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向全民娱乐时代要深度,我觉得OK

来源:红网 作者:王海丞 编辑:夏熊飞 2017-10-15 23:45:30
时刻新闻
—分享—

(从左至右依次为:获奖学生王海丞、评委魏剑美、获奖学生荣容。)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时评前辈和来自全国各地同样热爱时评的同学:

  大家好!

  我是来自湖南师范大学的大二学生王海丞。很开心能够在初入大学之时获此殊荣,也感谢红网给喜欢时评的大学生提供了一个可以表达观点的平台。今天可以站在这里发言,心情特别激动之,也觉荣幸之至。我讨厌慷慨激昂、义愤填膺,美其名曰振奋人心的演讲,我讨厌废话、套话连篇的无聊说辞,与此同时现在的我还不想成为我讨厌的人,所以我只想抓住这次机会和在座的各位老师、前辈们说一说时评与我的故事,还有我眼中全媒体时代的时评需要什么?

  想必大家都知道,在现在的语文高考中,有这样一个文体叫做议论文。如果硬要讲一个我的时评渊源的话,那就是从写高考作文开始的。可大多数高中语文老师想必都是这样教的,第一段啊,要开门见山、直点主题、提出论点,然后后面就用分论点,再举例论证,于是就有了一些百用不厌的例子: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等等这些万能语段。可,这是真正的评论文吗?

  后来,我所有的高考志愿都把新闻与传播类的专业放在了最前面,终于上了大学,终于接触到了自己从初中开始就梦寐以求的新闻传播,加入了校媒,也莫名其妙连带加入了学院的时评组,每月都要交固定量的评论文,后来因为无厘头、无用功的任务太多,退出了它。但,感谢它,让我真正地走进时评世界的大门。

  进入到这个世界,我恍然发现原来心中之火是可以通过笔下之风来发泄表达的;我发现用犀利的观点,撕碎伪装去直击大多数人不愿讲出的内心想法,简直是大快人心;我发现对一件事情有着自己的思考体系和思考深度,比随波逐流、听从意见领袖来得痛快淋漓太多太多……

  可是,在人人都可以是发声者,物物都可充当传播媒介的全媒体时代,涌出了大家都能切身体会的现象:时评中深度思考式的见解和文字似乎跟不上更迭速度如此之快的信息。因为人们喜欢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刺激,喜欢的是新鲜感,哪有多少人肯花时间去挖掘信息背后的故事,哪有多少人肯耗精力去思考解决这个问题的措施。太多人不过是在这个热搜义愤填膺后,马上转战另一个热搜欢呼雀跃,然后再去下一个热搜痛哭流涕,深沉地发出一句:不转不是中国人。似乎人们需要的是通过在一个事件里站队宣泄自己的情绪,而不是如何解决问题让现实变得更好。

  太多人只想骂骂人、只想站战队、只想蹭蹭热度。可是,我们希望能够得到成长的不是我们的情绪,而是客观的声音、深入的讨论;我们希望能够得到更多关注的不是快舆论,而是深态度;我们希望能更显著的不是娱乐的狗血程度和爆炸性,而是事件的真实、客观和深度。因为这些,即使在全媒体时代,也不会过时,只是暂时被遗忘。

  最后和大家分享一段我和新生学弟的聊天:由于种种规定和政策,他突然对我感慨对新闻、对媒体的失望,我说:“我们不要做继承者,而要做拓荒者,不要总想在前辈打下的舒适区内亦步亦趋,而要去不断触碰、不断推动。就算失望又何妨?反正现在年轻,反正现在还热爱,反正现在初生牛犊不怕虎!”

  所以,向全媒体的全民娱乐时代要深度,用尖锐的笔锋去触碰一些人的灵魂,我觉得完全OK!

  再次感谢主办方、感谢红网、感谢红网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祝比赛越办越好,也期待更多热爱时评的同学们能参与进来!

  谢谢大家,我的发言完毕!

  2017年10月13日 于常德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