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意“假赞美”与恶意“假批评”

来源:红网 作者:​​​陈庆贵 编辑:张瑜 2021-10-08 15:02:46
时刻新闻
—分享—

文/陈庆贵

屈原《卜居》云:“夫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物有所不足,智有所不明;数有所不逮,神有所不通。”说的是人和事物各有长短的道理。人和事物健康成长,均需借助赞美和批评溢长揭短,以期褒贬相长取长补短。然赞美和批评均须发自内心动机纯粹,而绝非故意“假赞美”和恶意“假批评”。

就心理动机起底,故意“假赞美”言不由衷动机不纯,常表现为,不是“把芝麻说成西瓜”之类的浮夸放大,便是“把稻草说成金条”之类的无中生有。人们习见的是,职场中下属对上司阿谀奉承无所不用其极,社会上弱势对强势极尽拍马溜须之所能事,比若夸上司貌平老婆“漂亮”,熊孩子“聪明”,失误决策“英明”,等等。其“醉翁之意”当然不是发自内心真赞美,而是藉以献媚讨好,觊觎达到个人不可告人目的。

恶意“假批评”则属有中生无刻意回避,其心理动机畏惧忌惮最为常见。批评和自我批评,无疑是组织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进而保持机体健康的内在需要。现实尴尬是,其屡罹恶意“假批评”架空,避重就轻正话反说隔靴搔痒的“假批评”孽种日益变异,“为批评而批评”“完成批评任务”的形式主义怪胎挥之不去。个别隅域批评与自我批评流于形式走过场,异化为歪打正着的表扬与自我表扬,成因可谓“秃头上虱子——明摆着”,批评上级怕遭报复,批评同级怕伤感情,批评下级怕丢选票,批评自己怕跌身份。一言以蔽之:心存忌惮不敢真批评。

故意“假赞美”哪怕子虚乌有,顶多或许会让少数好大喜功者昏昏然飘飘然,但对大多数心智认知正常者而言,通常会殊途同归选择一笑了之免受其扰。退一万步说,就算虚荣心强大者信赞为真,也断难让假赞成真,进而为被赞者赢得公共口碑和上位加分。因为毕竟,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不仅对上窜下跳的小人谄媚伎俩心知肚明,对巧言令色之徒猥琐龌龊表演深恶痛疾,而且被赞者到底几斤几两,他们心中自有一杆秤。也就是说,在正常环境和健康生态中,故意“假赞美”既很难遁过群众的火眼金睛,更难突破民主科学程序的铜墙铁壁,绝难有“以假乱真”“假作真时真亦假”的得逞机会。

恶意“假批评”则不然。缘其处心积虑刻意回避问题掩盖矛盾,必致问题矛盾日积月累愈做愈大,甚或导致“小洞不补,大洞吃苦”危局。更要命的是,其还有可能藉以“马虎眼”“障眼法”,让心术不正伪君子阴谋诡计得逞,藉以“一棵老鼠屎坏一锅汤”破坏效应,恶化污染组织干事创业环境生态事小;助推“干的不如站的,站的不如玩的,玩的不如耍嘴皮的”“宁用拍马听话的无用庸才,不用正直敢言的有用人才”潜规则,导致“好人受气,坏人神气”,进而影响事业可持续演进事大。两害相权,需警觉故意“假赞美”,更须提防恶意“假批评”。

赞美与批评本属矛盾统一体,从某种意义上说,赞美可信度要靠批评自由度来检验和支撑,二者皆有赖外部环境生态保障。换言之,人人能够自由表达批评,才会有真实赞美并迸发原生效应。历史教训一再昭示世人:在一个不能自由表达批评意见的环境生态中,无论赞美声音表达得多么充分,也难以指望让公众信以为真,因为只有在自由表达环境生态中,才有可能催生真实客观评价。一旦赞美公信力缺失有恙,哪怕赞美真是出自赞者真情实感,效果也势必大打折扣,甚或重演“狼来了”现实版。

说到底,遏灭故意“假赞美”和恶意“假批评”孽种变异繁衍,“外甥打灯笼——照旧(舅)”,还得仰仗健全完善和持续改进保障真批评的外部环境生态,无它。

来源:红网

作者:​​​陈庆贵

编辑:张瑜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1/10/08/10270918.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