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解决学生的抑郁症”不能变成“解决学生”

来源:红网 作者:洪凯雯 编辑:张瑜 2020-10-14 21:06:57
时刻新闻
—分享—

——本文系红网第六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参赛作品

九月十月,又有一批稚嫩的面孔涌入各大高校,在接踵而至的开学典礼、讲座、体检、军训等活动中开启崭新的四年。高校为新生准备的一系列热身环节中,有一项不可或缺:心理测评。

近年,高校抑郁症发病率逐年攀升,我国愈发重视高校学生的心理问题。国家卫健委官网近日发布的《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提出:“各个高中及高等院校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建立学生心理健康档案,评估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对测评结果异常的学生给予重点关注。”加强抑郁症筛查,在形式上似乎拉严了干预学生心理问题的第一道“网”,殊不知“漏网之鱼”比比皆是,无关“网眼”大小,只因“鱼儿”想逃。听一个朋友讲过:入学当年,心理状态不佳的她打开测评量表,指尖在符合实际的选项上徘徊许久,最终却心照不宣地落向“从无”,以使结果正常。可能我们身边都存在类似“撒谎”的同学,基于自身或他人的经历,我们都怀揣相似的顾虑:“不正常”,意味着更多麻烦。

方案指明如何“筛查”,对于后续配套措施却仅用“重点关注”含糊其辞地带过,而导致学生不愿配合测评的问题就出自其中。一位朋友描述得贴切:“看到‘筛查’两个字悚然一惊,有种已经暴露在筛子上任人围观的感觉。”被“筛”出来的学生,极可能付出丧失隐私权的代价。在该新闻评论区中,网友们倾吐着不愉快的体验:心理咨询师前脚同意保密,后脚就通知辅导员、班主任和家长;频繁当着众人的面被约谈,面临各方的误解甚至恶意;同学被叮嘱对其“特别照顾”,以致人际交往陷入尴尬局面;被校方强制休学或劝退……测试结果暴露在“筛子”上、沦为公开的秘密,“重点关注”招致对正常学习生活的影响,使本就存在抑郁倾向或已然处于抑郁状态的学生受到二次伤害。

抑郁症筛查本为帮助学生而开展,为何却时时南辕北辙,以至于学生拒绝配合?根本症结在于,很多大学在工作过程中仍从自身利益出发,并未真正站在学生的立场上思考问题,“解决学生的抑郁症”被简化为“解决学生”。社会新闻中,高校学生因抑郁症轻生、学校被卷入舆论漩涡中心的案例并不鲜见,校方不仅面临责任认定问题、赔偿纠纷,承受来自家长、媒体等各方的压力,名誉和形象同样可能受损。有了所谓“前车之鉴”,对于患有抑郁症的学生,部分高校如临大敌,向各方告知其病情、高调进行“重点关注”并非纯粹出于人文关怀,而更多出于尽快撇清责任、摆脱隐患的需求,罔顾学生的自由和自尊。本质上,治疗抑郁症是一个复杂且持久的过程,需要多方协同,不胜其烦的约谈、威胁和劝退仅是“解决学生”、维护校方利益的捷径,对病症有害无益。

而被“筛”出的学生之所以亟需隐私保护,与社会对抑郁症的错误认知密切相关。目前,我国教育对抑郁症的普及较晚且程度较浅,大众的无知导致抑郁症被严重污名化。当抑郁症成为别有用心者洗白的托辞,衍生出“抑郁症是块砖,哪儿需要往哪儿搬”的段子;当“网抑云”梗在社交平台泛滥,挤压真正的患者吐露心声的空间;当切实发生的痛苦被轻描淡写为“懒惰”“矫情”“博关注”“想太多”“不学习的借口”……患者因此产生强烈的病耻感,无处倾诉、不敢就医,遑论在学校这样一个相对封闭的小圈子里承担公开病情的后果。尽管有网友认为,患病学生状态不稳定,使周边人士知情有利于保障其人身安全,然而,辅导员、班主任、监护人、同学缺乏心理咨询师所具备的专业知识,轻则难以与患病学生共情,重则谴责、羞辱之,又岂能保证“稳定”?由于对抑郁症的普及和去污名化是一项长期工作,在现阶段,对于评估结果异常的学生,校方仍有必要给予充分的隐私保护。

年复一年,在隐私保护接近于无的状态下,有如实填写心理测评的学生受到预料之外的伤害,也有自知状态不佳的学生谨慎地选择“最积极向上的选项”以减少麻烦。或许有人质问:不配合学校筛查,隐瞒病情,可不是对自己的健康不负责?实际上,在心理测评中伪装自己,可谓并非患病学生自主选择的结果,只是基于目前我国大部分高校应对抑郁症的常规套路,与被“筛”出之后可能历经的风暴相比,暂时隐忍、自我调节或校外求医或许更容易接受。“筛查”早已不是新鲜事,一味地缩小“网眼”仅治标不治本,唯有做好隐私保护,确保学生病情停留在专业的心理咨询室之内,需要帮助的“鱼儿”才放心“自投罗网”。

文/洪凯雯(中国人民大学)

来源:红网

作者:洪凯雯

编辑:张瑜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0/10/14/8485123.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