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输亦无妨

2017-05-21 00:02:46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夏熊飞

  我这个人虽然平庸得不得了,但心气却很高,喜欢与殿堂级人物较劲,虽然没有欲与天公试比高那样的万丈雄心,但也算不同凡响了。

  晏子是我佩服的人之一,他的幽默比之当下的赵本山、郭德纲之流,不知档次高耸入云到哪里去了。他常常凭三寸不烂之舌,把自己的国君齐王及他国的楚王等忽悠得一愣一愣的。举个例子来说吧。齐景公特别喜欢鸟。有一次他得到了一只漂亮的鸟,就派一个叫烛邹的人专门负责养这只鸟。可是几天后,那只鸟飞了。齐景公气坏了,要杀烛邹。晏子站在一旁请求说:“是不是先让我宣布烛邹的罪状,然后您再杀他,让他死得明白。”齐景公答应了。晏子板着脸,严厉地对被捆绑起来的烛邹说:“你犯了死罪,罪状有三条:大王叫你养鸟,你不留心让鸟飞了,这是第一条;使国君为一只鸟就要杀人,这是第二条;这件事如果让其他诸侯知道了,都会认为我们的国君只看重鸟而轻视人的性命,从而看不起我们,这是第三条。所以现在要杀死你。”说完,晏子回身对齐景公说:“请您动手吧。”听了晏子的一番话,齐景公明白了晏子的意思。他尴尬地干咳了一声,说:“算了,把他放了吧。”我就特别想与晏子这样级别的幽默大师比幽默。旁人会说,你又不是千年才出一个的幽默天才,与晏子过不去,那不是自取其辱吗?劝得不是没有一点道理,但旁人不了解我的心思,我一意孤行,自有其道理的。

  王羲之是书法的泰山北斗,没有人可以与他老人家匹敌的。他的一篇《兰亭集序》,迷倒了中国所有读书人,帝王也不例外。若论价值,轻如鸿毛的《兰亭集序》能把一座银行压垮。这样的书法人物,谁敢向他叫板。谁叫板谁一败涂地。就是书法大家柳公权、苏轼等名流,也只有拜倒在他的脚下的选择,没有其他。不过,我就是不信邪,一门心思要挑战王羲之。就是他老人家怜悯心泛滥,不想伤害我,我也撞倒南墙不回头,就是用大炮轰,也要把他的紧闭的大门轰开,把他逼出来接受我的挑战。

  马云是当下炙手可热的财富巨头,华人世界第一在他算不了什么,地球第一指日可待。这不是我在替马云吹牛,是世界首富比尔·盖茨醋气醺醺地预测的。与这样的人比财富,在旁人看来,似乎是找死的架式。不过,我就特别喜欢找死,想与马云过过招。不是一般的想,而是朝思暮想。

  我若与晏子、王羲之与马云比试,确实不在一个量级上,如果抱着必胜的信心的话,那很可能要请精神科医生人文关怀了。不是这样的,我是个有城府的家伙,我渴望与他们比试,是抱定输亦无妨的心态的。怎么呢?我寻思,在幽默方面输给了晏子,我很可能还是天下第二幽默高手,我的幽默才能,比眼下的赵本山、郭德纲等浮躁的角色,不知强到哪里去了。我一出口,他们只有做粉丝拼命喊,“高,实在是高”的份。在书法方面输给了王羲之,我很可能还是天下第二书法高手,我的书法才能,比于右任、启功之流,不知强到哪里去了。我一龙飞凤舞,他们只有目瞪口呆的份,这里题字那里题字的活儿,吓得都不敢接了,把毛笔扔进茅坑里的心思都有了。在财富方面输给马云,我很可能还是天下第二财富大佬。我一甩手,便是百万千万。我袋子里的银行卡,能把刷卡机刷爆。什么俞敏洪什么潘石屹什么什么,我正眼都不瞧他们一下。

  当然,这些,都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做不做得了天下第二幽默高手,做不做得了天下第二书法高手,做不做得了天下第二财富大佬,不是我说了算的,我又不是帝王可以金口玉言。不过,再退一步,就是成不了第二,甚至成不了第十第一百第一千第一万,那也无关紧要。与如此高手们过招,狂赚眼球的,能够在社会上混个脸儿特别熟。世人原本根本不知道我是老几,这样一来,我就是响当当的超级名人了,我从此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的一个广告代言,那票子如果用来当饭吃,非活活把自己撑死不可。更酷的是,这样的广告代言,会汹涌澎湃扑面而来,门板都挡不住。这下,读者朋友一定能理解我输亦无妨的谬论了吧?

  文/曾德凤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