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武汉一个院子里,樱桃红了

来源:红网 作者:夏元秀 编辑:陈乘 2020-05-22 17:54:41
时刻新闻
—分享—

在江南,最先成熟的果儿便是樱桃了。暮春时节,桃李还如懵懂的青涩毛孩,樱桃已似一位怀春少女婀娜地摇曳在枝头。白居易云:“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诗句里,不知是樱桃艳了女人,还是女人甜了樱桃,闭着眼睛将诗句细品一翻,那样的美法,该是多么的诱人啊!

我的樱桃树生在院子的角落里。不知它是怎么来的,也许是我们平日里买了樱桃吃的核儿生的,也许是随着哪只鸟儿的粪便无心落下。最初我不知它是什么种类,见生得可爱便也没舍得拔除,直到五年后一个春梅盛开的时节,它也在萧萧烟雨中怯怯地迸出了淡粉色的花骨朵儿,我才惊喜地找来懂它的人,告诉我说它是樱桃。

樱桃花期极短,无论是颜色还是形态都像极了樱花,不艳丽,不张扬,三五朵一群,七八朵一伙,待到蜜蜂刚刚露面,它已在万紫千红中隐退,正当你遗憾满腹地怀念它时,它却在一场冷雨中悄悄地挂果了。果儿也如花儿一样,成团地簇拥着,先如绿豆般大小,渐渐地如豌豆,再如孩子们玩的玻璃珠儿般浑圆发亮。颜色也随着果儿不断地变化着,先是深绿,逐渐淡黄、深黄、粉红,最后是鲜红,看上去玲珑剔透,状如玛瑙。虽然知道其味极美,待你小心地摘了一颗,却怎么也舍不得放进嘴里,多半是翻来覆去细细端详。其形状和味道的妙处,白居易在《樱桃歌》中早就明了:“莹惑晶华赤,醍醐气味真。如珠未穿孔,似火不烧人。琼液酸甜足,金丸大小匀。”

人说樱桃好吃树难栽,我的樱桃树因得来容易,倒没觉得有什么难栽。但我很想把这句话变成“樱桃好吃果难摘”,我说的难摘,不是因为我家的樱桃树有多高大,皆因那些既贪嘴又让人防不胜防的鸟儿们。樱桃的美味不仅诱人,也诱鸟儿,因而有人把樱桃叫“莺桃”。每年樱桃的成熟季节,你细细瞧,平时不怎么露面的鸟儿们似接到通知一般,屋檐下、樟叶里、电线上都能看到它们窥视的身影,所以每年能到我嘴里的美味总是寥寥无几。

忽一日在书上看到有防鸟儿的方法,于是欣喜照做,去街上卖婆婆饼处要了一些纸袋来,小心地将还是绿豆般大小的果儿包了,一边包一边美美想着,这下该有得吃了吧?哪知没几天,一场春雨便将纸袋儿淋烂,淋得那群贪吃的鸟儿们在我的屋檐下叽叽喳喳地嘲笑了好长一段时间,实在让我郁闷得很。

今年樱桃刚上市时80块钱一斤,我暗叹一声好贵哦,看着树上所剩无几的果儿,想起齐己的“流莺偷啄心应醉,行客潜窥眼亦痴”的诗句,不觉哑然失笑。

来源:红网

作者:夏元秀

编辑:陈乘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0/05/22/7282552.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