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化解入园贵尴尬,不能只是“头疼医头”

来源:红网 作者:周军 编辑:张瑜 实习生 陈佩玲 2019-01-16 22:06:45
时刻新闻
—分享—

  为规范管理幼儿园收费,全国多地规定除收取保育教育费、住宿费及政府批准的代办服务性收费外,幼儿园不得再向幼儿家长收取其他任何费用。然而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幼儿园存在各种“花式收费”,而出于学前教育资源紧张等因素考虑,尽管明白这些是乱收费,家长多是敢怒不敢言。(1月15日 澎湃新闻)

  贵贵贵!幼儿教育收费名堂千奇百怪,收费奇高已不再是一、二线城市的独特现象,“花式收费”甚至蔓延至三、四线城市,尤其是以民办盈利性幼儿园为首的收费名目更是“加多多”,赞助费、占位费、暖气费、托管费、活动费……正常学费之外的“隐形收费”为很多家庭增添了不少经济压力。

  幼儿教育收费高,关键还是卖方市场做主导。在很多地方,公办幼儿园资源紧缺,适龄儿童入学的供应缺口要靠民办幼儿园来填补,可民办幼儿园不完全受教育部门一家主管,还有工商、市场监管等多个部门共同管理,呈现出“九龙治水”的格局。缺少了统一管理,这也给民办幼儿园乱收费创造了便利。由于“僧多肉少”,纵使出现像北京李女士每月支出近4000元的高额学杂费,为了不影响孩子入学,不少家长也是选择妥协。

  入园难、入园贵,一直是近年来社会民生问题的重点话题。对此,国家不断调整政策,鼓励民间资本融入教育市场,采取公立和私立园相配套的方式,弥补幼儿园资源紧张的短板。据统计,2012年,民办幼儿园数达到1853万,首次超过公立幼儿园,民办园在幼儿教育市场上占据着半壁江山。直到2017年,已有56%的孩子在民办园就学。

  随着民间力量的加入,从一定程度上讲,入园难得到了一定缓和。可限于民办幼儿园的特殊性质,以及以盈利为主要导向的发展定位,自然而然就出现了收费几近“失控”的画面。即便一些民办园入学费用按照政府指导价“规规矩矩”收费,但入园后的“杂费”却占据着大头,甚至有的幼儿园为了挤压成本,不惜在饭菜、床褥、书包、校服上偷工减料,家长高额的支出很难换回对等的服务。

  “天价幼儿园”让许多家长不堪重负,这不该是学前教育长期存在的问题。由此引发的“蝴蝶效应”是,即便国家全面放开了二胎政策,不少家长直呼“生得起养不起”,一些地方生育率不增反降,这除了一些客观因素外,大多还是指向高额的教育成本投入。因此,入园贵不再是个别家庭的问题,而是全社会需要共同面对的一个课题。

  去年11月7日,国家出台了《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对我国学前教育发展作出系统性设计,并对幼儿园收费问题作出强制性规范,算得上是打向幼儿教育市场的一剂猛药,至少让一些民办园乱收费不能在光天化日下进行。即便如此,如果监管跟不上、惩处不给力,制度也只会是形同虚设,天价乱收费的现象依然存在。

  面对入园贵的难题,光盯着收费一项是远远不够的,切不能出现“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还要从源头上治理,加大幼儿园资源供给才是根本。可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综合奖补、派驻公办教师等方式,支持普惠幼儿园发展,从供给端激活幼儿园的竞争活力,努力把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届时,入园难、入园贵的难题自然就会迎刃而解。

  文/周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