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摧毁了房思琪们的野蛮人

2017-06-07 00:02:16 来源:红网 作者:黄帅 编辑:夏熊飞

  小小的房思琪住在金碧辉煌的人生里,她的脸和她可以想象的将来一样漂亮。补习班国文名师李国华是同一栋高级住宅的邻居。崇拜文学的小房思琪同样崇拜饱读诗书的李老师。谁能想到,房思琪一生的梦魇就来自这看似美好的关系……在步入“美好”的时候,房思琪也踏进了永无翻身可能的劫难。

  林奕含《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因为和其真实人生轨迹最终交融,已经令人扼腕叹息。反思之余,我时常想,推而广之,这样的故事又岂能只呈现在性侵事件里,在诸多方面,它都以不同形式在生活里上演。

  从更大范畴看,房思琪只是一个象征,她被戕害的模式投射在心理学的轨迹上,就是“乌托邦被摧毁”的问题,只是这个乌托邦并非实体,而是关乎当事人的观念、精神、伦理等心灵问题,而爱情只是一个非常具象的突破口罢了。

  爱情,或者说情爱,之所以会成为“乌托邦被摧毁”里最典型的一种载体,就是因为爱情是世间万物中原本最无关世俗、功利的概念,尤其在读书人和文艺青年眼中,它的地位是永恒且至尊的,而崇尚唯美主义的年轻人则更容易被其幻想所迷惑。

  就像包法利夫人并非只被财富和男人吸引,也不是被如一些道德家喜欢归罪的虚荣心所迷惑,而是被内心的幻想所诱骗。读了太多男欢女爱、才子佳人作品的她,意识不到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边界,一厢情愿地把自己想象成浪漫传奇里女主角的形象,最后遭遇现实后又不能及时放弃幻想,回归现实,这才走上了绝路。

  情爱魅力本身就是双向的,这不像其他罪行,情爱上的丑恶很难单纯归罪于一方,即使如受害者,也会在情欲的诱导下将自己推向深渊,以至于身处其中都感知不到险境将至,故而古人讲“孽缘”云云,如王熙凤之于贾瑞,其真实感可见一斑。

  我在本科的时候,一个实在谈不上优秀的师兄跟我讲,趁着大学赶紧泡妞,大学毕业后想泡妞就得有车有房了!他最爱讲的便是,谈恋爱就是互相利用、互相满足!当然,这位“前辈”也是这么做的,而且还真如愿以偿追到了他眼中的“美女”。当时,我对他的言行实在厌恶至极,不仅是他不尊重女性,也没有自我的尊严,更在于他击碎了我当时还如白纸一张的大脑里的幻象——连这种人也能有女朋友?不过,我无权评论别人的个人选择,尤其在私人情感领域,公共道德尺度是失效的,而外人妄谈他人私德,其实也不合适。

  但换一个场景想象,如果他是靠着这般手段泡上的“美女”,是个房思琪一般善良无知的小姑娘,渣男“得手”后,没有利用价值了,便抛弃了她,这会对她造成致命的创伤。当然,反过来讲,男生在特别善良单纯的时候被渣女创伤,造成的伤害也绝不会小,只是男生相对会更理性,一旦醒悟就会悬崖勒马,但伤痕恐永难消除。

  从少年成长到中年,很多人第一次感到心灵乌托邦梦碎,都是因为爱情梦幻被击碎,不幸遭遇了渣女/渣男,进而对爱情失望、对人性悲观。而幸运地拥有美好的大学爱情直到婚姻的年轻人,除非活在真空里,恐怕也会听说许多身边的朋友遭遇了类似的事情,也会产生“我好幸运”的感觉,但其内心也会心有余悸,总是害怕别人的悲剧降临到自己身上。

  只是,房思琪遭遇的创伤太过猛烈,是她在最单纯和梦幻的时候遭遇了最恐怖的创伤,因而伴随其成长,这个阴影越来越大,无法解脱。“初恋乐园”这样的表述,被寄予了一种天真烂漫的寄托,其实人总归会逐渐步入现实,意识到众生皆苦的无奈,以及对人性恶的理性看待,但不应该以瞬间击碎的模式进入这种所谓的“成熟”里,这需要一个过程,如果转变太猛烈,悲剧就在所难免。

  文/黄帅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