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那些内卷致郁的,让自嘲治愈吧

来源:红网 作者:李霄骞 编辑:张瑜 2020-10-15 22:49:18
时刻新闻
—分享—

——本文系红网第六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参赛作品

爆款文《顶尖高校:绩点考核下的人生突围》将高等教育学子面临的“内卷困境”赤裸裸地揭露在大家面前——在极度竞争中,成功压倒成长,同伴彼此PK,精疲力竭。一石激起千层浪,朋友圈中的高校学子纷纷转载,大呼“真实”。卷GPA、卷奖学金、卷学生会、卷研究生、卷出国、卷就业......大学生在多维度的内卷中奋力挣扎,渴求突围。竞争使人焦虑,焦虑使人疲惫,疲惫使人沮丧,于是大学生们纷纷开启深夜“网抑云”模式,致郁之风扑面而来。

生活苦涩,心却不能苦涩,被内卷致郁的人儿们,纷纷选择用自嘲治愈自己。9月29日深夜,一张清华大学学生在校内学堂路单手托着正在运行程序的电脑骑自行车的照片刷爆朋友圈,虽然当事人已经回应是因为害怕关闭机盖使正在运行的程序中断才侥幸骑车违规,跟“卷”没有丝毫关系。但该事件仍然成为高校学生集体自嘲的导火索,“卷中之王”“世一校”“是我不配”等花式自嘲语言频出。

自嘲的大学生们,是堕落了吗?

当然不是。大学生集体自嘲的背后是与负面情绪的和解。社会上的每个人都像生活在一个气球里,感受着外界的挤压,需要不断为自己加油打气从而与之抗衡。但气球的容积是有限的,不断地打气只会加速它的爆裂。每个人的抗压能力都是有底线的,气球的容积就是底线。当气球爆裂,人就会被压垮,变得崩溃,于是极端选择便成了被压力反噬的绝望选择。

当然,负面情绪并不等于抑郁,抑郁更不等于极端选择,但这些数据还是让人触目惊心:2015年某大学自杀预防研究中心对大学生自杀意念展开研究,在所有参与调查的学生中,有自杀意念的学生占到16.39%。近年来,大学生自杀的事件也时有发生,2019年1月份某大学的期末考试周中就有多名学生晕倒、猝死甚至自杀。虽然这些可能都属于个案,但每个失意的灵魂都曾是一个乐观向上生命!用自嘲去消解抑郁,集体自我减压,难道不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幸事?

自嘲是一种“适度放气”的方式。承认外部压力的存在,承认自己的不足,用幽默的口吻进行自我劝解,释放出一部分压力,才能轻装上阵,继续前行。

然“放气”非“放弃”,低姿态也并非矮姿态。自嘲的大学生们是“乐观的现实主义者”。最具代表性的大学生集体自嘲便是豆瓣“985废物引进计划”小组中的热烈讨论。成员们自嘲为“小镇做题家”、“five”(谐音废物),身处各自的现实困境,分享各不相同的失败故事。但看似颓废的一群人却又是站在困境中仰望天空的,大家关注的重点,不是自怨自艾,而是如何脱困。大家通过分享自己的经历来给后来者提供建议和警示,通过互相鼓励来互相扶持走出暂时的现实困境。大学生的集体自嘲,是为了给残酷现实中的自己松一口气儿的时间,而不是向现实投降。

某企业广告曾经翻过一次车,“你每天都很困,只因为你被生活所困。——年纪越大,越没有人会原谅你的穷”系列广告语被广大网友评价为“扎心文案”“丧格满分”。现实的残酷和生活的压力大家心知肚明,但这并不能成为外界轻视暂时失意的年轻人的理由。大学生们放低姿态,是为了以后更好地触摸天空,而不是自认低人一等。与自己和解,与生活和解,集体自嘲使大学生在压力的排解中重整旗鼓,有了重新上阵杀敌的勇气。

偶然为之的自嘲,是短期生活压力的释放;而日积月累的自嘲,便上升为高级的幽默,成为善良乐观的人生态度。我国古代诗人陶渊明文采斐然,但“虽有五男儿,总不好纸笔”,五个儿子都蠢笨不通诗书,无可奈何,于是一笑置之,笑吟“天命苟如此,且进杯中物”,尽人事、听天命,一如既往地爱子护子。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痛苦,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痛苦,虽然人类的悲欢并不想通,但都可以用自嘲的乐观主义精神直面人生。对内卷的吐槽可能就是一种自我减压的乐观主义,用对外自嘲在精神上跳出内卷。

罗曼·罗兰诚不欺我,“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于大学生而言,全员内卷的大环境短时间内不会改变,而大多数人也不能拥有如李白般“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的洒脱和狂傲。我们都是俗人,享人间欢乐,亦要承生活之重。面对暂时的困境,就让自嘲成为人生的调味品,用调侃治愈被内卷致郁的灵魂。

文/李霄骞(中国人民大学)

来源:红网

作者:李霄骞

编辑:张瑜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0/10/15/8488049.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