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写诗农妇想离婚被嘲讽,追求个体幸福没有错

来源:红网 作者:许洪鑫 编辑:化定兴 2021-05-02 18:45:37
时刻新闻
—分享—

青椒.jpg

在田埂上写诗出名的农妇韩仕梅,最近许久无心写诗了,她的生活里有另一桩要紧的大事:她瞒着丈夫,策划了一场“离婚逃跑计划”。(5月1日 澎湃新闻)

尽管曾数度拒绝,但22岁那年,为了三千元彩礼,母亲还是把她嫁给了大她五六岁的男人。“和树生活在一起,不知有多苦,和墙生活在一起,不知有多痛”。在韩仕梅的诗里,树和墙,象征着丈夫,沉默、木讷,是她眼中怎么也无法沟通、对她几无关心的“糊涂蛋”。她激烈的痛苦,表达、思绪和爱欲,都像石子扔进泥水,得不到回应。按照她的自述,结婚近30载,她不曾感受过丈夫对其的半分爱意,自己也不曾对丈夫产生任何感情。

一段由父母包办、毫无感情基础维系的婚姻,本就毫无继续存在的必要。而韩仕梅敢在知天命之年毅然提出“分手”,这份勇气理应得到鼓励。

然而,世俗的偏见,堪比一座大山。至少在澎湃新闻的评论区内,笔者感受到的是舆论对这个农妇满满的恶意:或是毫无感同身受,说出“这把年纪了将就过吧”这等风凉话;或是满口仁义道德,扬言“离婚是对家庭的不负责”;又或是伤人诛心,胡乱臆测“会写点打油诗,就被花花世界迷了双眼,抛弃糟糠之夫”……反对意见的声浪总是花样繁多,但本质上皆难以逃离“未经他人苦,却总想劝他人善”的窠臼,通通都是披着“我这也是为你好、为你们家好”的羊皮,做着“无视、牺牲个体幸福”的狼行。

哪怕是这把年纪了,凭什么就活该将就呢?且不说,包办婚姻这种存在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再者,历经近30载,夫妻双方依然是“郎无情、妾无意”,这样毫无灵魂的婚姻基本如同行尸走肉,继续残存也只形同虚设,与其继续干耗下去,折磨彼此,还不如快刀斩乱麻,痛快放手。

至于所谓的“家庭不负责论”,一来,按照韩仕梅的自述,自己的一双儿女皆以长大成人,儿子已达婚龄,高三的女儿更是极力赞成母亲离婚,在情理上根本谈不上“不负责”;二来,哪怕韩的儿女至今还处于尚需照料的年纪,但我国哪条法律规定,儿女未长大成人夫妻双方就不能离婚了?《婚姻法》第三十二条明确规定,男女一方要求离婚的,只要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那既然在家庭中,离婚对自己的儿女都谈不上“不负责”,又该对谁“负责”呢?丈夫吗?一个对自己的丈夫已然毫无爱意的妻子,想要离婚却还得顾及丈夫所想、以丈夫为“纲”,都2021年了,哪来的封建思想?

事实上,此前也有两桩女性想逃离婚姻的事例备受关注。一例是5年4次离婚失败的宁女士,一例是爆红全网、56岁逃离家庭的苏敏阿姨。然而,与韩仕梅倍受冷嘲热讽的遭际不同,前两者几乎都收到了全网一致的支持。

缘何如此?窃以为,一方面,大概率是因为前两者婚姻中,“丈夫”的行径更为恶劣。宁女士的丈夫常年嗜赌、家暴,更以暴力威胁法官、律师,行径堪比“泼皮无赖”。而苏阿姨也曾经历过家暴,被丈夫用一把板凳砸在身上,更可怕的是,还要忍受来自丈夫几十年如一日的冷暴力。而韩仕梅的丈夫,仅仅只是“沉默、木讷、不关心妻子”,秉着“家庭和睦”的和稀泥思想,大众对其的宽容阈值自然拔高许多。另一方面,或是因为韩身上的“农民诗人”标签极其“扎眼”。反对声浪中最常见的,便是诸如“你写的那叫诗?写诗养活不了自己”“有点小名气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又一个想出名想疯了的人”等嘲讽,满怀着对底层农妇思想觉醒、渴望自力更生这一行为的鄙夷与不屑,有意识地无视了她在这段婚姻中饱受的种种不幸与痛苦,让理性为感性所裹挟,将情绪宣泄前置于客观判断。

归根到底,两种错误认识都源于人们根深蒂固的个人成见。前者是没能清楚地认识到法律对是否该离婚的判定,并非仅以“更恶劣的程度”来论,但凡一段婚姻名存实亡,其实法律都会助双方放手。而后者则充斥着“瞧不起女性”的可悲思想,自以为是地在夫妻关系中将女性归为从属地位,总觉着女性离了男性就活不了,总认为思想得到启蒙的女性认清现实、想选择离开就是“学坏了”,凡此种种,与封建的“纲常思想”几乎如出一辙,愚不可及。

婚姻自由素来为社会所推崇、为法律所捍卫,而所谓婚姻自由,既包括结婚自由,也包括离婚自由。在过去,韩仕梅已然失去了自己的结婚自由,现如今,难道世俗的偏见还要给个体的离婚自由残忍地套上一道枷锁吗?

没有谁的人生活该被将就,也没有谁的幸福就势必都要为所谓的“家庭稳定”而妥协。在一个日渐包容开放的社会体系中,凭什么女性对自身的定义就不能先是“我自己”,然后再是“妻子”“母亲”“女儿”等身份呢?时至今日,为自己而活,不该遭到嘲讽。

文/许洪鑫(郑州大学)

来源:红网

作者:许洪鑫

编辑:化定兴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1/05/02/9257426.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