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鹰有所短,鸡有所长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田德政 2018-11-10 19:20:01
时刻新闻
—分享—

  说起大象,许多人恐怕会把赞美之词当自来水一样随意泼洒。大象是陆地上的巨无霸。亿万斯年以前,有恐龙在,大象只能算是小弟弟,没有称王称霸的资本。自从恐龙全体成员集体英勇就义之后,大象便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起来。它就是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也没有谁愿充当警察出来干涉一二。当然,与大象拉拉家常的资格的动物,也还是有的,譬如犀牛,譬如河马。它们也可以勉强称作动物中的相扑运动员。但它们根本没有与大象对峙的雄厚的实力。大象举起泰山一样的巨腿,一腿下去,便有可能在犀牛或者河马的铜墙铁壁上,捅出一座天坑来。

  大象虽八面威风,但也远非完美无缺。它能在陆地上飞扬跋扈,但对于天空,可以说一筹莫展,连猥琐的蝙蝠也不如。它若要离开地面一尺,必须与千斤顶结成坚固的联盟;它若想再高一些,除非耍无赖躺在导弹发射架上,等待科研人员发善心按动按钮。而蝙蝠呢,虽然不能在万米高空自由翱翔,但它的低空飞行技术,还是很牛皮的。

  鳄鱼是水中的霸王,它那一张嘴,无坚不摧,就是赏它一枚原子弹,它也可以放在嘴里一顿乱嚼,顷刻之间把原子弹嚼成滚滚红尘,美餐一顿。与鳄鱼可以一比的,可能只有海里的大鲨鱼了。大鲨鱼那一张嘴,也是超级恐怖,但比之于鳄鱼,就逊色多了。据说鳄鱼的咬力,天下无敌。鳄鱼嘴巴的外观,也比鲨鱼惊心动魄。鲨鱼鳄鱼如果进行嘴巴擂台赛,鲨鱼恐怕不敢大大咧咧称兄道弟。

  不过,鳄鱼也不是无所不能,让它不得不谦虚的地方比比皆是。只要一离开了水,鳄鱼便立即熊包起来。你看它那几条腿,那也叫腿吗,十足一个小儿麻痹症的后患。走起路来,别说与有腿的动物比了,就是与无腿先生蛇来比,也十分惭愧。如果与博尔特同场竞技,它一摇一摆慢吞吞的样子,会让全世界的高等动物笑得满口牙齿地动山摇!

  雄鹰是空中的王者。鹰击长空,那是伟人的赞美。鹰把广阔的天空当成了它的疆域,不管东西南北,它的坚硬的翅膀划出的弧线,都是康庄大道!人类曾梦想与鹰一样搏击长空,人们借助于飞机,部分达到了目的,但还远没有鹰那么自由,那么在空中想飞就飞,想停就停,想打个盹就打个盹,想子弹一般射出去就子弹一般射出去。那种活跃于内蒙古大草原与青藏高原的鹰,即成吉思汗弯弓欲射的大雕,能把一只羊叼上半空。那种壮观场面,不由得不令人喝彩!它能把一只羊叼上半空,照此推理,把一个大活人叼到空中,在技术上也没有半点障碍。只是雕都比较地人道主义,与人为善罢了!但人类若把一些坏人郑重地推荐给它们的话,相信雕是有能力为人类清理门户的。坏人们听着了,不要再做坏事,否则,对你们施以酷刑中的酷刑叼刑――让鹰把人叼到半空,然后炸弹一样砸下,不胆战心惊才怪呢!

  为鹰歌功颂德了这么多,差点忘了批判了!那就接着说说鹰的短处吧。鹰也有致命的软肋,一旦离开了天空,它就什么都不是了。如果让它到陆地上来一显身手,它会一塌糊涂。不与猛兽们比,只把它与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鸡来比吧。它在陆地上,顶多疑似一只大公鸡,可能连大公鸡都不如。它的嘴虽然厉害,但大公鸡的嘴也不是吃素的;它的爪子虽然锋利如刀,但大公鸡的爪子也能摧枯拉朽;若要竞走,那就更不济了,大公鸡风驰电掣,它则迈着可爱的乌龟步。如果一旦撕破了脸,与大公鸡在陆地战场上见,那原来只能充当雄鹰口中美食的大公鸡,有可能把雄鹰教训得一点脾气也没有!心地不太善良的希特勒式的公鸡,还有可能战而胜之,拿雄鹰炖人参,大补一下,以便下一次与雄鹰的兄弟遭遇时,更加所向披靡。

  文/曾德凤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