今日天气哈哈哈”的微妙尴尬中。率先找话题的往往是中年油腻男,因为这种方式暨可以彰显他们的口才,又可以彰显他们所谓的平易近人。但做过了头,往往就会变成没话找话。问题在于,除了工作和综艺,剩下能聊的,就是你的私人生活——当然是“你的”私人生活,油腻男的私人生活是不好公之于众的。气氛倒是活跃了,可付出的是公私界限被打破的代价。私人生活并不想公之于众,那么应对油腻男的提问,大概也只能报之以半真半假的回答。所以酒桌上年轻人被动输出的很多信息,都不一定是真的哦(特别是恋爱史)。

酒桌上的第三类中年油腻,属于敬酒劝酒型。

这种类型的油腻男更喜欢白酒。他们喜欢端着白酒跟年轻人碰杯时,并美其名曰“走向社会的第一步”。这种行为在本质上不过是一种权力的征服欲作祟罢了。因为白酒非啤非红,既不能软化血管,又无法定神安眠,真真切切是有百害而无一益。所以油腻男的想法便是“这种东西,让你喝你就要喝”,这当然符合权力的定义。那么年轻人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呢?说自己“酒精过敏”目前看耶行不通了,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把酒往地上倒了。

“丰功伟绩”、没话找话、敬酒劝酒,油腻男的这些特质从何而来?其实这些往往是参与酒局的其他人,特别是擅长职业假笑的年轻人推波助澜造就的。

说实话,酒桌上的职业假笑,真是多到让人视之反胃的程度。有时,笔者在酒桌上看着这些假笑的人,就在静静地想:您不想笑就别笑了,干吗非要腆着张脸冲领导假笑呢?咧开的嘴角和僵硬的脸颊明明就对不上号嘛!稍微学过一点儿微表情心理学的人,都会在心里瞬间把您戳破的。一张黄金分割、左右对称的脸硬是扭曲成后印象派画家亨利·罗特列克创作的扭曲人物肖像,这让旁观者挺难受的。关键在于,这种职业假笑助长了中年油腻男的自恋型人格,贻害无穷。

当然,中年油腻,往往只在酒桌上才会表现出油腻的一面。所以减少碰腻机会的方法,就是能少喝的酒就少喝,能少聚的局就少聚。把时间花在真正开心的事情上吧,不然,你做梦恐怕也会梦见各种油脸和肚腩的。

来源:红网

作者:都大伟

编辑:张瑜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0/10/08/8472228.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