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从“张同学”的出圈,看被曲解的田园浪漫

来源:红网 作者:梅仁超 编辑:张瑜 2021-12-10 21:33:58
时刻新闻
—分享—

□梅仁超(武汉教师)

最近打开短视频,就能看到霸榜刷屏的“张同学”。他是一个来自辽宁营口的普通农村青年,每天用视频记录着自己简单的乡村生活。早晨睡醒了,收拾一下床铺,加工昨晚的剩饭,日常来点六味地黄丸,有时和亲朋好友在家里聊聊天。就是这么朴素的“流水账”式记录,仅仅两个月,39条视频,涨粉便已超过700万。

而这并不是农村景观的第一次出圈。无论是李子柒视频的爆红,还是“清水河”家门口打鞭,扎根于农村生活的景观文化借助短视频,在社交平台上建构了属于它自己的意义存在。从李子柒到张同学,影像中的田园浪漫究竟有着怎样的解读?

“土味”的高级:被曲解的田园浪漫

农村景观的影像记录,最初起源于快手。从“看见每一种生活”,到“拥抱每一种生活”,记录者们不再是生活的旁观者,他们被鼓励用最简单的方式描绘最真实的内容生态,拥抱生活本身。

观众们沉醉却又迷失在钢筋水泥的生活中,一边忘却了现实的重压,一边难以抛弃“俯视、施舍”的心态。看着原汁原味的乡村生活,屏幕不再是观看的屏障,更成为了城市人们隐匿的、不愿明说的优越。一边欢快的关注点赞,心底里却止不住呐喊:“原来还有人在这么生活。”

自然,“土味”的误读,并不完全来自城市审美的先入为主。为了迎合精致的资本审美,许多乡村视频制作者们甘愿自我矮化,放弃描绘田园生活中诗意、美好的部分,追寻偏执的土味期待,创作出太多诡异的土味视频。在短视频平台中,许多农村用户为了还原农村妇女吵架,配上十分诡异的bgm,指着鼻子对着对方骂人,夸张地拍手、跺脚,观感十分令人不适,从而换回追求猎奇的年轻人们的关注。

然而,正是出轨于消费社会中的土味与精致,混沌与有序,使得人们丢失了对本土浪漫的追求,这是对乡村土味的误读,是对田园生活的曲解。

诗意的吟唱是浪漫,真实的怀旧又何尝不是浪漫?浪漫并不是城市审美的舶来品,而是“烂漫海棠花,多谢东君留得”的朴素情怀。

张同学的视频里,拍出的不仅是朴素的田园浪漫,更是人们迷失在土味与精致争夺下的躁动与想象。

出圈背后:乡村青年的自我救赎

不难发现,如张同学般乡村青年的短视频中,透露着对淳朴乡村文化浓浓的热爱,也展现着对都市生活的向往。而当他们尝试融入都市生活却发现无法获得群体认同时,孤独感油然而生,从而陷入对自我身份认同的怀疑。于是,乡村成为这些边缘青年个体叙事的情感来源,而在乡村叙事中,也呈现出土味与积极正面形象共存的媒介景观。

如今,在对土味的批判与解构中,乡村题材的短视频频繁出圈,满足人们窥探欲靠的不再是新奇的造型与夸张的对话,而是现代社会凝视下逐渐消失的田园景观。人们在乡村视频中观看的,是青年群体积极努力的生活状态与复杂情感,感受到的是对生活本质的追求与纯粹热爱,而这正好是都市生活所缺乏、所丢失的。

观众脑海中,时常有个声音在萦绕:“我们需要这么活着。”

张同学的出圈,不是乡村题材的第一次出圈,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这不仅是一个故事讲述的年代,也是讲述故事的年代。正是因为厌弃了商业文本的刻意追逐,不愿再陷入精致身份招安的人们才明白,世间并非是消费文化描绘的那般非黑即白。回归乡村视频里,或许可以找寻到一个粗糙却更悦己的“舒适圈”。

观看农村的同时,有人看见迷茫,有人看见热爱,然而共同观看的,实则是另一种可能性,一种可以被时代坦然承认的,隐隐约约却带着忧愁的幸福。

来源:红网

作者:梅仁超

编辑:张瑜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1/12/10/10545674.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