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贫困山区非法集资为何泛滥?

2016-04-02 00:03:02 来源:红网 作者:郑渝川 编辑:夏熊飞
  豫西伏牛山区(洛阳市洛宁县和嵩县)是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当地这两年频遭各种名头非法集资“光顾”,许多群众因文化、金融知识缺乏而受骗上当,不少农户被“洗劫一空”。许多被集资者的利息只有1分至1分3厘,有些集资者依靠在农村广布的“熟人业务员”和存款送礼品宣传,就将老百姓的积蓄骗走。据悉,当地存贷比不足40%,正规金融网点很少;而县域金融监管力量薄弱、专业人才匮乏,上级要求基层监管部门加大金融监管、鼓励金融创新,但许多政策到了基层无法对接,只能比葫芦画瓢,政策走偏不说,还加大了金融风险。(4月1日《半月谈》)
  
  这篇报道涉及的两个核心问题是,为什么特困地区会同时成为非法集资的重灾区,为什么这样的地区不能有效加强监管。
  
  就第一个问题而言,可成为答案的选项分别有:群众缺乏金融理财知识、常识,地方经济发展落后,上级有关方面未能很好的推进实现金融普惠化(完善金融机构网点覆盖),监管乏力甚至有效的监管根本就不曾存在。
  
  这几个选项相互关联,联系在一起交叠强化。在我国,不光是特困地区、贫困地区,其他地方包括上海、广东这样的经济发达地区,金融常识普及水平也不高,包括很多显得财大气粗的投资者,对于许多基本的金融概念也不了解,热衷于高风险投机操作,一些情况下会成为非法集资等带有欺诈性质的金融、类金融操作的受害者。
  
  但如果单有金融常识普及水平不高这一个选项,并不足以导致大批群众因非法集资上当受骗,该选项通常要匹配经济发展水平不高、金融普惠化程度低、监管缺失,才会放大其危害。
  
  经济发展滞后,不仅意味着民众个人和家庭财富的保值增值,只能主要依赖于储蓄,忍受极低的储蓄增值收益和通货膨胀对于财富的侵蚀;而且,民众的创业发展也将面临融资难、配套条件差等多方面困难,这决定了这类地区很难出现踊跃的创业发展热潮。这类地区的民众依赖于储蓄保全有限的财富,偏偏因为经济发展水平不高,金融机构会竭力收缩金融网点,民众面临着存取款难,贷款则难上加难。
  
  民众的钱存不进去,想要融资发展的企业、个人也贷不了钱,这成为催生非法集资的重要前提,而非法集资从小到大,从一些企业和个人最初真心实意融资发展到尝到“钱滚钱”、操作庞氏骗局的“甜头”,则跟监管缺失有关。
  
  这就涉及前述的第二个问题,这类地区为什么不能有效加强监管。监管需要人财物资源的投入。金融机构因为特困、贫困地区无利可图而收缩网点,类似的情况也反映在监管领域,国家金融监管部门对于完善落后地区金融监管体系的资源投入,被事实证明远远不足,而这也成为落后地区监管不足、建立不起可信的金融市场乃至持续陷于低水平发展的源头。
  
  正如报道中洛宁县和嵩县有关官员所谈到的,落后地区获得的金融监管投入不光不足,而且上级单位的工作部署也非常“官僚”——落后地区的金融监管水平一望而知,既没有匹配必要的监管力量,也不具备相关的信息资源,这种情况下,上级单位所谓全面加强金融监管、促进金融创新的若干指示精神到了落后地区,只能变成难堪的摆设。
  
  要解决豫西伏牛山区这样的特困地区的非法集资泛滥问题,需要纳入到实现这类地区金融普惠化的大格局中,推进供给侧改革,加大有效供给,方具有可能性。金融普惠化,与教育、医疗、养老等基本公共服务,在我国国内各地都应全面实现高水平的均衡供给。如果能够实现这方面目标,长期制约很多落后地区发展提升的障碍就可能得以解除;反之,如果不能真正做到金融网点、金融监管资源的普遍覆盖,落后地区即便不断得到国家层面及经济发展先行地区的项目、资金支持,也将难以提升“造血能力”。
  
  文/郑渝川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