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杀年猪

来源:红网 作者:夏元秀 编辑:王俞 2019-01-15 23:19:30
时刻新闻
—分享—

  双休恰逢冬至,一向安静的初中同学群里突然热闹起来。最先发话的是张同学:“冬至到舒安去杀年猪啊!保证是土猪肉,要去的人赶紧报名,我好安排车。”初中时,张同学是那种经常被老师请到教室外罚站的学生,总是一副站不稳又倒不下的屌样子,同学们都对他敬而远之。毕业后大家天各一方没啥联系,之所以答应去,完全是因为“土猪肉”的诱惑。

  周六一大早,冬雨绵绵,张同学如约安排了四辆车,绕着坊城将我们一一接上。一路上,他还是没有改掉小时候的毛病,嘻嘻哈哈、吊儿郎当没个正形。当听他说今天的猪肉17元一斤时,我们都炸了,大有上当之感。街上只卖13元一斤啊!“土的,它不得贵些吗?那洋鸡蛋5毛你们不要,土鸡蛋1元你们倒喜欢,是不是?”

  唉!说什么吃杀猪菜?分明是鸿门宴!心里想逃,但人已被拉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个叫“李家墩”的村湾,三米多宽的水泥路平坦通畅。我们到达张同学口里的“李爷爷”家时,门口已摆好厚实的杀猪条凳,两个屠夫模样的人正努力将一头大肥猪从猪圈里拉出。

  “来了?”一位约70多岁的老者一路小跑地迎了上来。张同学边笑着应答边跑过去帮忙拉猪,好像回到自己家一般。

  “原来是他自家的猪,难怪骗我们卖高价!”有同学小声嘀咕。

  受张同学干劲十足的影响,男同学陆续加入到杀猪的行列,我们女同学则退到厨房帮忙做饭。土灶台是记忆中最原始的模样,两口大铁锅蒸腾着热气,氤氲中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不过灶门口堆放的不是小时候的草把子或棉秆,而是枞树枝。

  此时我才看清,李爷爷的右脸上居然长了一个巨大的紫黑色的肿瘤。李奶奶的腿也似乎不方便,一直坐在灶门口帮忙烧火。

  “听说你们是张总的同学?那孩子心眼好啊,无亲无故的,每年都来帮我卖猪肉,还非要卖17元一斤。”此时我才知道,张同学与他们毫无关系。四年前,他在村子边开了个农庄,老人时常到农庄拾柴火。得知老人的独女远嫁,是村里的贫困户,张同学经常来看望老人,还时常发动农庄的工人帮着老人栽红薯、种稻谷和玉米。“我家的猪就是吃红薯、玉米和米糠,长得比别人家的都壮!这柴火,也是他帮着送来的。”老人笑着说。

  “快选快选,排骨和猪肉一起卖,街上排骨25一斤,贵什么呀贵?”开始分猪肉了,张同学又俨然一副主人的派头。不过这次大家都没有异议,每人都买了几十斤。剩下的,张同学又优中选优装了三份。一份是父母的,一份是岳父母的,还有一份是妻子外婆的。“老人90多岁了,送点东西她哟,会念叨我一年。”他呵呵笑着。

  无论是称枰还是收钱,老人都没有近身,当两头猪卖的一万多元钱送到老人手里时,老人也没数。只是一个劲地将刚刚焯好的猪血往我们车上塞。“哟,谢谢您,这土猪血街上花钱都买不到。”同学们欣然接受。

  返程时,雨下大了,村边的枇杷花越发洁白,渐行渐远的村庄,在雨雾中显得恬静而安详。

  文/夏元秀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