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太高看他们了

来源:红网 作者:刘吉同 编辑:张瑜 2020-10-09 19:52:12
时刻新闻
—分享—

这几年,“老虎”“苍蝇”被抓后,“经查”后的第一条,必是“理想信念丧失”。窃以为这太高看其中的不少“虎”“蝇”了。

“理想信念丧失”就是以前有后来没了,比如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中的张忠良,之前他是一位抗日爱国的热血青年,为了救亡,不惧生死。也是一位好丈夫、好儿子。但是,流落到重庆后,开始堕落了,靠出卖灵魂和攀附交际花,逐渐过上了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生活,成了一个忘恩负义、卑鄙龌龊的无耻小人。典型的“理想信念丧失”。

张忠良的“丧失”是重庆上层社会腐朽生活的诱惑和他“心向往之”的结果,金钱、美女、排场、奢华,他太想拥有了,最后被这些彻底俘虏。今天的“老虎”也是这个问题。但是,“丧失”的原因却有质的不同,“老虎”靠的是权力——权力,权力,权力!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而将自己变成了贪婪大盗。其贪钱贪色贪财的“伟绩”,N个张忠良加起来,恐怕也只是其冰山一角。

“老虎”也好,“苍蝇”也罢,应该说其中的许多人,当初并不是坏人,乃至有理想、有抱负,有的还很优秀,但最后都“理想信念丧失”了,而且“丧失”得一塌糊涂。黑龙江国企副总于铁义受贿3亿,有房产58套,他说“一天不进钱我都心难受”,足见其已高度上瘾,病入膏肓。他们像长期吸食毒品的人一样,对之已经须臾不可离开,所谓的“甘于被‘围猎’”,正是这种“毒品”作用下的“正常”表现。由此可见,没有强有力的力量阻止权力对人的诱惑和侵蚀,权力者的理想信念很容易丧失。

但是,“丧失”云云,对于“虎”“蝇”却不能作“全称判断”,因为有的人原本就没有什么理想信念。不妨借小说中的人物来讲讲这个理儿。比如贾珍、高衙内、西门庆、陆虞侯,我估计从他们懂事的那天起,就不知理想信念为何物。原因在哪?前两人是家世背景所致,后两人大概出自基因。如果说他们也有“理想信念”,那么,贾珍的就是如何寻花问柳,斗鸡走狗,“快乐每一天”;高衙内的就是如何横行东京,淫辱更多良家女子;西门庆很“单纯”,就是如何多睡几个女人;陆虞侯的则是如何巴结权贵,陷害忠良,把坏事做绝。当初或许他们也有一点点善念,但太少、太小了,就像早晨的一滴露水,太阳一出瞬间就蒸发了。

当下的“虎”与“蝇”,有没有压根儿就没有理想信念的呢?有。前些年的“三盲院长”姚晓红,只有性别是真的、其它都是假的原石家庄市团委副书记王亚丽;今天的江西人大原副主任史文清,等等都是。他们要么是流氓无赖,要么是蝇营狗苟,要么是猥琐卑劣,其共同的特点是:劣迹斑斑,臭名昭著。要说他们当初有理想信念,鬼才相信。俗话云:“从小看大,三岁知老。”此语也可反证他们早年的品质,哪会有什么理想信念。他们中有没有贾珍、陆虞侯之流呢?我看有,鲁炜就很像。中纪委对他的结论很长,摘抄如下:“阳奉阴违、欺骗中央、目无规矩、肆意妄为”;“品行恶劣、匿名诬告他人,拉帮结派,搞‘小圈子’”;“以权谋色,毫无廉耻”;“‘四个意识’个个皆无,‘六大纪律’项项违犯,是典型的‘两面人’”。

来源:红网

作者:刘吉同

编辑:张瑜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0/10/09/8474286.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