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孩子们的诗》:让诗的世界在人的生涯早早出现

来源:红网 作者:易柯明 编辑:陈乘 2021-07-19 10:30:03
时刻新闻
—分享—

文/易柯明(长沙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这本诗集不但不会成为传世之作,甚至可能读者群超不过这个班的孩子总数乘以三四至多八九。乘以三是父母,乘以四是语文老师兼班主任,乘以八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乘以九是孩子们长大后的各自人生伴侣。当然乘以九现在言之过早,孩子的孩子也许还会看,那就可以乘以二位数了。

但算绝对读者数量,终归是不大的。我这么穷于算计,只有一个意思,恐怕反是相当凡尔赛的一个意思:这是一本不同于坊间厚望、市场热炒、书林驰名的“不畅销书”“非经典书”,较大可能最终只是被几百人读到,但是,我乐意翻阅这本书,惬意推介这本书,笃意赞赏这本书。我确信,它纵然也许只是被几百千把人直接读到,它真正影响所及,绝不止是几百名忠实读者,千把亲友读者,再几千未来潜在读者;它将影响到一组人的生涯,这几十个孩子及其家人的生命线、情感源、成长路、未来心。我第一个相信,这些孩子们成人后,将是社会刚需、家国良求的一表人才,他们说话将一言为定,他们做事将一鸣惊人,他们的合作将一致百虑,他们的生命价值将一气呵成。这正是每一个家庭需要的,我们的社会需要的,共同的中国需要的,更大的世界需要的,美好的生活需要的,所有的孩子需要的。

而我从一本小书,说到这么大,完全不是空穴来风、夸大其词,更不是自作多情、强怫众意,因为这本书是几十号今日花骨朵、未来参天树的诗集,是《孩子们的诗》,写满了童贞和纯真,承载并燃烧着生命的热能。这么小的孩子们,被一位杰出语文老师兼班主任的高情远致鼓舞起来,从个别起初的漫无目的到集体汇合的一心一意,捧出一本“人人都是小诗人,个个都在诗意中”的诗集来,就像一起奔赴人生初次的文化巡礼。翻开这本小书,每一页都是孩子们的生活小卡片、人生小名片,欢欢的走笔成行,又欢欢的信笔涂鸦,本身就是有温度的教育故事的一幕诗剧。真的,要非客套地致敬孩子们母校长沙市实验小学的教育理念,致敬大家信任着喜欢着的张欢欢老师!

孩子们的诗首先是天真的童笔。任思睿小朋友的《我想》一看就知道这孩子的喜好是被动物世界填满的,“我想成为一只蝌蚪/我才不会找不到妈妈呢,因为我知道妈妈是一只青蛙/……无论我成为什么动物,我都想带上我妈妈/因为不管我是谁,我妈妈永远都是我的妈妈。”动物是孩子们永恒的朋友,天真便是一个人童年不变的写真,多美好啊,请停留一下,人老成了如若留不下,谢谢孩子们帮我们留下。韩修宇小朋友的诗标题《我想吃掉外星人》,就等于一首完整的诗,即使正文不再写一个字,也已经是有魄力的、成功的小诗。赵子漪小朋友的《我想问问太阳》,可爱得不得了地连续发问,“……我想问问太阳,你热吗?需要电风扇吗?/如果你不要,你会不会中暑?……”我们每个读者,完全可以在每个孩子面前,自诩为太阳,享受这样的天真询问和诗意尊荣,然后真心实意地对一生遇见的每一个孩子好,甚至对每一个人都好!

而后宛如天才的童话。刘桐汐小朋友这么写《春天》,“春天是个魔法师,他呼的一吹,五颜六色的花漫山遍野!/春天是个理发师,咔!咔!咔!剪瘦了柳条和枝丫!/春天是个模特,才一转身,就披上了一身绿色裙纱!”不知道哪位成年人甚至包括成名诗人,会想到把春天比喻为魔法师、理发师和模特,一年级小学生的眼睛和心灵,反具如此天赋的奇想,启迪我们每个人要对生活拥具时常焕新的意识与能力。吕墨萱小朋友在《我想问问月亮》结尾时来一句,“我想问问月亮,你爱我吗?”实在是天才之问,因为大诗人屈原的天问是悲怆的,而我们孩子的天问却如此的乐天,我们的心竟可以让一个孩子的爱给灌满。王若云同学的《吃上一个唐僧》也许在创意性、生动性、幽默性、时尚性、流行性、悦赏性上可以成为这本诗集的翘楚,“吃上一个唐僧,怎么样?/他的皮肤嫩嫩的,不用费心放肆嚼。/口感非常的Q弹,就像西瓜味的软糖。/吃了他我会不会变成一个天使?因为他是十世修行的好人。/如果一边吃,一边可以听他念经,就好了。”我甚至想,要是机会来了,这是一首不会比《大王派我派巡山》或《女人是老虎》掉价的好歌。

还赐给各位家长包括更多成人读者以欢欢的童趣。李羽泽小朋友的《我和妈妈》,曼妙得太可以,“如果有一天,我会孙悟空的七十二变,我就变成一颗棋子,落在棋盘里,让妈妈找不到我!/妈妈说,如果我变成一颗棋子,她就变成下棋的如来佛,找到棋盘中最亮的我!”母子关系,胜天半子,这是比过去所有把母亲比喻为观世音的高明得多的“如来母喻”。曾思齐小朋友这么描摹《我的爸爸》,“我的爸爸像杨梅,黑胖黑胖的,但是很甜。/我的爸爸像蜗牛,慢慢吞吞的,但是天天把家背在身上。”这种超级凡尔赛,委实聪明得狡黠,只有孩子心里有了九九乾坤,才写得出,但纵然乾坤九九,还是孩子,还是纯真,还是小孩子的观察与脾性,还是在晒“不帅的父亲”的“真正帅”。乔安诚小朋友面对同题之作《我的爸爸》,更加耐人寻味地玩起了“给爸爸提意见”,“我的爸爸很奇怪,在我眼里,他是一种变来变去的动物。/有时候,他是一头老黄牛,忙里忙外却不怎么说话。/有时候,他是一只非洲狮,怒吼起来感觉要把我们吃掉。/有时候,他是一只大猩猩,用强壮的手臂呵护着我们。/有时候,他是一匹马,带着我们到处旅行。/我真的不知道,哪一个才是我真正的爸爸。”孩子其实在对爸爸说,你对我好一点咯,能不能够只宠爱我,不生气我?这也太,太会思想政治工作做到家长头上了,这“望父成龙”可真做到家了。

诗性是人类文明问世至今,最重要的文明素养之一。刚刚戴红领巾的孩子们,正在成为生活的小诗人、信念的小诗人、爱的小诗人,他们可能今天还不是传世之作的文学诗人,却已经是二十世纪华人音乐经典《草原之夜》所唱的“传情之作”的“身边诗人”和“未来诗人”。这本小小的书,是一册诗性的汇集,是几十颗童心被一所杰出的学校、一位杰出的老师所激发,而点亮如灯,甚至点燃如地火,向着太阳月亮而星星点灯、地火闪耀,长存世间最终升腾为天火。也许今天才小学一年级的师生们的努力只是星火,但生活在、信念在、爱在,文明的心,星火总会相传,就像教育的魂,薪火永在相传。

让诗的世界在人的生涯早早出现,让人更早懂得幸福与文明,还有使命与责任,便是本书最该彰显的意义所在。


来源:红网

作者:易柯明

编辑:陈乘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1/07/19/9678433.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