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樊水科:大学生阅读的“趣”与“用”

来源:红网 作者:樊水科 编辑:刘昱 2021-07-18 17:56:36
时刻新闻
—分享—

在外人看来,如今的大学生活可以说是非常丰富精彩的,但我朋友圈里还是有很多大学生各种吐槽和郁闷的生活片段,分享和谈论阅读体验的痕迹就更难找寻了。至少说明,在朋友圈里,“阅读”作为大学生的生活方式之一,已经很稀少了。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

我观察到,学生对阅读的印象已经改变了。阅读不是一段愉快的旅途和体验,而是一场艰辛的战役和攻坚克难。朋友圈里常常有一些强调“有用”的阅读,比如吐槽单词难背、晒考研考公务员的堆积如小山般的指定参考书、各种秘籍攻略类书。这类书对学生而言,是出于强烈的功利心而坚持“啃”的,是为了四六级、考证、考研上岸等等而读的。这类阅读,对学生来说是有用的,有目的性的,但问题是学生难以体验到阅读的快乐。

在此,我强调的是另外一种阅读,就是“有趣”的阅读。读这样的书,未必有用,但属于“无用之大用”,读者能从中品出浓郁的趣味,逐渐将阅读的趣味化为生命欲望。正因其趣味,可以涵养性情,提升大学生精神品味,以审美为消遣,体验一种充满雅趣的艺术人生。李卓吾就有所谓“天下文章当以趣为第一”的说法,这样的书,给学生提供了另一个堪比现实更瑰丽更奇幻更丰富更多彩的世界。

张铁芳说,教育的灵魂就是引导着人不断地去欲求美好事物,以个体心灵中不断萌生的对美好事物的欲求来激励、引导个体生命的自我成长。而美好的阅读体验,就是唤醒、激发、鼓励生命个体对其人格的完善,对真善美的欲求。

为什么有趣的阅读才是真正的教育?因为大部分“有用”的书很无趣,学生们需要硬着头皮“啃”,而且内容以“知识”为核心,在塑造灵魂、塑造生命的情感和价值观层面,就不如有趣的阅读了。如金圣叹评《水浒》、毛宗刚评《三国》、脂砚斋评《红楼》,他们能够通过阅读体会到经典中的真趣味。朱熹有言,“读书之乐何处寻?数点梅花天地心。”读书的趣味就在于读出书中“梅花”而眼睛发亮,窥见“天地心”而心胸开阔,体验出另一种人生之大乐。

大学是人生当中最重要的阶段之一,期间学生的主要任务是学习,是阅读,是思考,是开悟,是知识积淀,这是人格养成的一个重要阶段。我不否认大学阶段应用和动手能力的重要性,也不否认大学生参加社会实践的重要性,但在我看来,现在对大学生实践动手能力强调得过了。大学教育从入学就开始瞄准就业,也太功利太局限了。更重要的是,在信息爆炸的时代,在知识搜索即得的时代,在手机大量占用大学生课堂和日常生活的当下,在碎片化浅阅读趋势的裹挟下,如何鼓励和保证大学生花一定的时间来阅读一些“有趣”的书,是一个大课题。如果大学所学的知识并不足以应对未来职场的发展需要,那么,大学就应该将重点放在阅读习惯、学习方法、阅读能力、批判性思维等素质和性情培养上,即塑造灵魂和塑造生命上。

当然,“有用”和“有趣”也并非决然分开的。有些书既有趣又有用。很多有趣的书,看似无用,但却唤醒和激发了生命个体对真善美的欲求,这就是大用了。 (作者系西京学院副教授)

来源:红网

作者:樊水科

编辑:刘昱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1/07/18/9677550.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