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评之道㉙ | 易国祥:认知要有准头,不能忽左忽右

来源:红网 作者:红辣椒评论 编辑:张瑜 2021-10-21 17:56:50
时刻新闻
—分享—

【编者按】2021年10月1日,红网启动第七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为给广大评论写作者,尤其是参赛的大学生作者提供一些写作经验、启发,助力更多优秀作品的诞生,我们邀请了上届“评论之星”选拔赛、2020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评论”的获奖者,红网“青椒计划”的优胜作者,以及高校评论教师,畅谈“时评之道”,聊聊评论写作的心得体会。“时评之道”系列文章9月23日起陆续推出,我们也欢迎广大作者撰文反馈,分享评论写作的思考、感悟。

易国祥.jpg

“珍惜每一次与生活的缘分,坚持阅读,坚持笔记,坚持交流,坚持思考。”

★本期分享者:易国祥,时评作者,获2020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评选杂文组佳作奖。

★代表作品:《“杰作”与“宗师”不同寻常的相遇》

红辣椒评论:恭喜你在比赛中获奖,请发表一下获奖感言。

易国祥:今年获得杂文最佳作品奖,我说意外真不是谦虚。第一,自认为没有好的时评参评,这篇所谓杂文稿件是不得已的将就和凑数。编辑老师知道,我每次参评,总不愿意往杂文堆里蹭,能避开尽量避开;第二,在杂文板块里,有我一直仰慕的陈贵庆老师这样的获奖“钉子户”。比起他的杂文,我就是牙牙学语;第三,怎样写时评,我可能心里有个谱,但让我说怎样写杂文,我是一抹黑。我的所谓杂文,大体是写不成或者来不及写成时评的,后来成了杂文。当有编辑说我的时评有杂文味道时,我就知道话外音,即我的文字表达效率有问题。杂文参评最佳每年只有一篇,落到我的头上,做梦都没想过。这次意外获奖,或许会促使我静下来想一想,杂文该怎样写。

论年纪,我可能是获奖作者中最年长的作者了。比我年龄还小的王学进老师2019年就在这儿寄语新生代作告别演讲。正如今年退休的少华老师说:“世界是你们的,我该退出啦。”可是,我却还在写。老而不退,很多时还乐此不疲,我给自己的理由是:我的学习和写作时区,也许就在“夕阳岁月”。所以,我算不上“老选手”,我只是个老人新作者。

红辣椒评论:简单介绍下你的评论写作经历,并分享一个你评论写作中体会最深的故事。

易国祥:上述感言也大体表达出我的写作经历,不必再赘述。主要讲我近年来写评论并参评最深的体会之一,那就是“靠价值观取胜”。很多媒体招聘评论员要求“价值观衡定”,那就是说你的认知要有个准头,不能忽左忽右。我很认同这个理念。写一篇评论,一定要有鲜明的价值观基线。

我在央视新闻里发现,关于扶贫“懒汉”的新闻,镜头把“懒汉”不雅的行为表情一览无余地特写出来。站在扶贫先扶志的角度,“示众”懒汉有损人格尊严,涉嫌对公民肖像或隐私的侵犯。这样的脱贫肯定只是“物质”的,缺乏人文关怀的,注定是没有生命力的。于是我写了《脱贫需要示范,但“懒汉”不宜示众》。

这篇文章的起心动念,其实是脑海里的法律常识蕴含着的价值观:即权利义务理念,特别是公民的权利义务统一,用它去审视社会现象或新闻事件,立马脑洞大开,文章也就一蹴而就。

红辣椒评论:作为一名评论作者,你认为评论写作最重要的能力是什么?又如何加强这些能力?

易国祥:与专业评论员经常要写命题评论不一样,与权威评论员在热点事件面前必须表达不一样,与年轻评论员要不断开拓新领域不一样,我这样的老人新作者充分享受着想写就写、有感而发、不写也不欠谁的写作自由。于是,“捕捉思想火花”就是我这样的作者比较重要的能力。但火花不可能凭空产生。作为已经退出职场,逐渐淡出社会生活的人,我的办法是:珍惜每一次与生活的缘分,坚持阅读,坚持笔记,坚持交流,坚持思考。我今年的获奖作品《“杰作”与“大师”不同寻常的相遇》,实际上就是关注新闻与阅读经典相遇碰出的“火花”。

红辣椒评论:你最欣赏的评论员是谁?你喜欢的评论栏目或版面是哪个?简要谈谈理由。

易国祥:我最欣赏的评论员,不一定是最高等级的作者(学者),比如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评论员,也不一定是普通人眼中文章锦秀、学问深邃的作者,但一定是他的名气吸引了我,他可能有媒体领导、老师、编辑、大咖等其它身份。重要的是,我是他的评论的目标读者,我能看得懂,或者我能消化,对我有启发和教益。这只是理由之一。理由之二是这样的作者让人可望可即,他能告诉我,好的评论应该怎样写。或者是他呕心沥血的专著,或者是他扒心扒肝的讲座,或者是他点石成金的斧正,或者是与人循循善诱的交流。他告诉人写评论,本身就像一篇评论。他能坦率地告诉我的评论存在的问题,他把自己习得的经验和奥秘,毫无保留地分享与大家。思想者、表达者、分享者——我最欣赏这样的评论员。

在我刚接触“红辣椒评论”的日子里,经常看到那时的编辑针对一段时间审编稿件的情况,推出编辑对写稿来稿的点评与建议。这对我这样的人很受用。有一次,一位评委审我的一篇稿件,他不嫌麻烦,亲自打电话问我:“一位妈妈能够抱着一个发高烧的孩子通过海关去搭乘国际航班吗?”请注意,这是在新冠肺炎发生的前几年,他问的是我写的一篇评论中写到的一件事。听到这个电话,我就知道,我引用生活中听来的这个事例存在明显瑕疵。后来我去核实,原来是有经验的妈妈在孩子退烧间隙,抱孩子通过安检才得以飞往国外。这件事的意义在于,优秀的作者(或者编辑老师),他的严格要求,是对作品负责,也是对作者负责,其实是在对社会负责。对这样的人,何止是欣赏,应该是敬佩。

作为情有独钟“红辣椒”的作者,最关注的当然是“马上评论”“辣言辣语”栏目。但我内心最偏好的,却是“杂感随笔”这个给“杂文”留下平台的栏目。在时评长期兴盛之后相对式微的当下,希望红网在空间、指导和评比年度最佳方面,能够给这个栏目多一点的机会和大一些的推动。我希望通过这个栏目,逐渐学会怎样写杂文。

来源:红网

作者:红辣椒评论

编辑:张瑜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1/08/03/9735855.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