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手机可治病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张瑜 2021-02-26 20:35:27
时刻新闻
—分享—

文/曾德凤

当下,人们几乎人手霸占一部智能手机,可以不要老婆、孩子不要朋友,但不可以不要手机。假使所有人都断了与手机的如胶似漆,精神病医院很可能人满为患。现代人与手机的关系,暧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人们一方面疯狂地暧昧着手机,一方面又对手机带来的弊病一再渲染,如什么眼睛杀手、颈椎杀手、心脑血管杀手,等等,手机成了残害人的暴发户。

我是个很理性的家伙,在手机被攻击得百孔千疮之际,力挽狂澜,为手机歌功颂德。我不是泛泛地歌功颂德,而是选择了一个刁德一的角度:手机可治病。说手机可治病,那不是孙悟空边翻跟斗边说话,天上一句地上一句,而是石山上滚石头,实打实。

堵车是人们遇到的一件挺窝心的事。碰上节假日,高速公路上,不时堵车堵得惊天动地。过往,一些激动型的人被堵,在一等再等等到胡子都快白了时,渐渐变成炸弹,恨不得自己便是那如来佛,用遮天蔽日的大巴掌,把前面的大车小车扫芝麻一样扫出高速公路,自己好风驰电掣赶回目的地。而现在,有了手机,刷几段新闻,听几段郭德纲的相声,看几集《亮剑》一类好剧,不亦乐乎。抱着个手机,仿佛抱着西施,烦躁如同用肥皂洗去了一般。

又长又臭懒婆娘的裹脚一样的报告,最能催眠。听会遇上了这样的报告,打瞌睡是难免的。不过,打瞌睡的风险很大,一是如果作报告的领导发现你打瞌睡了,肯定认为你很不尊重他,三寸金莲小鞋可能缩成两寸给你穿;二是媒体如果发现了曝了你的光,也丑大了。有了手机,听会打瞌睡的问题立即迎刃而解。你晒你的懒婆娘的裹脚,我玩我的手机,井水不犯河水。

不少人有社交恐惧症,一遇社交场合,心脏便如跳梁小丑跳得很没有章法,手脚无处可放。有了手机,尴尬烟消云散。管他别人社交得热火朝天,你盯着手机目不转睛,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心不跳,宛如镇定有余的埃菲尔铁塔。

失眠对一些人来说,很痛苦的,漫漫长夜好像永远也没有尽头。温庭筠就饱受失眠之苦,恨死了梧桐树三更雨。中医对付失眠,有茯苓、酸枣仁、柏子仁、夜交藤、远志等,但效果有限;西医对失眠,有各种各样的安眠药,但许多失眠者怕有副作用而不敢大把享用对失眠赶尽杀绝,效果也有折扣。有了手机,失眠来袭,如饥似渴刷手机,失眠不得不知难而退,摇起白旗。

一些人看到一只蚂蚁爬过来,也担心他会把自己踩得脚骨折;一片树叶飘下来,也担心会被砸成脑震荡;雨来了,也担心击打在脸上,把自己击打成麻脸。这是典型的焦虑症。目下,患焦虑症的人越来越多。手机可是治焦虑症的灵丹妙药。你与手机一起快乐地忙得一塌糊涂,比拜登还忙,哪还有时间去焦虑?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张瑜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1/02/26/9049574.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