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清廉的官品与耿直的人品

来源:红网 作者:沈栖 编辑:化定兴 2020-10-05 20:16:26
时刻新闻
—分享—

常读史书,偶见清官格外钦羡,因为在“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封建时代,清官委实是凤毛麟角。近览《明史》,杨溥和范理的清廉事迹值得一书。

杨溥(1372—1446年),字弘济,号南杨,谥文定,明朝内阁首辅、礼部尚书兼英殿大学士,是仁宣之治的缔造者之一,与杨荣、杨士奇史称“三杨”,共同“俾辅帝王,天下清平,朝无失政”。《明史》如此评价杨溥:“溥质直廉静,无城府,性恭谨。时谓士奇有学行,荣有才识,溥有雅操,皆人所不及云。”那么,杨溥的“雅操”体现何处?限于篇幅,兹仅举一例——

杨溥之子入京选官,从家乡荆州府石首县(今湖北省石首)途经江陵。江陵知县范理(1408—1473年)接待时,不奉承巴结,不宴请送礼。范理此举触怒公子。到京,杨溥问:“你这次来京,沿途接触的地方官不少,孰好孰坏?”儿子似乎余怒未消,直言相告:“好的数不尽,唯有江陵知县范理太糟了!”杨溥又问:“何以故?”儿答:“别的地方都是酒肉招待,赠以金银;而范理两者皆无。不看僧面看佛面,这分明是不把您放在眼里,要不,怎能这般对待我?”闻后,杨溥眼睛一亮,心想:范理能够这样驳他的“面子”,公事公办,不事谀媚,说明他为官清廉,不畏权贵,必有能耐,故不但不怒,反而连连称颂范理是个“好官”。

杨溥的肚量还不止于此。杨溥记下范理的名字,暗中派人到江陵考察之,并上荐范理为德安知府,之后又相继擢范理为福建右布政使、贵州左布政使、南京工部右侍郎(正三品)。杨溥慧眼识人,用独立、全面、辩证、客观的眼光考察识别范理,公道正派起用之,并没有因为范理怠慢自己的儿子而愤懑,也没有因为范理不对自己阿谀奉承而弃才,足见其“雅操”非凡。试想:倘若遇到一个喜欢溜须拍马者,范理如此这般不捋了知县这顶乌纱帽已是幸运了,遑论步履莲花,连连迁升!

当然,范理接待杨溥的儿子时,一不设宴,二不赠金,公事公办,这种“顶真”的作派也是值得赞誉的,它彰显了其清廉的官品和耿直的人品。这位被史书誉为“江南清官第一”的范理,为官40年,史载:“居官清慎忠勤,一以兴利为主,官至侍郎,家无半椽寸土之增,服食粗粝如贫士”。范理对己清廉,对属下力反奢靡之风,经他手罢免的饕餮之徒不下10名,他尤其憎恶官场的迎来送往,因为“此陋习不除,官场不清,官心不明”。当然,封建社会官场的迎来送往也非始于明代,这一陋习绵延久长,赓续不断,也不是凭借范理一人之力所能革除的。

清朝有位县令曾专门编过一个迎来送往的秘诀:“一曰红,二曰圆融,三曰路路通,四曰认识古董,五曰不怕大亏空,六曰围棋马吊中中;七曰梨园子弟殷情奉,八曰衣服齐整言语从容,九曰主恩宪德满口常称颂,十曰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在封建社会官场的迎来送往中,办事须得圆通,要讲究衣冠穿戴、言语举止,而且还得会下棋打牌、鉴赏古董,“樽中酒不空”的大吃大喝更是惯例。而范理的可敬佩之处,就在于,他敢于挑战封建社会官场的这一惯例,对这一陋习大声说“不”。杨溥呢,则以自己的肚量宽容之,其实,他也是引范理为知己。

杨溥的肚量和范理的顶真,在那个年代难能可贵;在现今,似也有着一定的借鉴的意义,因为“见贤思齐”这一古训是不囿时代的。

来源:红网

作者:沈栖

编辑:化定兴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0/10/04/8469773.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