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大连理工研究生之死:没有“大问题”的导师并非“没问题”

来源:红网 作者:许洪鑫 编辑:张瑜 2020-10-16 21:15:44
时刻新闻
—分享—

——本文系红网第六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参赛作品

10月13日早7时左右,大连理工大学一名研究生被发现在实验室自缢身亡。然而,早在当天凌晨两点整,该研究生便在微博上发布了遗书,解释称由于担心再次延毕、饱受学业与就业双重压力之苦,而最终选择了这条不归路。

细读遗书中的所有内容,不难发现,不同于以往绝大多数类似事件,该生的导师并非是酿成这场悲剧的罪魁祸首,依照该生的描述,他所有的老师也并没有对其有任何欺压剥削的行径。然而,深究遗书中的部分细节,我们又能发现,虽然那些老师并不存在有任何“大问题”,但从始至终,却也丝毫谈不上是什么“光彩的角色”,并没“没问题”。

日常上课质量差到了酸奶没吃完放垃圾桶里一周的地步;对于重要的开题答辩却只给出了“多去看文献,看看别人怎么做的”这一敷衍的答复;实验室设备经常“罢工”,结果却被告知要靠学生自己动手维修;照着老师给的建议做的数据,却一再只得到“重新再做”这一轻描淡写的回复……面对这一件又一件无奈又无助的现实,我们发现,所谓的没有任何“大问题”的一个个老师,却一直都在给学生施加以数不尽的“小问题”。冷言冷语、漠视旁观、不闻不问,这些基本都是难以摆上台面来当众控诉的“小问题”。然而,问题虽“小”,却也是切切实实地在刺痛着人心,尤其当各种“小问题”日积月累,最终同样也能让某些学生不堪重负。

师者之所以为师,最起码的就是要做到“传道授业解惑”,这是你们的本职,更是本分。然而,在这场研究生自杀的悲剧中,我们却丝毫都没发现该研究生身边的老师有任何尽职尽责的表现。首先,遇到任何问题,动辄就要学生自己去动手处理,试问,如此不胜其烦、疲于解惑,那指导老师到底有何用处?其次,日常学术答复,不是敷衍就是推诿,连富有建设性的意见都给不出来,是把学生当空气,还是把自己数十年的学术素养当摆设?指导一个研究生,固然需要注重其在科研实验项目中“独立意识”的培养,然而,“独立”不等同于“独自”,更不是“孤立”。“导师”既为“导师”,当学生遇到学术疑难时,该帮的忙就得帮,该给的意见就需给,这不是纵容,而是你身居那个位置该尽的本分。否则,如果某些人在指导学生这一问题上总是日常“和稀泥”,甚至连最起码的“解惑”都做不到,那也实在配不上“人师”二字。

截至16日,那名自杀身亡的研究生的那篇遗言微博下,已有近24万的留言。其中,有相当多数自称在读或是已经毕业的研究生对该名研究生的艰难遭遇表达了极大的共鸣之情。在他们眼中,某些一言难尽的老师或是导师们总有一个共通的特点——他们很烂,但还不至于烂透顶,还没烂到肆意压榨剥削学生的程度;他们很差,但也不至于差到家,还没差到学生们可以诉诸高校或是社会,争取到打抱不平的机会……也正是由于这些“小而甚微”但就是“切实存在”的问题,让网友们深感读研时的委屈与痛苦,甚至于是让某些围观网友发出了“国内学术环境差劲”“幸好没有回国念书”这类令人心碎的感慨。

事实上,近些年来各大高校的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自杀身亡的事件早已屡见不鲜,而在这一出又一出惨剧中,我们总能发现一些不良导师、老师的身影。不管是不是造成学生自杀身亡的罪魁祸首,可最终遭披露的他们或多或少地总会在那一场又一场生命的悲剧中扮演着一些推波助澜、助纣为虐的丑角——显然,问题早已形成了一种现象,只是有时候一些问题“太小”,我们难以发现抑或改变。

一个年轻生命的逝去终究是令人惋惜的,可遗留下来一些待解的问题终究是不能逃避的。或许,某些高校老师当真得好好反思,尽管你们不是这出悲剧的罪魁祸首,但作为学生在校生活中经常接触、时常沟通的对象,哪怕你们对自己手把手教的学生能多点人文关怀,哪怕你们在学生遇到学术壁垒时能多给予些精确指导,或许,一直身处黑暗中的学生会因为看到一抹阳光而相信生命中还有希望的存在;或许,他就不会这么果决地就与这个世界说再见。有时候,一些鸡毛蒜皮的破事儿往往因为琐碎遭人忽视,殊不知,这些细微的痛苦积聚起来恰恰可以沦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文/许洪鑫(郑州大学)

来源:红网

作者:许洪鑫

编辑:张瑜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0/10/16/8490960.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